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声的证言 > 第220章 电话卡全文阅读

牛庭墨的车被拉到了巴区刑侦支队,经技术开锁后,现勘组的刑警立刻对车内进行细致调查。

重点自然是那部手机,只是那手机保护措施做的挺好,技术队也难以破解其密码。

好在牛庭墨他老婆知晓他手机密码,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

然后,就在视频之中,他老婆接了个电话,接着勃然色变,小脸煞白,手机也自掌心滑落,跟着整个人软倒在地,如失了魂一般。

齐宏宇微微皱眉,经验告诉他,牛庭墨的妻子接到的可能是勒索电话。

难道牛庭墨是被绑架的?他们之前都想多了?

民警立刻把她扶起来,问她怎么了。

她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一把抓住民警胳膊,颤着唇说:“小檀也不见了,我孙子不见了!”

“什么?”民警愕然:“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焦急无比,说道:“刚刚他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小檀没去上课……”

“这……”民警迟疑半秒,但反应也极快,立刻又说:“你别着急,我们好好弄清楚。今天是周末,他上的应该是补习班吧?”

“是兴趣班。”

“会是逃课吗?”

听了这话,她身子又是一颤,随后缓缓冷静下来。

民警灵机一动,又立刻问:“他以前逃过兴趣班的课么?”

“经常。”她又冷静了许多,轻叹口气:“小檀成绩很好,但不喜欢我们给他报的兴趣班,逃课是常有的事。不管他了。”

齐宏宇微微皱眉,立刻走上前几步,拿起远程对讲机,提醒巴区刑警不要掉以轻心。

牛庭墨也才五十二三,即使他和他儿子生娃都比较早,孙子也不会超过九岁。

这样的娃儿逃课……

他妈心大,民警可不能跟着心大,尤其是在这关头。

于是民警又问牛庭墨的妻子,“小檀”逃课后一般会去哪,得知直接回家或者去书店看书后,便让她打几个电话问问。

随后,她脸色便越来越差。

她孙子牛敬檀,恐怕当真失联了。兴趣班八点开课,牛敬檀七点二十在家吃过早餐后便出了门,却一直没去兴趣班。

电话手表也处于关机状态。

石羡玉轻叹口气,知晓不能报侥幸心了,便摸出警务通,给在专案组开会的袁国安打了电话,向他汇报了牛庭墨孙子牛敬檀疑似失联的事。

等他打完,齐宏宇便黑着脸说:“现在看来,牛庭墨慌慌张张的离开医院返家,可能就与牛敬檀失联有关。”

苏冉脑筋快速转动,顺着齐宏宇的思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可能是牛敬檀被人绑架,随后给牛庭墨打了电话,让他回去,到了那片监控盲区,再给他电话让他下车,且不能带手机,然后将他劫持。”

“嗯。”齐宏宇点头,他就是这么想的,并补充说:“三个电话都是嫌疑人拨入的,说明他可能一直盯着、跟着牛庭墨。通知图侦组,重点筛查这一路跟着牛庭墨的可疑车辆。”

石羡玉照做,然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号码的归属地在余桥……会不会和高化阳有关?他就是从余桥逃出来的。”

“我给老苏打电话。”齐宏宇立刻摸出手机。

与苏平聊了几句,齐宏宇收起手机,摇头说:“高化阳的手机卡早就被他掰断丢了。但不排除他在余桥时用他人实名信息办过几张电话卡的可能。”

“不是可能,是一定。”石羡玉哼道:“否则哪来的那么多巧合?我就纳闷了,高化阳他为什么针对牛庭墨?这牛庭墨得罪游闻许集团了?”

“奇奇怪怪……”苏冉也说:“怎么一查到这个缺牙巴,他的动作就这么频繁?我们远远没踩到他的痛脚才对啊。还是说他一贯如此嚣张?”

