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嫁给山野糙汉后,全村都人丁兴旺了 > 第三百五十章为何会让她这般伤心?全文阅读

“真的没事?”

盛怡萱不太相信的打量着他。

虽然他好像站的不直,但是脸色红润,眉头不耐烦的轻皱着,看着确实也不像是有事的。

唐挽钰佯装淡定,抿了抿唇,对着她点头,“确实无事。”

除了前后都疼之外,确实事情不大。

盛怡萱见他这么说,放心的点了点头,“没事就好,那我先去上厕所了。”

xiashuba.com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走远些,唐挽钰才蹲下,龇牙咧嘴的忍受着D疼的痛苦。

他深深的叹了一声,眼神心疼的瞥向他刚种下的兰花。

他前日高价买的兰花,唯一开了花的一株,就这么让她给霍霍了。

他缓了一会,感觉痛感没有那么强烈了,起身去看了那株差点被盛怡萱连根拔起的兰花。

盛怡萱上完厕所回来,边走边念叨:“什么玩意厕所,不就是一个小木屋里面放了一个马桶嘛!”

之前她都不在这边上厕所,憋急了就回现代去上。

在姚南香府里的时候,那厕所虽然比不上现代,但也算是豪华的,这里的实在太简陋了,她都怕溅屁股上。

她回来时,见唐挽钰还在,疑惑的走上前去。

唐挽钰裙摆撩起放在腿上,蹲在那株兰花前,用他那白嫩纤细修长的手正挖着土。

看到唐挽钰正蹲着栽花,她突然想起这花是她不小心拔出去来的。

她想着,花是她不小心祸害的,就算不赔钱,也得道个歉吧。

想到这里,她走到唐挽钰身后,出声道:“那个,不好……”

“啊……”

“啊……”

唐挽钰神情专注,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猛的回头,盛怡萱的脸离他咫尺,那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吓得他下意识惊叫了声。

盛怡萱被他这一声叫的也吓了一跳。

她捂着胸口看他,皱眉道:“叫什么玩意,吓我一跳。”

唐挽钰见来人还是盛怡萱,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又来了?”

他心情烦躁,加上本身身体还有些疼,语气听着似乎有几分不耐烦。

盛怡萱最懂察言观色,她发现了唐挽钰的不耐烦,心中一顿后,很认真的道了个歉:“不好意思,打扰了,这个花是我不小心拔下来的,我会赔你的。”

说完,她赶紧站起身走了。

唐挽钰没想到他随口的一句话,竟让她脸色突然变了。

他刚才,好像从她眼中看到了悲伤,还有些许的不知所措。

虽然只见了盛怡萱两面,可是她一直都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这个样子的她,让唐挽钰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没有恶意的,只是被她连续吓了几次,脱口而出的询问。

盛怡萱心中有些难过,不是因为唐挽钰,而是因为他突然激发了她小时候的经历。

她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可是情绪来时,还是难以控制。

她走回到小院,跟姚南香说了声回马车上等她,便往大门走去。

这会她这个状态不太适合跟别人接触,她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

“盛姑娘,请等等。”

唐挽钰快步追上来,叫住了盛怡萱。

盛怡萱半转回身,眼神平静的问他,“唐公子还有什么事情吗?”

唐挽钰有些歉疚的道歉,“我刚才并无他意,望姑娘不要误会,还有,那株兰花不用姑娘赔,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好的,谢谢!”

盛怡萱对着他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往外走去。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到了手腕上的伤疤上,来回的摩挲着,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她好像又被讨厌了。

算了,反正她也没被人喜欢过,讨厌就讨厌吧,反正也是无关紧要的不熟的人。

就算是最亲的人,她也熬过来了。

其实,她情绪突变不是因为唐挽钰,只是那语气让她忆起了心中的噩梦。

那一句句成为她成长路上噩梦的话。

“你怎么还在这?”

“你怎么还不去死!”

“你怎么还活着,你个赔钱货!”

“你个拖油瓶,你活着就是个拖累!看到你就烦!”

盛怡萱恐惧在心中蔓延,快步跑出了大门,钻进了路边狭小的马车里,蹲在角落抱紧了自己。

唐挽钰站在原地看着盛怡萱离开的背影,心中生出些许复杂神色。

是因为他无心的一句话,让她不高兴了吗?

……

姚南香越想越觉得盛怡萱的情绪不对。

虽然她极力的表现出只是困了的样子,可姚南香却觉得她眼神不对。

她没有再等唐挽钰,把唐挽钰的玉佩给了顾清晨,让他转交还给唐挽钰,便带着铃铛和蓝樱匆匆离开了。

顾清晨看着手里的玉佩,眼神变得有些奇怪,眉头深锁,陷入了沉思。

姚南香出门时遇到了唐挽钰,跟他说了声玉佩给顾清晨了,便急忙的走了。

她上了马车,果然看到盛怡萱在哭。

盛怡萱听到动静,连忙擦掉脸上的眼泪,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对姚南香笑,可咧开嘴眼泪又流了出来。

姚南香没有说话,坐到她身边,把她抱进了怀里,安静的轻轻拍着她的背。

盛怡萱感受到姚南香温柔的怀抱时,突然眼泪就止不住了,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从小,她在家连哭的权利都没有,更别提会有人给她一个拥抱了。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

姚南香虽然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但是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铃铛在旁边安静的待着,默默的给姚南香递去了帕子。

姚南香伸手接过帕子,对着她和蓝樱抬了抬手,示意她们先下去。

铃铛和蓝樱了然,悄悄的退出了马车。

盛怡萱在姚南香怀里哭了一会,突然抬起头,对着姚南香笑道:“我被那个读书人欺负了,哼,看我下次揍死他。”

她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不是她不想跟姚南香说实情,只是心里的伤不想说,也不敢说出来,怕自己说着会崩溃。

“唐挽钰欺负你了?下次我看到他,替你揍他。”

姚南香附和着没有拆穿她,用手帕擦掉她脸上的泪痕,笑着说道:“不过你哭起来的样子真丑。”

“你才丑!”

盛怡萱不乐意的瞪了她一眼,抢过她手里的手帕,自己擦着眼泪。

“那两个丫头呢,喊上来回家吃饭了,我都饿死了。”

她情绪转化的很快,这会说起话来,又是之前那副随心所欲的模样了。

只是那红的跟兔子一样的眼睛,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好,回家吃饭。”

姚南香叫了铃铛和蓝樱上车,让车夫赶车回了平丹侯府。

宅院大门口,唐挽钰一身沾着尘土的白衣,眼神复杂的看着离去的马车。

刚才马车里的哭声他都听到了。

他只说了那一句“你怎么又来了。”为何会让她这般伤心?

难不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