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封神之我在商纣当昏君 > 第八百三十六章 美人相邀全文阅读

赵月儿不说话,帝辛就知道她已经想明白了。

“行了,这几天多累坏了吧,不要再傻站着了,可以坐下了!”

示意宋倩薇和赵月儿都坐下后,帝辛才接着说道:“月儿,如今知道本王单单让你回去,不是因为偏心了吧?”

没有外人在,他索性也就省略了姑娘这个见外的称呼。

“和倩薇不同,你父亲在关内等着你呢,不能任性地跟着本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明日我请曾先生送你回去,这样安全,速度也要快一些,想必你父亲现在已经很着急了。”

赵月儿依旧不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帝辛的意思,天亮之后她就会跟着曾弘深返回雁雀关。

帝辛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样,等本王凯旋之时,帮你带一些蛮夷之地的特产回来如何?”

赵月儿抬起了头,张着眼睛问道:“真的?”

“真的,本王保证。”

帝辛伸出了小指。

赵月儿犹豫了一下,也伸出小指和帝辛勾了一下。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等宋倩薇和赵月儿被魏三带下去休息之后,帝辛嘴角露出了一个笑意。

幸亏之前有过带女儿的经验,否则的话此刻还真不一定知道如何安抚赵月儿。

帝辛心里明白,让赵月儿最委屈的,并不是不能跟着大军一起出发,而是她和宋倩薇犯了同样的错误,大被发现之后,宋倩薇如愿以偿,她却需要原路返回。

如赵月儿这般仿若心智未开的小孩子,最讨厌的就是感受到来自别人的偏心对待。

她不会去埋怨宋倩薇,但委屈肯定是有的。

虽然帝辛点出了其中是因为赵全有的原因,可不代表赵月儿能因此完全释怀。

所以帝辛才主动提出了要给她带礼物,而且故意没有说其他人的名字,就是表明,他并没有偏心对待任何一个人,礼物就是对她的补偿。

西子同样发现,当赵月儿离开帐篷的时候,对于第二日需要原路返回关内仍然哟一些不甘心,可却不见多少委屈。。

有些诧异地看了帝辛一眼后,她捂嘴轻笑道:“倒是没想到,殿下居然有如此大的本事,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一个女孩子的委屈。”

“就是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女孩子会被殿下骗去。”

说着说着,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显然是联想到了帝辛在私下里的那些花言巧语。

帝辛白了西子一眼,无奈地说道:“别胡思乱想了,月儿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

西子捂嘴轻笑道:“妾身怎么觉得不小了呢?”

不似西子性格的调侃让帝辛诧异了一下,随之他就翻了大大的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别曲解本王的意思,你知道本王说得小孩子指得不是身体。”

西子当然知道帝辛话语找那个的真正意思,想到赵月儿离去时候微微鼓起的嘴巴,她心中也不免出现一丝赞赏。

对于赵全有的赞赏。

赵全有虽说将赵月儿往大家闺秀的方向培养,但并没有将其锁在深阁闺房,相反每次行商都会带上她。

如此走南闯北多年下来,赵月儿虽不说是见多识广,但应当也见识过这世间的百态才是。

但是,明明见过了世间百态,她却依然能保持一颗稚子之心。

西子忍不住感叹一句:“虽说有一点任性,但赵先生的确教出了一个有趣的女儿。”

帝辛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能够将赵月儿保护都如此之好,别的不说,赵全有在做父亲这方面是绝对合格的。

私事聊完之后的,帝辛正准备看几个折子,却冷不防一双带着温热的皓臂从背后绕道了他的胸前。

与此同时,西子充满诱惑的语声音也在帝辛的耳边响起。

“殿下,夜深了,该休息了。”

何为吐气如兰,这便叫吐气如兰。

感受到属于西子的气息吹拂在自己的耳边和脖颈,帝辛心头一动,更无心去想她今夜突然为何变得如此主动。

美人相邀,自是不能浪费这漫漫长夜。

……

一夜春色自不必多说。

因为昨夜的篝火晚会,因此今日大军出发的时间会比正常的时候晚两个时辰。

天亮之后,神清气爽的帝辛离开帐篷,吩咐替班值守的韩五暂时不许其他人进出之后,他迈步走向了曾弘深的帐篷。

昨夜说了要让曾弘深今日送赵月儿返回雁雀关,此事还未告知于他。

帝辛此刻伪装出来的身体亏损后气血波动曾弘深自是熟悉无比,因此帝辛刚刚走到他的帐篷跟前,他便主动迎了出来。

曾弘深微微拱手行了一礼问道:“殿下,不知这么早来寻老朽可有要事?”

帝辛微微颔首回道:“曾先生所料不差,本王如此早过来,确是有一件事要麻烦先生。”

曾弘深好奇地问道:“不知是何事?”

帝辛没有回答,而是微抬下巴,指了指曾弘的深帐篷,示意说道:“进帐篷之内说吧!”

曾弘深这次啊反应过来,连忙侧身,将帘子亲自掀开说道:“是老朽怠慢了,殿下请。”

帝辛迈步走入其中。

比起帝辛的帅帐,曾弘深的帐篷要小了一很多,期内的布置也简单了很多,除了一张床、一套桌椅以及桌子上的茶盅之外,几乎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帝辛和曾弘深相对而坐。

曾弘深这才继续问道:“殿下刚才说了找老朽是有事要忙,不知究竟是何事?”

“是这样的……”

帝辛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说道:“昨夜军中抓住了两个探子,先生可知道此事?”

“略有耳闻。”

曾弘深微微颔首,不过具体的他就不清楚了。

他虽然随军而行,但要做的只是保护帝辛一人的安全罢了,军中其他的事他一概没有兴趣去关注。

因此,在昨夜听到那两个探子被抓住之后,他便将此事忘在了脑后。

可是听帝辛现在的意思,似乎这其中还有其他的隐情。

面对曾弘深的疑惑,帝辛丝毫隐瞒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说道:“曾先生,那两个人并不是探子,而是倩薇和月儿姑娘两人。”

“倩薇姑娘?”

“月儿姑娘?”

曾弘深楞了一下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倩薇姑娘她又偷偷跟着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