齐宏宇肃然道:“他要一贯这么嚣张,早就被端掉了。所以应该恰相反,他一贯是个谨慎的主,至少这几年非常小心。而且非但自己谨慎,肯定也会要求手下不许太嚣张,免得连累了他。”

“是啊。”石羡玉说道:“即使黄自成想敲诈他,他也只是反过来逼迫黄自成帮他洗钱罢了。由此可知,暴力乃至杀人的事,他应该越来越不愿意触碰才对,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儿,明显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苏冉说:“那就是被害的这帮人,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会不会和医药有关?”齐宏宇想到个方向:“牛庭墨看起来是个蛮正直的医生,他会否发现了自家医院药房与游闻许的不当合作?”

“不排除这种可能。”石羡玉点头:“正好,黄自成都被黄天成迁怒,牛庭墨肯定更被其嫉恨,游闻许趁机借刀杀人,说得过去。”

苏冉柳眉微颦:“这会不会太巧合了?黄天成想除掉的人,正好都得罪了游闻许?”

指挥大厅中的一个小民警听了他们讨论半天,这会儿似乎也心痒难耐,忽然插话:“石队,有没有可能,这都是游闻许的算计?”

“噢?”石羡玉转头看向他,一扬下巴:“说说看?”

“就……”他站起来,一边苍蝇式搓手一边说:“有没有可能,黄自成他妈受伤,送往那家医院,由牛庭墨主刀,乃至冻结黄自成的账户,统统都是游闻许的安排,为的就是让黄天成嫉恨上黄自成和牛庭墨?”

齐宏宇翻个白眼,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问道:“刚来的?”

“刚从派出所调上来。”

“怪不得。”齐宏宇恍然大悟。

他脸色有些尴尬:“我说错了吗?”

石羡玉也收回目光,盯着大屏幕。听到他的问话,犹豫两秒,还是说道:“你想太多了。”

“哪错了呢?”

“左右都是要开车撞人,干嘛不直接撞牛庭墨和黄自成啊?”齐宏宇无语的说道:“多此一举,闲得慌么?”

“呃……”小民警表示无言以对,尴尬的重新坐了回去。

齐宏宇又回到刚刚的话题,摇头说:“小冉说的没错,太巧合了,感觉不太对劲。牛庭墨失联,真未必和游闻许有关,咱们不能先入为主,免得查错方向。”

石羡玉斜他一眼:“喊我向上汇报,以牛庭墨失联可能与游闻许集团有关为由,通过专案组的渠道直接获取巴区那边监控的,就是你。现在你跟我说他失联未必和游闻许有关?”

“我只说了可能嘛。”齐宏宇果断甩锅:“跟上级汇报的是你,和我有啥子关系?”

“哇你这,你不讲武德啊!”石羡玉眯眯眼瞪得滚圆。

苏冉开口说:“你俩就别在这打嘴炮了,认真点吧。”

齐宏宇干咳两声:“我去问问关于牛庭墨本人的情况调查清楚没有。”

“哪要你问,给我回来。”石羡玉喊住他,不给他开溜的机会,直接拿起对讲机,调整频段询问进展。

一时半会的,收集到的信息自然不多,都是些细枝末节,无外乎得到了大量关于牛庭墨的正面评价,让他正直敬业的人设更稳许多罢了。

石羡玉便补充一点,拜托他们重点调查医院药房与游闻许是否有关,如果是,进一步调查牛庭墨是否发现了什么。

虽然他也觉得太巧合了不大合理,但既然想到了,总不能放过这种可能。

而且这也不难查,以牛庭墨表现出来的性子,他要发现了什么,不可能置若罔闻,毫无动作。

于是调查工作再次展开。

半小时后,之前那名技术警再一次来到指挥大厅,汇报了件事儿。

“石队,”他说:“关于那个余桥的号码,小豪有个发现。”

石羡玉立刻转身:“说!”

“那张电话卡……可能和高化阳没关系。”技术警说道:“小豪发现这号码和他之前一直追查、定位的一张电话卡一致,那张卡时开时关,信号断断续续的,可但凡开机,肯定和管金童所在位置一致,疑似为管金童所有。”

“噢?”

“管金童遇害之后,这张卡就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直至刚刚给牛庭墨打了三个电话,然后又关机了。”

齐宏宇沉思几秒,忽然问道:“小豪怎么会查这个号码?”

