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笼之浴火重生 > 第144章:猎杀噬极兽(三)全文阅读

装甲车飞过一处断桥,又朝前行驶一会之后,在一处大楼前停了下来。

“下车吧,我们的目的地到了,这里就是猩漩所在的地方,接下来你会看到一片让你毕生难忘的景象。”

几人很快就下了车,朝着大楼内走去,迦罗回头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装甲车,带着秋田犬小八快步跟上。

既然白月魁他们敢将装甲车堂而皇之停在这里,那就证明他们有这个信心,这些人都不担心,自己也没有必要操这个心,本来就是应镜南的请求,接应一下凯文工程师三人而已。

镜南曾经在地面执行过任务,自然知道地面有多危险,本来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其实并没有指望迦罗能护住凯文工程师三人。

“老板,你们在做什么?”

几人很快来到一处大门之前,首先站到最前面的就是面具男胥童,剩下的白月魁几人都往后退了几步,将耳朵捂了起来。

白月魁没有说话,而是朝前面的面具男胥童努了努嘴,迦罗只得学着白月魁几人的样子,也将耳朵捂住。

一旁的秋田犬小八有样学样,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也朝前面的面具男胥童看去。

随着大门打开,源源不断的猩荭素从大门后涌了出来,不过并没有四处分散,而是朝着面具男胥童的脸上涌去。

“哗哗哗......”

虽然将耳朵捂住,但迦罗还是听到响亮的水流声,与此同时胥童的面具打开,露出里面的机械装置和管道。

迦罗没有想到,胥童的面具之下居然是这样一副面目,与其说他是个人,还不如说是一个机器人更合适。

“噗......”

迦罗还没有反应过来,从胥童的屁股里喷出白色的气体,随后传来一股恶臭,熏得人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转头看去发现白月魁三人很有先见之明,早已将鼻子捂住,待白气消散之后,还颇为嫌弃地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迦罗不由暗骂自己失策,在这种情况下还走神,活该吃了这个暗亏。

面具男胥童胥童虽然吸收了不少猩荭素,但仍然有少量散发开来,被秋田犬小八张开的大嘴,全部吞了进去。

“汪汪汪......”

秋田犬小八轻轻吠了几声,舔了舔舌头,摇着尾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让白月魁几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它身上。

“迦罗,你身边的这只秋田犬果然不简单,居然可以吸收猩荭素,要是有它在身边,以后定然可以减轻胥童的压力。”

白月魁的话让小萝莉夏豆四人嘴里啧啧称奇,围着秋田犬小八打起转来,仿佛孩子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

“老板,吸收猩荭素只是小八的一个特点而已,不过它能吸收的猩荭素也有一定界限,超过界限之后也容易造成消化不良。”

迦罗只是简单介绍了秋田犬小八吸收猩荭素的特点,至于更多的特别之处,等后面时机适合再说。

“走吧。”

看了秋田犬小八一眼,白月魁带头朝着大门后走去,小萝莉夏豆四人也快步跟上。

“这......这就是猩漩吗?”

迦罗带着秋田犬小八,最后走进大门之中,入眼的情景实在太过梦幻,张开嘴巴愣在了原地。

大门之后是一处耸立的平台,朝着远处延伸出去,整个空间内纵横交错,形成一个个悬崖和深谷,而在这些悬崖和深谷中,一头头噬极兽正在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整个空间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玛娜之花,照得这里通红一片,而在这片空间的中央,则是一株高大的玛娜之花花王,比迦罗以往见到的任何一株都要高大。

“迦罗,看到了吗?那就是猩漩所在之处才会产生的玛娜之花花王,这株花王的高度已经超过百米。

只要有这株花王在,这里迟早会进化出君王级噬极兽,看到那些噬极兽了吗?它们就是来这里,给玛娜之花花王交租的。”

顺着白月魁所指的方向看去,迦罗看到大量的噬极兽正朝那株高大的玛娜之花花王走去,不过这些噬极兽并没有在花王周围停留。

蓝色的生命源质流向玛娜之花后,绝大部分的噬极兽嘴里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随后继续朝峡谷的另一头走去。

不过也有少量幸运的噬极兽留在玛娜之花周围,从玛娜之花大圆球上伸出红色的触角,扎进它们的体内,开始给这些幸运的。

“老板,这台电脑上的是什么符号?应该就是因为这些符号,才能搜索出哪头噬极兽的灵息籽最强吧?”

