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 第一百六十五章:五千两而已全文阅读

钱掌柜都溜了,福运酒楼哪里还有再起来的可能?

吴二也不傻,还引诱了琼娘做了那样的事,他不跑,难道等着捕快找上门吗?

见钱掌柜都溜了,他也迅速溜了。

准备跟家里人说上一声,跟着船去江南避上一年半载的。

秋嬷嬷在后院花厅里左等等不到人右等也等不到人,她蹙着眉头带着一位小丫鬟直接去了酒楼的厨房。

发现厨房没有一丝烟火气,一个人都没有,她走到锅灶边摸了一下,见指肚上一层浮灰,她脸一沉,这样的灶台,起码是有一周都没动过了。她又快步在厨房里逛了一圈,偌大的厨房里居然什么食材都没有!最基本的米面都没!

秋嬷嬷心里一沉,就让那小丫鬟找刚才回话的伙计。

伙计战战兢兢走到了秋嬷嬷身边。

秋嬷嬷冷着脸沉声问:“酒楼是怎么回事!你说钱掌柜会来找我,人呢!”

伙计被吓地跪在地上,“回嬷嬷,钱掌柜确实让小的这般回您的,小的没有一个字的假话。”

“那他人呢?”

“小的不知道……”

“你方才是在哪里见的他?”

“前面大堂二楼的雅间。”

伙计一说完,秋嬷嬷就站起身朝着大堂的方向走,不忘让伙计跟上。

到了前面大堂,秋嬷嬷才知道酒楼大白日的居然关张!

她停下脚步,狠狠瞪了一眼伙计,“你们白日里不做生意?”

小伙计缩着头,“回嬷嬷,没……没客人,酒楼已经关张七八日了……”

什么!

福运酒楼歇业七八日了!怎么她们从未得到过消息?那钱掌柜上个月还送了分红的银子!这怎么回事!

秋嬷嬷心中满是震惊。

到了二楼雅间,哪里还有什么钱掌柜的影子,所有的雅间都看了一遍,也没找到一个人!

秋嬷嬷愤怒地瞪着伙计,“人呢!”

小伙计慌地都要跪在地上了,“嬷嬷,小的不知道……小的之前来,掌柜的就是在雅间里的。”

钱掌柜有腿,哪里能受他的控制,想走就走了,而且酒楼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能拿出银子给秋嬷嬷。

秋嬷嬷这个时候也慢慢镇定了下来,她找了间雅间坐下,而后询问小伙计酒楼是怎么回事。

便民食肆和福运酒楼打擂台的事,整个七贤街的百姓都知道,瞒不住,就算小伙计不说,秋嬷嬷随便出去打探几个人也知道了。

小伙计口齿清晰,三言两句将最近发生的事说了,当然许多决策他并不知道,对面琼娘的事他更是不知道是掌柜和吴二策划的,可就算只说了最表面的,秋嬷嬷猜出个五六分。

她攥着拳头,怒道:“这个姓钱的,这是知道坏事了所以躲起来了!”

“钱掌柜家在哪里?”

这个小伙计还是知道的,他如实说了,秋嬷嬷忙让小丫鬟去叫人去钱掌柜家里逮人。

小伙计被秋嬷嬷留下来问这些日子发生事情的细节。

听到最后,秋嬷嬷知道这福运酒楼算是废了,不过这铺子还在,只要铺子在,做旁的生意就还能赚钱,倒也不是那么没底。

刚要起身,丫鬟急匆匆的来报,“嬷嬷,有人砸酒楼的大门!奴婢听着,外面最少有四五个男人。”

“什么!怎么会有人砸酒楼大门?”说完她看向小伙计,“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伙计头摇的像是拨浪鼓,“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之前也没有人突然来砸过门,小的就是酒楼里泡堂加看门的,哪里知道这些。”

刚才聊了会儿,这小伙计是个老实的,确实不会骗人。

秋嬷嬷眉心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她吩咐丫鬟,“去把赶车的老秦叫来给我们壮壮胆子,然后我们去开门看看这是群什么人!我就不相信这当街的铺子还能被人砸了不成!”

丫鬟赶紧去了。

于是,秋嬷嬷带着老秦,一名护卫,小伙计,小丫鬟打开了福运酒楼关了好几日的大门。

门一打开,就与七八个壮汉打了个照面。

为首的是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一身直缀,手里拿了串玉串儿,看起来文雅的很,可后面的男人却都穿着短打,外貌一个比一个凶狠,身材一个比一个壮实。

孙果上下打量了一眼对面颇有气派的嬷嬷,“这位夫人面生的很,怎的没见过,敢问钱掌柜人呢?”

秋嬷嬷脸色沉的很,但一看孙果这样就知道不是好惹的,目前他们就几个人,不是这人的对手。

她客气的问,“钱掌柜现在不在,请问你们是什么人,到福运酒楼来又有何贵干?”

孙果说话带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秀才公,“免贵姓孙,大家喜欢叫我孙掌柜,今日来是专门找钱掌柜的,之前钱掌柜欠的银子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秋嬷嬷不是没有阅历的人,一听钱掌柜欠钱,这位孙掌柜又带着几名大汉来要钱,那这欠的银子恐怕不是一般的银子,而是那种道儿上带着腿子的银子。

这带着腿子的银子一旦逾期了,可不是那么好还的,非扒下人一层皮不可!

秋嬷嬷脸色变了变,立马道:“钱掌柜不在,他若是欠了钱,孙掌柜大可去他家里找。我一会儿要走,酒楼也要关门,还请孙掌柜速速离去。”

孙果拨了拨手中的玉石串儿,苦了脸,“夫人,并不是在下不想走,是钱掌柜将这酒楼已经抵押给了在下,若是今日拿不出银子,酒楼可就是在下的了,这是契约上都写好了的。”

秋嬷嬷瞪大眼,“怎么可能!酒楼的地契压根就不在钱掌柜那里!酒楼的地契在我们夫人那!”

“可这契约是不认地契在哪的。”孙果依然笑着,“不然,这位夫人,我们去衙门掰扯掰扯?”

只要钱掌柜是为沈夫人做事的,那他的话就是有效的。

秋嬷嬷抖着唇,气愤的问:“钱掌柜借了你们多少银子?”

孙果将一份誊抄的契约递给秋嬷嬷,“夫人别急,银子不多,只有五千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