“哦,你说这个啊。”那技术警解释说:“当时不是为了追查黄天成的同伙么?小豪就利用了大数据原理,把和黄天成的号码同时登录同基站的卡号都筛了出来,符合条件的号码并不多,这就是其中一个。

之后又发现管金童身上的谜团太多,重点又跟了他一段时间,这个号码再次浮了出来,被他编写的程序抓取到,他就觉得有问题。”

“原来如此。”齐宏宇恍然,他想起来了,小豪确实说过这个思路,可惜最后没有突破。

苏冉没想太多,只关注手机号和案子本身,此时有了些思路,便说:“管金童的号码,落到了作案人手里,给牛庭墨打电话……这是否意味着,劫持牛庭墨的就是施洋杰?毕竟管金童的死,就是施洋杰和黄天成干的。”

“很可能。”石羡玉说道,再次看向那名技术警。

不等他开口,技术警便猜到他要问什么了,说:“很遗憾,给牛庭墨打完最后一个电话,这张卡就又关机了,最后定位到的位置和牛庭墨的车停的位置很接近。”

齐宏宇依旧沉浸在自己的问题里边,嘀咕道:“管金童怎么会有余桥的卡……哦,这不奇怪,他手里有高化阳的银行卡,说不定这张电话卡就是托高化阳帮他办的。那他拿这张卡做什么?”

石羡玉竖起耳朵,听他嘀咕完之后,便问:“这张卡的通话记录有么?”

“正要交给你,都在这了。”技术警递过来一小叠清单,正是这张卡开通以来能查到的所有通话记录,并不多,但也有上百条。

等石羡玉接过清单,技术警才继续说道:“这个号码仅有两条拨入,剩下的全都是拨出。

而且记录虽然有一百五十五条之多,但除了最后三条打给牛庭墨的之外,剩下一百五十二条,都分别打的四个电话。

其中最频繁的号码,归属地也在余桥,其号主实名认证信息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小豪查过,推测为务工者,身份可能被冒用了。”

齐宏宇立刻问道:“会是高化阳吗?”

“这我们就不晓得了。”技术警摇头,并继续说道:“另外三个号码,归属地都在天府,实名认证嘛……跟余桥那个差不多,估计都是身份被冒用的务工者。”

齐宏宇心念电转,脑子里千头万绪,理不清楚。

石羡玉抬起胳膊肘,轻轻撞了他一下:“先别想管金童的事了,关键是牛庭墨,得尽快锁定他的下落,把他给救出来。”

“也对。”齐宏宇只得压下思绪,对那技术警说道:“辛苦你们了。麻烦继续追查,就用小豪之前的方法,筛出与这号码一路的,同时登录过同基站的电话号,然后一一定位。”

“小豪已经在做这事了。”那技术警说道,随后露出副欲言又止的纠结表情,只是此时齐宏宇和石羡玉注意力又转移回了大屏幕上,没注意到。

还是苏冉心思细腻,几秒后发现他还没走,进而察觉到了他的异样,问:“怎么了?”

“那个,小豪托我请你们帮个忙。”

“噢?”

“他说,时间紧迫,来不及向运营商要授权,用了点可能不那么规矩的手段……”技术警扭扭捏捏道:“他说……说……如果之后有事,麻烦你们帮忙扛一下。”

说完他又辩解道:“我劝过他了,劝不住啊。石队,你看着……”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不想齐宏宇直接摆摆手:“小事儿,你回去跟他说,就讲是我安排他这么做的就好,有锅我来背,放心大胆只管黑。”

技术警:???

这么给力的吗?

他和齐宏宇打的交道不多,不晓得齐宏宇从不介意在这种时候越过规矩。

但有这句话,他就放心了。

于是他又说道:“还有口锅……啊不,还有件事。”

“还挺直接……”齐宏宇抽着眼角吐槽道,随后扬起下巴:“说吧,什么锅?”

“他说他想试试直接黑进游闻许公司系统……”

“蛤?”

“还有管金童曾经就职的那家公司。”

“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