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039章 杭州训练班(求收藏推荐票)全文阅读

“是的,去杭州。”宋甫国点点头,“去参加一个训练班。”

“程兄,你可知道,这个训练班早已经开班。”陶老板低声说道,“是组长特别奏请上峰同意你插班学习。”

听到陶老板言语中带了一丝羡慕,程千帆心中一动。

“多谢组长栽培。”他看了宋甫国一眼,目露感激之情。

“千帆,我很看好你。”宋甫国微笑点头,“特务处的工作性质和巡捕不同,危险性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提升自己,既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也是对组织负责,我希望你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

“千帆省得。”程千帆认真的点点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你明白就好。”宋甫国欣慰的点点头。

“只是我身为巡捕,要前往杭州受训,恐怕很难……”程千帆微微皱眉。

“这个你放心,我们自有安排。”宋甫国说道,“会有人配合你,给你创造前往杭州的正当理由。”

“明白了。”程千帆点点头。

“程警官,这件事就拜托了。”宋甫国突然提高声音,抱拳说道。

程千帆也是立刻反应过来,故作沉吟之状,手指敲了敲桌子,眼神闪烁,“宋老板,程某只能说尽力而为,成不成不敢保证……”

www.huanyuanshenqi.com

宋甫国扫了一眼陶老板,对方会意,从钱包摸出几张票子,咬咬牙,将钱包里的法币都拿出来,轻轻放在桌面上。

程千帆熟练且迅速的抚过钞票,随手放进腰间口袋,笑容满面,“宋老板放心,这事包在程某身上。”

“小陶,你去结账。”宋甫国吩咐说道。

待陶老板出了雅间,下楼结账去,宋甫国从身上摸出一张四指宽的纸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千帆,这是关于你去杭州的计划,还有此后的联络方式和暗号。”宋甫国表情严肃说道,“从今天开始,你直接受我领导,除了我之外,任何人来联系你,你都不要相信。”

程千帆仔细看完后,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用唾沫将纸条卷在烟卷上,点燃,轻轻吸了一口。

“都记住了?”宋甫国惊讶问。

“记住了,我记性很好。”程千帆点点头。

楼下传来了陶老板和饭馆东家说笑着聊天的声音。

“陶兄?”程千帆心中一动,问。

“小陶以后也不会和你发生联系,他另有任务。”

“陶兄也不可信吗?”程千帆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问道。

“我相信小陶,也愿意相信每一位同志。”宋甫国轻轻摇头,“可我不相信刑具。”

程千帆露出惊讶的神情,在宋甫国的注视下,他沉默的点点头,没有再问。

陶老板结账回来了。

“表叔。”

“走吧。”宋老板拿起礼貌,“程警官,一切就拜托了。”

“宋老板且放宽心,程某不日便帮你办好此事。”

“多谢。”

陶老板跟随宋甫国转身离开,却是在门口停住脚步,冲着程千帆抱拳,“程兄,上次的礼物,丫头很喜欢,谢了。”

“喜欢就好。”程千帆笑了说,“既然侄女喜欢,我下次再买。”

“程兄,保重。”陶老板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抱拳,转身离开。

看着陶老板大步流星跟随宋甫国离开的背影,程千帆莫名的有一种直觉,他和陶老板此次一别,也许很难再见。

……

程千帆先去了临街的点心铺子买了两份点心。

又去纸宝店买了元宝。

回到家中,看到房檐下已经插了柳条,会心一笑。

宋甫国安排他去杭州受训,程千帆仔细思量,自己行事谨慎,并无暴露于特务处之可能。

杭州之行料来确是受训,应不是陷阱。

只是,此事太过突然,打乱了他的计划。

‘朱源’的身份虽然还没有完全查明,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此人大有问题,这件事始终是一个隐患。

霞飞路的百草药材铺,以及城隍庙的会昌茶楼,按照老莫的交代,此两处应该是日特的掩护据点。

因为和组织上失联,这些情报他都无法及时向组织汇报。

此外,自己已经成功打入特务处,并且即将前往杭州受训,这个情况也应该向组织上汇报、备案。

程千帆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倍感疲惫和孤独。

现在的他就是孤军奋战在敌人巢穴的战士,不仅仅是险恶的环境让他觉得如履薄冰,最重要的是这种孤独感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他。

‘竹林’同志曾经说过,地下工作最难的就是,身处无尽黑暗,心中要始终梦想光芒。

程千帆现在愈发理解这句话的意义了。

……

薛华立路,中央巡捕房的值房。

众巡捕还在议论着延德里的枪击案,都在感叹小程的运气真好,这样的伏杀竟然能逃过一劫。

“小程真是命大。”

“是啊,现场我看了,满地的弹壳。”

“你们说,苏俄人是不是疯了?”

老黄面色惊慌的突然冲了进来。

“老黄,又喝高了?”刘波笑着问。

“老莫,老莫……”老黄弯着腰,气喘吁吁说道。

“老黄,我不是让你去看老莫了么?”马一守皱着眉头问,“你还没去?”

“老莫……”老黄面孔涨红,终于顺过气来了,惊慌喊道,“老莫死啦!”

众人皆是愣住了。

“什么?”刘波更是直接惊呼出声。

“老黄,晌午不到就喝昏头了?”马一守皱着眉头,一拍桌子。

“马头。”老黄连连摆手,“我没乱讲,老莫真的死了,我去他家里,门反锁着,我喊老莫,老莫,没人应我。”

“没人应,也不是死了啊。”大头吕说道。

“你听我讲完啊。”老黄急了,“我使劲趴门缝看,就看到一个人吊在梁上,看着像是老莫。”

众人大惊,终于意识到老黄不是喝高了说醉话,八成这老莫是真的出事了。

只是,老莫上吊?

众人皆是摇头,那混蛋会上吊?不可能的事。

祸害遗千年,这年头,就老莫这种坏的冒水的家伙活得最滋润,他舍得上吊?

……

程千帆再次出了门,他叫了黄包车,绕了个远路来到一家糕点店。

这家店的青团子是老字号,远近驰名。

不少老餮宁愿脚底板受苦,每年清明前后也定要跑来买一份,满足等待了一年的口腹之欲。

拎着食盒,程千帆信步走在街道上。

蓦然,他的眼中露出一闪而过的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