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诸天起风云 > 第二十三章 素心全文阅读

易照临看着倒地的万黑旗,走上前去,蹲了下来,伸出,一道真气缓缓道向万黑旗输入。不多时万黑旗渐渐转醒,易照临也站了起来。

万黑旗挣扎着站了起来,盯着易照临看了看,低下头,躬身拜到:“拜见主人!”

易照临点点头道:“无须多礼!你方才所用便是森罗万象变了吧!”

万黑旗起身后道:“正是这套神功,主人若是需要,我稍后将神功秘诀交与主人。”

看着一个劲表忠心的万黑旗,易照临自也不会以为凭着武功压下他,便可让他忠心耿耿,虽伏首作低,又有几分真心?

易照临却是不在乎,本就是作为一枚棋子插在九色旗之中,又不是当作心腹来用,只是该给的好处还是要给,不然还未发光发热,便为人所害,却是白费易照临一番苦心。

想到了此处,易照临正欲开口,先去看着热闹结束的成是非来到易照临身旁,打断道:“森罗万象变!听名字好像很厉害,师父他没兴趣,你教我怎么样?我天赋很好的,两个两三遍就会了,不会耽误你的时间的!”

还欲说下去的成是非,撇到易照临严肃的神色,停住了话语,双手挡着嘴,笑着点着头。

易照临也见怪不怪道:“白骨山人魔邱神劫的独门武功,虽是威力不凡,却也是缺点明显。天下武道大都讲求克敌制胜之法,更是注重自身修行,往往修行日久,越是功深力厚,身强体壮。此功却不然,以虽具阴阳之理,却是剑走偏锋,功行极端,越是精修,威力大则大矣!却是越难持久,最高境界的阴阳合一号称死极,更是以生机换取实力,只有三招之功。”

成是非闻言道:“那我还是不学了,我还想长命百岁呢!这个白骨山人魔邱神劫到底是什么人?江湖上都没听说过这号人?有这么厉害的武功还这么默默无名吗?”

易照临道:“当年“诛天杀神,双魔不灭”,大约在四十年前,天下并峰双顶,魔教教主曹逆天,白骨山人魔邱神劫,号称当时之最,那时连你爹怕是也还在练功的时候。你说出不出名?”

成是非却是好奇心起问道:“这么厉害!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世!”

易照临摇摇头道:“失踪多年,他二人皆是音信全无!”

说完看了一眼万黑旗,见他未接话,便知道邱神劫的下落,他不想透露。便明白他这是典型的口服心不服,还留着一手防着自己,甚至对付自己。

不在意的易照临也未有强压他的打算,开口道:“你仍是回去做你的九色旗旗主吧!他日若有要事我自会让我的弟子联络你的!”

易照临并未太过限制万黑旗,虽不知九色旗背后之人是谁?但自由发展的万黑旗便可让端木旗感受到压力。易照临自也无须分心在此。

只是万黑旗如今的武功在年轻一辈中虽是不弱,但是与老谋深算的端木旗扳手腕还差的远,毕竟原著中十年后的破极的万黑旗,也非练至第七极无极的端木旗的对手。

易照临未说什么,转身走上车中,摸索半晌,之后,拿着几页纸走了出来,将之递给了万黑旗,道:“以你第三极大功力,做个一旗之主没问题,但是向更进一步对付端木旗却是差的远!这是我这些年关于阴阳之气运用和修炼的心得,应该可以帮到你。死极的隐患虽不敢说可以解决,让你在死极之前减少些阻碍,却是问题不大。”

万黑旗接下几页纸,看着未干透的墨迹便知是现写,看了几句,顿时如获至宝,沉迷了进去。

易照临、成是非也未打扰他,待他看完回过神,连忙躬身对易照临道:“主人恕罪,主人赐下秘籍,黑旗感激不尽,一时入神,望主人责罚!”

易照临道:“起来吧!无须多礼!本是交予你的。我知你心有抱负,也无意插手你的事,今次端木旗让你对付我,难保有下次,以后你多留心就是了!”

万黑旗连忙拱手道:“主人放心,这九色旗有我在,定不会伤害到主人家眷!”

易照临点点头:“你既然投入我的门下,有一点却也该告诉你,免得你被端木旗算计!先前我所言端木旗的儿子已经成年,非是虚言。你且注意,如今的端木俊,不过是个替身,他的亲生儿子,十年前便被暗中送到七星楼中作为内应,其名号便是楚江南!”

