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 第330章 福禄如意全文阅读

老者已经醒了,看起来也已经喝了药,见他们进来,就虚弱的笑了笑。

心宝仔细瞅了瞅他的脸色,又闻了闻药碗,这才一本正经的跟他道:“老爷爷,你跟我外公的病差不多,但又有一些不一样,你这个,主要是平时重咸重油吃的太多,还有酒也喝的太多了……又乍然操劳,就容易犯病,这个大夫开的药不怎么好,嗯……”

她有点儿犹豫,看了看雁沈绝,雁沈绝道:“你们要去龙门县?”

老者低声道:“是。”

雁沈绝的眼神在他们身上打了个转,才道:“到了龙门县,你们可去鱼塘村,找一个叫元二爷的人,他那儿有应急的药,也有平时用的药……”

老者忽然有点兴奋。

他道:“鱼塘村?鱼塘村有一个霁山县伯,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雁沈绝截口道:“你有何事?”

老者急道:“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他迟疑了一下:“我只是好奇,想问一声。”

雁沈绝细细打量他,却又缓缓的放松了戒备,道:“心宝说吧,没事的。”

心宝就道:“是我爹呀!!”

老者的神色更是兴奋:“是你爹?那位霁山县伯,叫唐青山的,是你爹?”

心宝点了点头:“对呀!”

“乖孩子,”老者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心宝。”

“心宝,你爹……我是说,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爹?”

心宝大眼骨碌碌,道:“我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他长的高高的、瘦瘦的,又英俊、又聪明、又正直,又沉稳。他手又大又暖又巧,声音又好听又好听,我爹爹十全十美,没有缺点。”

团子也是有心眼儿的,听起来啥都说了,其实啥也没说。

老者倒没察觉,听的直发笑,雁沈绝道:“你若去龙门县,自然会见到。心宝,我们走了。”

心宝于是福了个礼:“老爷爷晚安。”

她就出来了,雁沈绝随手把她抱了起来,团子从他肩上回望,还见那个陆途在房门口瞅着她。

雁沈绝微微沉吟。

要知道,关于唐青山身世的猜测,唐青山并没有跟林娘子和团子她们详细说,家里知道的人只有唐青山和二哥哥,因为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谁,所以要说也无从说起。

他对于京城世家这些人都不了解,但却也听师兄们说过,唐青山长的像大都督。

他没见过大都督,但他听说过,大都督府上用的下人,大多都是军人出身。

方才那个老者,虽然已经老了,也有些胖,面相又和善,但身上仍是能看出一些与常人不同的味道,他在想,可能这就是大都督府的人,他们过来,就是为了查这件事情的。

他猜的没错。

这会儿,老者……大都督府的管家萧仁正兴奋之极。

萧管家是被主子赐姓萧的,他当年是老王爷的副将,也曾是教导萧泰的半个师父,后来在战场上负了伤解甲归田,就一直待在大都督府。

萧泰是确信自己没有弟弟的,可假如说,只是一个长的像他的农人,那么,不管这个农人有多好或者多坏,皇上都是绝对不可能把他叫进宫,“特意”跟他说起这个八卦的。

所以这中间,一定有一些皇上不好说或者不能说,但却很重要的事情。

也所以,这个农人一定不是普通的农人,起码皇上是觉得,应该跟他们家有点关系的。

要知道,如今大都督府盼子嗣,已是盼的快要疯魔了,老王爷一把年纪了还在守边关,萧泰嘴上不说,心里能不着急上火?

都城里这些官儿,还总说大都督脾气暴烈,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死拘着一员猛将在家生孩子,整整二十年生不出来,这样的情况,换谁谁不暴烈?

可偏偏这事儿,他爹替不了他,他自己又生不出来,偏偏还是这种……咋说呢,传宗接代,涉及到男人尊严的事情,萧泰是真的急,也是真的憋屈。

所以,哪怕这事儿听起来,简直异想天开莫名其妙,萧泰还是急三火四的给他爹写了信,又打发人过来龙门县查。

然后萧管家就主动请缨过来了。

他如今虽然看着和气了,当年也是一员猛将,最爱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没想到一路到了这儿,居然犯了毛病,又居然叫小主子给救了,这就是缘份啊!

是的,这会儿心宝在他心里,已经是小主子了。

萧仁一刻也等不及的,叫陆途给老夫人写信……忠心的老管家,未语泪先流:“一定是的!这一定是咱们王府的孩子!这孩子,长的太像大姑娘了!”

他抹了一把泪:“老夫人,这姑娘也生了唇珠,也有耳珠,跟大姑娘一模一样!奴才都看清楚了!看清楚了!!”

其实萧皇后是个端庄明艳的长相,倒确是唇间含珠,耳垂坠珠,这是天生大福大贵的长相,很小的时候出门,就时常被和尚道士拦着,说她双珠傍身,面相尊贵,福䘵如意,所以闺名才叫做萧如意。

而心宝是个可爱的长相,哪怕长大了,估计也仍旧是可爱的模样,可若是单说唇珠和耳珠,倒确实是像,也确实不怎么多见。

萧管家连夜写了信,又打发人连夜出发,快马加鞭的送回京城。

没几日,萧老夫人就接到了信。

老夫人激动的不行,逼着萧泰告假过去看看。

萧泰也是无语了,他心说他去了有个屁用啊,又不是他儿子,得他爹去看才行吧?

可是武将要动,是要告假的,他爹告假不容易,还真就只能他去。

所以萧泰私下进了一趟宫,悄悄向明霈帝告了假,结果出宫的时候,东宫的人又来拦他……萧泰直接推了,然后暗中离开了京城。

萧泰脾气很差,却一向很疼太子,这还是萧泰头一回拒绝东宫的邀约。

太子原本是打算好了,要低低头,向他说两句软和话的,他一不来,他就有些慌了。

他没啥大聪明,但也不傻,他知道,他唯一的筹码就是舅舅。

他胸无大志,没想过要当皇帝,可是之前那个太监,确实点醒了他,他可是太子啊!!他不当皇帝,不管哪个弟弟当了,不可能再像明霈帝一样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他是会死的!!

所以他不能让!!

此时,太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早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他满心都想着身边的下人们说的那些话。

是的,只要明霈帝一日不死,他就还是太子!

他是储君!除了皇上之外,就是他最大!他也是君!

所以,他又何必非得求舅舅?小路子他们都说了,读书人规矩最大了,他们不会不听他的话!!

太子被萧泰这一拒绝给刺激到了,鼓了鼓勇气,直接出宫,去了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