平板电脑上的那些字母闪烁着蓝色光芒,在电脑屏幕上有一条条信息快速滚动,一头蛇狗噬极兽的形象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这些字母大部分都是梵文,其中还夹杂着几个藏文,而梵文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可以引起周围空间的奇异波动。

正是有了这些梵文,才能搜索出下方那些噬极兽中灵息籽最强的那头,夏豆他们的武器也一样,也刻有特殊的梵文。”

听到白月魁的解释,迦罗觉得大开眼界,夏豆他们的武器和灯塔上的武器完全不同,清一色的冷兵器,只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具体作用而已。

“老板,我有一个请求,下面的那株玛娜之花花王留给我,我需要里面的生命源质和下方的息壤。

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和夏豆他们一起阻止那些噬极兽,若是没有我帮忙,夏豆他们想阻止那些噬极兽,应该难度不小吧?”

“哦,你要玛娜之花花王和它根部的息壤做什么?”

看着白月魁与夏豆几人投过来的疑惑目光,迦罗笑了笑没解释,将隐藏在体内的黑红色铠甲召唤出来,同时抽出腰带中的“浴火”匕首。

“这......这是衍生型生物铠甲?你的身上果然有不少秘密,要知道衍生型生物铠甲一般只会出现在怪物身上。”

“衍生型生物铠甲?”

听到白月魁口中冒出来的新字眼,迦罗心中有些惊讶,看白月魁这意思,她知道自己身上的黑红色铠甲来历。

“你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黑红色铠甲是衍生型铠甲?”

“不知道,我只知道身上的黑红色铠甲可以收进体内,而且身上这具黑红色铠甲,是那些噬极兽死后融化的息壤浓缩而成。

衍生型生物铠甲,这个字眼我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生物铠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朝着白月魁投去求知的目光,迦罗嗓音因为激动微微有些颤抖,身上的黑红色铠甲对自己实力提升虽大,但没有彻底搞清楚这东西前,心里总觉得有些隔应。

“当然,生物铠甲共有两种,第一种叫做创生型生物铠甲,是通过研究玛娜生态系统,运用生物科技力量,将小型玛娜生态系统融入机械之中,使拥有者借助玛娜生态之力,发挥出远超常人的力量。

创生型生物铠甲的特点就是不可成长,要想提升生物铠甲的威力,只有找到更强的玛娜生态系统,将其融入机械之中才能办到。

第二种生物铠甲,就是你身上这一种,名为衍生型生物铠甲,最大的特点就是会根据使用者的实力提升而提升,可进化就是它最大的特点。

不过衍生型生物铠甲一般只会出现在噬极兽身上,而且是那种很强大的噬极兽,至少需要君主级噬极兽以上才有可能产生。

我现在越来越确定,你应该就是赖大师口中所说的第二个希望,没想到这次出来处理猩漩,居然还有这种意外的收获。”

听完白月魁的解释,迦罗总算解开身上黑红色铠甲的疑问,不过更大的疑问又在心中升了起来,“赖大师”是什么人?第二个希望又是什么意思?

“迦罗,赖大师是地下庇护所最大的智者,这一年多来我都在寻找你,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赖大师的推算是不是出现了差错。

至于第二个希望代表什么意思,赖大师会亲自向你解释,等处理完这里的猩漩,就和我们一起返回地下庇护所吧。”

白月魁这些话说了就和没说一样,迦罗只得按下心中的疑问,看来处理完这里的猩漩后,地下庇护所之行不得不提上日程了。

“迦罗,你手中这把匕首上也有几个奇特的符号,我可以确定这不是梵文,而是另一种特别的上古文字,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文字,代表什么意思吗?”