成是非闻言,张大嘴巴,瞪着眼睛,眼珠直溜溜的转,欲言又止,见易照临眼神,终是未开口。

万黑旗闻言却是大惊,道:“竟是如此,若不是主人告知,我还蒙在鼓里,难怪端木旗你那么肯定主人今日途经此处!”

易照临道:“你回去小心在意便是,这里你想办法处理吧!我们便离开了!”

说完也不看恭敬的万黑旗,带着成是非驾车离去。

万黑旗看着远去的马车,恭敬之色消失,轻声哼道:“赠我武功,不过是去狼吞虎,他日定让你见识什么是养虎为患!只是这楚江南之事却不知真假,却也无伤大雅,待我森罗万象变再高一重,必以你血来庆功!”

离去的马车上,成是非终是憋不住问道:“师父,那个好色的小白脸真的是端木旗的儿子?还是你想料理了那个小子?”

易照临道:“虽是真的,却无证据!你无需多问。”

感受到身旁妻子担忧的目光,知他担心父亲安危。易照临柔声道:“放心吧!楚江南敢打你的注意我自不会放过他。只是你爹疑心太重,我也不好直接下手,说了怕是会疑心于我。此次我想万黑旗点名,以他的性格无论真假,准备齐全之后,定会料理了楚江南。无论真假对他有利无害。真,本就有意九色旗总舵主之位,自是不会留一个帮手给端木旗,假也可以为九色旗除掉一个大敌。端木旗怕是还要嘉奖于他。”

成是非停着师父师娘说着悄悄话,也识趣的闭嘴了,驾着马车向易家而去。

古三通已经在他家中等候多时。

此时的朝中,围绕着易照临的一场风波,也才刚刚开始。

大殿之上,群臣聚集。

朱无视开口道:“皇上,江湖传言古三通惊现江湖,八大派掌门联名向我护龙山庄送上信件,臣也在天牢之中发现剑气痕迹,有可能做到这点的,嫌疑之人有臣、曹公公还有刑部的易大人,未有请求彻查此事!”

皇帝开口道:“皇叔与曹公公,朕不意外,易大人年纪轻轻,也可与皇叔相提并论吗?”

朱无视道:“十年前,东瀛剑客柳生一剑横扫江湖各派,便是一名唤做“易不晦”之人所阻,而此人细查之下便是刑部左侍郎易照临易大人!”

曹正淳道:“皇上,我也收到了八大派的来函,侯爷与奴才皆是不善剑法。那易不晦隐藏身份武功图谋不轨,不想竟放走了魔头古三通,霍乱江湖。我定将他缉拿归案!”

皇帝眉头微皱,看了一眼殿下群臣,此时大学士傅铁臣会意,走了出来,道:“这些江湖门派,又何时平静过?平时目无朝纲,遇到事情了就想到朝廷!追缉要犯朝廷自有道理,岂容他们置喙!再说曹公公,莫要颠倒了顺序,易大人也未隐瞒,本官便知他武功卓绝,至于身份不论是吏部还是户部所查,皆是身家清白,虽年轻时仗剑江湖,却也未有恶事,岂是你等揣测便要拿下!”

朱无视道:“傅大人,是非曲直,自是要调查!只是如今陆基已回,这位易大人却以皇命为由,却是游山玩水,久不回朝,难道不存畏罪之嫌吗?”

曹正淳正要与之争辩,皇帝开口道:“好了,皇叔莫要多心!易大人受命去山西办事,朕准他回乡一探,顺带处理江南事宜!只是如今出了事情却也不能不管,傅大人,拟一道旨意,让易照临即刻回京述职,不得有误!”

散朝后,曹正淳看着桌上的盒子,不禁笑了起来。

一旁刚刚升职的铁爪飞鹰不解的问道:“不知督主有何喜事,为何这般高兴?”

曹正淳指了指盒子道:“你可知这盒中原是何物吗?”

铁爪飞鹰摇头道:“属下不知!”

曹正淳道:“天香豆蔻!”

铁爪飞鹰道:“这便是那日督主与神侯所言之物吗?”

曹正淳笑道:“不错,为了救心爱的女子朱铁胆寻了近二十年之物。原是备着开一次天香豆蔻宴,让朱铁胆伏倒在本督的脚下。只是可惜啊!盒中已经空了。”

铁爪飞鹰大惊道:“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竟偷督主之物!定要将他们拿下碎尸万段。”

曹正淳摆摆手道:“无妨!原是不想朱铁胆知道,未大张旗鼓的寻找,只是今日之事,我便猜到是谁动的手了!也不着急寻回了。”

铁爪飞鹰不解道:“不知是何人?”

