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对劲儿全文阅读

“谢康王爷。”

迎春又行了礼,低着头退到了一旁,打算找个间隙赶紧往外溜。

“迎儿,百日宴还没忙完,你嫂子还得看着蓼哥儿,恐怕有些忙不过来,行了礼就赶紧回去吧。”

贾赦脸色不太好,看着迎春道。

“她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能做得了什么,二二丫头,听祖母的,你就在你母亲身边坐下吧。”

贾母指着刑氏旁边的位子对迎春说道。

她特特的让鸳鸯把迎春唤来,哪里就能让她就这样下去。

“是,祖母。”

这坑爹的孝道!

迎春只得又低着头走到刑氏身旁坐下,一声不吭装起了鹌鹑。

她的脑子也不是当摆设的,更何况这贾母也表现的太明显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怕是都要在她头上插一根稻草了。

这是什么意思?打算两头下注了?

元春被贾母送进了宫,是打算将她送给康王?

不过贾母恐怕要失望了,刚刚康王虽说眼中闪过惊艳,但是却只是……只是像欣赏一个花瓶。

是的,迎春真的是这种感觉。

“二妹妹,刚才康王爷说你之前在扬州参加过甄家的赏梅宴,还写了一首极好的赏雪词,这会儿大家都在,不防说出来让大家鉴赏一二。”

贾珍笑呵呵的对着迎春说道。

“珍大哥哥说笑了,不过是几个小姐们作着玩儿,哪里就能用的上鉴赏二字?”

迎春僵笑着道。

“是啊,迎儿文采差得很,可能是以讹传讹了,珍儿,还是不要让你二妹妹丢丑了。”

贾赦没有拿女儿攀龙附凤的想法,贾琏又马上要谋到实缺儿,贾赦可不想节外生枝,笑着对贾珍说道。

“大伯父,你……”

贾珍却极想撮合此事,他跟周真来往颇多,对他颇为看好,要是周真真的能纳了迎春,以后……

“对了,康王爷,您刚才说是路过,不知道您是要去往何处?”

贾赦并没有等他说完,就转身朝着周真问道。

他这几年一直在府里写他的书,就算是出去,也多和一些同样爱好金石的文人来往,对于交际却是有些生疏了,这转折有些太过生硬。

“孤也是刚从表弟那边过来,对了,宝林可是说了,他和员外郎的二公子颇为要好。”

周真眼睛闪了闪,对贾赦说道。

“犬子能和甄二少爷来往,也是他的荣幸。”

贾政没想到竟然能从康王嘴里听到贾宝玉,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

“员外郎客气了,也是令公子确实讨人喜欢。”

“谢康王爷。”

贾宝玉听到甄宝林竟然在康王面前提起过他,心里对他更是感激,拱手谢道。

“诗书传家远,耕读继世长,孤可是宝林说,令公子对诗词和对子都颇有研究,刚巧孤最近得了三个对子……”

周真看起来像是临时起意,但是迎春却不这么觉得,实在是康王说到对子的时候,颇有意味的瞟了她一眼。

“康王爷说说看,看看我宝玉兄弟能不能对的上来。”

贾珍继续捧场。

“这……”

贾政颇为犹豫,他实在是对自己这个二儿子没什么信心。

“父亲……”

贾宝玉冲着贾政点点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他对经济仕途其实没有什么追求,不过他视甄宝林为挚友,自然不会想让康王认为他是一个绣花枕头。

“那就请康王爷说说看。”

贾政看贾宝玉迫不及待的样子,点点头答应了,又朝贾宝玉那边挪了一点儿,心里想着万一他答不上来,就偷偷给个提示。

“那宝玉你可听好了,这第一个对子: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

这对子极有难度,三点水加虫读作浊,三点水加鱼又读渔,水里有虫则是浑浊,水里有鱼则可以渔,上联如此,下联必定也是要如此的。

贾宝玉显然也觉得颇难,低着头在堂前踱来踱去,敏思苦想。

后世其实是有很多类似的对联流传下来的,迎春上大学的时候出于兴趣,其实也是背过一些的,虽说不完全一样,但是解对的方法大同小异。

略一思索已经得了,不过她脸上却不露什么,只做冥思苦想状。

坐在上首的贾母看到宝贝孙子皱着眉头,像是被难住的样子,很是心疼的盯着他看,对康王也有些埋怨。

“有了!我对康王爷: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

贾政也没想到第一联就这么难,思索了半刻也不得要领,正打算站出来解围时,就听见贾宝玉说道。

略一琢磨,贾政也豁然开朗,看向宝玉的眼神也柔和多了。

“宝玉果然厉害!你大哥哥我还没一点头绪呢!”

贾珍听到宝玉对了出来,拍手笑道。

“宝玉这联对的妙,相当工整。”

贾赦也对宝玉刮目相看。

这个侄子一向不喜读书,没想到对对子颇有一套,他刚才想的,却是不如这个精妙了。

王夫人和贾母也是喜笑颜开。

“宝林果然没有说错,宝玉确实极有研究,那我就要出第二联了。”

“康王爷还请说吧。”

贾宝玉被众人夸赞,心里美滋滋的,对着周真拱拱手道。

“这第二联是:冻雨洒人 东两点 西三点。”

厅上众人有的暗自琢磨,有的看向宝玉,还有的看着康王。

“切瓜分客 横七刀 竖八刀”

可能是刚刚打开了思路,贾宝玉这一联竟然对出来的很快。

贾政贾母脸上更是惊喜,就连一向不如何爱笑的王夫人,都忍不住一脸自豪的笑了起来。

“还请王爷出第三联吧。”

第二联对了上来,贾宝玉颇为高兴,有些等不及的对周真说道。

“这第三联颇为怪异,孤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的。”

周真说着,又飞快的看了迎春一眼,却发现迎春一直低着头,根本没有看他。

“如何怪异,王爷赶紧说说看。”

贾珍真是个捧场王,啥都不懂,还如此热闹。

“这第三联只有五个字,是:天王盖地虎!”

迎春肩膀一颤,险些要抬起头来。

心里只觉得有一万匹草泥马奔涌而出,这到底是怎么了,先是甄宝珠又是康王爷,肯定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我说沫儿姑娘,你这才感觉不对劲,你闺蜜可是被你坑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