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港台小说 > 仙医娇妻又甜又飒 > 第三百四十九章这是白易枫做的全文阅读

司晴呆愣在原地,眼睛死死瞪圆了看着她,尽管猜想到了,可真的被人说出来,她就忍不住悲痛,眼泪也随之掉了下来。

“我知道了!”她抬手擦了眼泪,声音低低的应着。

司念蹲下身,问道:“这次的事情是白易枫做的吗?”

司晴已经悲伤的说不出话来,掩面大声哭着。这个孩子原本她不怎么想要,多次想要拿掉,可被修瑾给阻止了,现在真的没有了,她的心还有一点点痛,那种骨肉分离的疼真的很疼,很疼。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痛,她的手慢慢贴着肚子,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流逝在嘴角不见了。

“司念,也许这样也挺好的。”司晴低声说着话,眼睛抬起看向黄布外的男人,她眼中的情绪翻滚的很厉害,这样他就不用自责了。

司念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忍不住问道:“这个孩子是谁的?”

她张了张嘴巴,那个名字已经到嘴边了,想起周修瑾说的话,司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那个名字。她只说道:“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问了。”

那个人,司念又如何得罪的起。就连修瑾都不敢得罪他,司念怎么能与之抗衡呢?司晴不说,司念皱紧眉头看着她,知道问不出来。只能祈祷唐坤那边能有消息。这都过去两天了,唐坤的情报网向来很厉害,怎么这么久都没查到对方身份。

“周修瑾,你进来吧!”司念对外面喊了一声,男人走进来,眼睛最先看的是司念,见她脸色不太好,关心道:“你看上去不太好,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司念看向周修瑾问道。

男人垂眸避开她的眼睛,想起白易枫说的话,他犹豫了下道:“还能是怎么回事,白易枫报复我们周家呗,他的手段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是白易枫!

司念的手用力捏紧成拳头,眼睛盯着周修瑾说道:“你带三姐去医院输血,她现在有些虚弱,劳烦你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

www.huanyuanshenqi.com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周修瑾见她要走,急忙让自己的司机送她回去。

她转身看着司晴,有些愧疚。“不必了,我自己开了车来。”

“你现在还能开车吗?”周修瑾不放心。

“小腾,你去送送司小姐。”他对司机说完,这才抱着司晴上了车离开。

她转身看着司晴,有些愧疚。“不必了,我自己开了车来。”

“你现在还能开车吗?”周修瑾不放心。

“小腾,你去送送司小姐。”他对司机说完,这才抱着司晴上了车离开。

司念看着他们的车子走远了,便准备上车离开。耳边传来小腾的声音。“白太太,我家老板让我送您回去。”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开车。”司念随口就拒绝了,拉开车门准备钻进去,身子却一阵脱力,往前倒去。

“白太太小心!”小腾喊了一声就要去扶着她,一只手比他快一步扶住了司念要倒下的身体。

“我送她回去就好。”男人的声音异常沙哑,听上去有些阴森恐怖。他抬眼看去就见副驾驶座上坐着个男人,他一身的黑色袍子,大帽子挡住了本来的样子,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脸。

“你,你什么人?”小腾瞪圆了眼睛盯着她。刚才明明这车上没有人的,他看的很清楚里面是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这人是人吗?怎么浑身上下都透着阴气。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你现在回去给你老板回复,就说人被药先生带走了。”

小腾闻言脸上表情微变,眼睛盯着这个男人看。“您就是药先生?”

男人没有说话,关上车门把他的声音隔断在外面。

他帮她系上安全带,一脚踩在油门车子就呼啦一声飞了出去。

不久车子停在一个庄园里面,男人抱着她下了车,将人带进地下研究室内安置在床上。

男人黑袍下伸出一只手枯瘦冷白的手,指尖轻轻抚摸上旁边的女人,描绘着他的轮廓。这个女人他想了好多年,念了好多年,终于见到了人却是无法相认了。

“司念,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他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从眼角滑过眉梢,从嘴角滑过脖子,最后落在她心口处,本来修剪平整的手露出了红色的指甲,尖锐的指甲轻轻刻着她心口处。男人眸色深了几分,说道:“你怎么能忘记我?怎么能就这样把我给忘记了?”

他的俊脸慢慢凑近过去,贴着她耳边低声的问着,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你怎么能把我忘记了呢?”

迷迷糊糊间司念感觉到一只手在身上动,她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实在太沉重了,她根本睁不开眼睛了。

“司念,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了吗?司念你不是说会嫁给我,只做我的妻子吗?”男人突然抓住她的肩膀,越来越激动的问着话。

“你现在为什么嫁给了别人,你这个骗子,你就是个骗子啊!为什么你要偷走我的心,司念为什么你要嫁给别人,我等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要嫁给别人”

司念只觉得耳边的声音很是聒噪,手抬起想要将人给推开,可她的手刚动就被男人给抓住了。

“想推开我?”

男人的手用力捏紧了她的手控制住她不让她动弹,附身过去就吻她的唇,是渴望已久的温度,是曾经熟悉的感觉,正要深深埋进去,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疼。

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吃疼的松开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醒了。

“你醒了?”沙哑的声音带着惊喜。

“这是哪里?”司念环顾了四周,皱眉看着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很熟悉,刚才他身上的气息也是那么的熟悉,可他的脸看不到。穿着黑袍子,完全挡住了那张脸。

“我带你出去看看、”男人说着就要扶着她。

司念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这地方是一间地下室,很黑暗,四周都是墙壁,空气中充满了腐烂的气息,恶臭阵阵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皱眉。

“你是谁?”她问。

男人顿了下,解开大帽子露出一张冷白的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