曹正淳笑道:“自是那胆大包天的古三通。朱铁胆心爱之人,却是他的未婚妻,二十年前宫中之事,我却是恰巧知情人之一。得了一颗天香豆蔻的古三通,我还不行他不为这第三颗天香豆蔻来找我。”

铁爪飞鹰也是会意的笑道:“届时这个与神侯齐名的高手,便落于督主手下!”

曹正淳笑道:“说得好!只是啸天他们的死,也是显而易见了,本督还真是小瞧了他!”

铁爪飞鹰道:“督主,要派人……”

曹正淳笑道:“大可不必!私放古三通,便是没证据,怕是朱铁胆对这个让他的情敌和心爱女人一起的罪魁祸首,也不会放过他。”

而护龙山庄之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护龙山庄之内,朱无视独坐大堂,眼露凶光,面目狰狞,不复往日平静。沉声怒道:“易照临,你是找死。待第二粒天香豆蔻入手,素心就会醒来。还有古三通!你为什么要出来?素心的失踪定与你有关,也只有熟悉天山的你,才能找到天山所在。为什么?为什么?”

“易照临,让素心离开我身边,我便让你也尝尝失去挚爱的痛苦!”

周围护卫被调走,朱无视这边肆无忌惮的声嘶力竭的发泄着,声音又大转小,渐赴平静。平静之后往往是更大的风浪,平复心绪的朱无视提笔写下一道命令,随后丢入椅上龙头之内。闭目沉思,似想到什么,睁开双眼语带惊喜的喃喃自语道:“飞鹰传来消息,曹正淳的天香豆蔻失窃,能无声无息做到这点的,也只有你!老朋友,你便带走素心又如何?待我寻得第三粒天香豆蔻,素心还是我的!”

朱无视这边还在想着靠着天香豆蔻能吸引古三通交出素心,却不知道易照临这个熟悉剧情的人。能在曹正淳那边获得天香豆蔻,云萝郡主那边,易照临自是不会忘记。

易照临归家后,首先见到的便是古三通,着急忙慌的他一把拉着易照临来到客房,看着床上女子冰封多年仍是二十芳华的容貌,寒霜覆盖之下,仍是栩栩如生。易照临也不禁感叹天地造化,竟有如此奇物。

易照临为其把脉,确实如活死人一般,便是他之“神照经”有起死回生之能,也不过是对死去不久之人,这般冰封近二十年,此时被天香豆蔻吊着命的素心,确实没有效果,好在两粒天香豆蔻已备,易照临也不犹豫,当即运起吸功大法,此事本应古三通更为合适,只是易照临却不想暴殄天物,索性无须肢体接触,不多时便将她体内留存的近二十年的千年玄冰之气纳与己身。

忍着寒气侵体,吩咐古三通将天香豆蔻让素心服下一粒。

一旁易照临却未留在这里看他们夫妻二人,交代一声门外踌躇的成是非,便回到自己房间。

秦莫愁看着冻得直抖的易照临,青白的脸色。赶忙要扶他,却被易照临阻止,接触之下却感觉自己丈夫好似一块寒冰一般,便是内功有成的她,也受不了那股寒冷彻骨的感觉,正要询问,易照只是摇摇头便跌坐在床上。

只见一股青色寒气在易照临周身腾起,周身青色之气在易照临周身流转,数个周天之后,易照临脸色渐复红润。

自素心身上所得寒冰之气,易照临想要化去,自是不难,只是不免浪费,易照临于黑白双魔处所得寒阴掌、冰魄功,虽不是绝世神功,也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功,易照临这些年谋划吸功大法,之后虽在古三通之处得到各大派武功,毕竟时间尚短,故未能将前世今生所学融会贯通。只是值此机遇,易照临自是不会放,以易照临的境界,借助千年寒气此次一举将两门功夫推至大成,亲身体会今世的武功,才有更深感悟,再创新高。

睁开眼看着着急的妻子,易照临笑着道:“无事,只是方才得一道寒气,未化为己用,现在已经无事!”

燃文

秦莫愁担忧道:“你武功已经那边高了,现在又身在官场,何苦那般犯险?”

易照临道:“武功不进则退,若不做到天下无敌,如何保护你和孩子们?”

秦莫愁闻言露出笑容,道:“还是要保重身体才是!”

易照临点点头道:“我的身体自是强壮!,你放心吧!这些日子公务已经处理完了,难得皇上给个假期,接下来也无甚要事,我就留在家中好好陪陪你们。”

易照临还想着陪着妻儿,却不知朝廷文书将至,朱无视亦准备对秦莫愁出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