当迦罗拿出匕首之时,白月魁的目光就被匕首吸引过去,尤其关注的是匕首最上方被蓝色生命源质填充的三个半符号。

“胥童你说得对,老板的态度确实有些异常,难不成老板对他......”

胖子山大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将嘴捂上,这要是八卦之心被老板知道,少不得会受整治。

“汪汪汪......”

看着面前鬼鬼祟祟的三人,秋田犬小八朝着他们怒吼几声,随后翻了一个白眼,继续趴在车厢中睡了过去。

“你个畜牲竟敢鄙视我,信不信我削你!”

“别和它一般见识,就是只没眼力劲的狗子而已!”

“......”

装甲车后车厢里的胖子三人闹成一团,不过倒是没有人真上前,打闹一会之后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大眼瞪小眼没说话。

装甲车继续朝前行驶,等到达目的地久安市之时,黑夜已经彻底降临,但久安市上空却被照得红光透亮,那些在空中不断摇摆着的玛娜之花大圆球,如同黑夜中点亮的一个个大红灯笼。

“XX,这就是生态密集区吗?这么多的玛娜之花,得培育出多少噬极兽!”

坐在装甲车驾驶里,远远看着久安市的情况,迦罗被震得目瞪口呆,与这里相比起来,以前路过的那些城市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若是出地下避难所就遇到这样的城市,迦罗保证自己活不过三秒就会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幸好自己的运气还不错。

“迦罗,接下来即将进入生态密集区,不管看到多么不可思议的生物,你们都要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害怕就把座位旁边的黑布蒙住眼睛,同时把耳朵塞住,明白了吗?”

“明白。”

“明......明白。”

白月魁的话虽然是对着迦罗说,但更多是说给驾驶室后排的凯文工程师三人听。

凯文工程师三人从来没有下过灯塔,第一次就见到这么震撼的场景,直接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利索。

就在说话之间,装甲车距离久安市越来越近,沿途开始见到密密麻麻的噬极兽,不过都没敢接近装甲车。

“啊!”

周围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让装甲车前进的轰鸣声越发响亮,突然从后排传来一声惊呼,虽然很快就捂住嘴,但还是引来周围噬极兽的目光。

“收敛情绪,用黑布把自己眼睛蒙住,用耳塞把耳朵塞住,靠在背椅上睡一觉,再醒来时我们就回到地下避难所了。”

从白月魁嘴里说出的话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迦罗觉得自己原本紧绷的心弦也渐渐松弛下来,一股困意渐渐萦绕上心头。

“这是白月魁的催眠术吗?居然不使用任何辅助工具,仅仅几句话就差点让我中了招!”

甩甩头将困意驱散,迦罗转过头来看着一旁的白月魁,眼神中闪过一丝后怕。

“呼......”

“呼......”

听到驾驶室后排传来呼噜声,迦罗转头看去,发现凯文工程师三人已经靠在背椅上睡了过去,呼吸平稳面色安详,一副陷入深沉睡眠的样子。

“等他们睡一觉醒来,一切便都过去了,迦罗,你的灵元比我预料中的还要强大,很不错。”

白月魁的话证实了迦罗心中的想法,果然一切都是她在搞鬼,只不过无声无息中就让自己中招,白月魁的实力或许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恐怖。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灵元应用方式而已,也就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才能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若是你有兴趣,等有时间我教你便是。”

白月魁说得轻描淡写,但迦罗却不这么认为,能瞬间催眠三个普通人,还让自己差点中了招,白月魁露的这一手,就比前世那些“催眠大师”不知厉害了多少倍。

“老板,我当然有兴趣,我太有兴趣了!有机会一定要教教我,话说这催眠术对噬极兽有用吗?”

技多不压身,眼看白月魁愿意教自己,迦罗满口答应下来,就是不知道对噬极兽有没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