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港台小说 > 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 > 第58章 偷听,被抓全文阅读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开始造小孩?

墨昕澜烦躁的蹙眉,暗骂司浩辰没用。她拿过手机,打电话让墨以枫弄一部小电影给她传过来。

大约十分钟。

苏小小还在房间内修改画稿,就听到暧昧的呻吟,从隔壁传来。

握着画笔的手不禁颤抖,苏小小努力让自己镇定。

只是,她画出来的歪歪斜斜的线条,泄露了她的紧张。

这深更半夜的,墨昕澜……太疯狂了。

心里正嘀咕着,苏小小就感觉到司浩辰猛地靠近,她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瞬,司浩辰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苏小小蹙眉,“流氓,你起来……”

忍不住低吼,可是那吼声里,俨然没有一丝火药味,反而带着娇嗔。司浩辰听着,心跳不禁加速。

“嘘……”

他低声开口,透着一丝沙哑。

苏小小不明所以,微微屈膝,想要攻击司浩辰,可司浩辰宛若早料到了她的心思一样,抬腿将她的一双腿压得死死的。

动弹不得,苏小小瞬间炸毛。

“司浩辰你不要脸,你要是敢乱来,我就……”

“嘘,别废话,叫……”

“叫?”

怒吼的话被司浩辰打断,苏小小一脸懵。叫什么,什么叫?

贴近苏小小的耳畔,司浩辰的唇角微微上扬,“要是想今天晚上平安无事,就听我的。”

“……”

“叫!”

听到司浩辰的催促,苏小小乖巧的点头,下一刻她就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苏小小的嘶吼声,让司浩辰有撞墙的冲动。

下一瞬,他猛地低下头,狠狠的攫住她的唇,将她所有的呼喊,都用一记火辣的吻,死死的堵在了喉咙间。

这女人,可真是不上道。

明明是让她叫的缠绵悱恻,让墨昕澜以为他们已经开始了,可是她倒好,居然叫救命……

www.huanyuanshenqi.com

火辣的吻,许久才停止。

“待在床上,不许乱动。”

直起身子,司浩辰随即起身去了门口。微微凝眸,他随手将门拉开。

墨昕澜没有防备,贴在门上的她,直接扑了进来。好在司浩辰随手扶了一把,她才不至于跌倒。

“我的门外,比你的大床舒服?”

司浩辰脸色铁青,这个妈,也是真闹心。

墨昕澜看看司浩辰,又看看苏小小,一脸尴尬。

今天,真是栽了。

烦躁的拍了拍额头,墨昕澜尴尬的开口,“那个……那个我本来是要去卫生间的,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来了。”

“我的房间,像是卫生间?”

“怎么可能,呵呵……呵呵……”

墨昕澜假笑,她一步步的后退,准备跑。然而,她才退后两步,司浩辰就淡淡的开口。

“既然都来了,就去趟卫生间吧。”

卫生间三个字,司浩辰说的重重的,那模样,仿佛墨昕澜不去,就对不起他似的。

墨昕澜脊背发寒,呵呵傻笑。

“那个,我不是要去卫生间,我是去卫生间的路上,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所以特意跑过来告诉你们。”

一边紧张的说着,墨昕澜一边讨好的看着司浩辰。

“明天……明天晚上,不是顾家老爷子的八十寿诞嘛,你肯定得去。呵呵,我想你一定会带上小小的,媳妇初次亮相,我这个当婆婆的应该表示一下。我记得……我记得我放在华年锦绣的镇店之宝华年很适合小小的气质,所以我来提醒你一声,明天别忘了去把那件衣服拿给小小。”

一脸真诚的说完,墨昕澜扭头就跑。

破财免灾。

华年锦绣虽然是这些年来,她最得意的作品,别人碰一下,她都舍不得,可是给自己儿媳妇穿,她还是乐意的。

更何况,司浩辰那模样,太可怕了。

她要是不大手笔的放点血,怎么可能全身而退?心里如是想,墨昕澜就不肉疼了,反而觉得自己机智极了。

看着墨昕澜离开,司浩辰才噙着笑,将门关上。

苏小小直到房门被关紧,司浩辰坐到床边,她还回不过神来。

“司浩辰,刚刚澜姐说,华年锦绣的镇店之宝……”

“不许叫她澜姐。”

苏小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司浩辰打断了。

墨昕澜虽然五十一了,可有一颗年轻的心,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叫她澜姐,司浩辰也习惯了。

可是,苏小小不行。

这是他老婆,苏小小叫了她澜姐,会让他有种禁忌的感觉。

听着司浩辰的话,苏小小瘪瘪嘴,“那个阿姨刚刚说,华年锦绣的镇店之宝?”

“华年锦绣是妈的服装店面,主打传统元素。华年是十年前她成立华年锦绣时设计的,是她最得意的作品。”

流光容易把人抛。

可是墨昕澜,却用自己的巧手,将华年定格。

“华年锦绣是阿姨的?”

“嗯。”

“我听说,华年融合了设计者的爱情悲欢,那不就是阿姨和你……”那个“爸”字几乎脱口而出。

然而,司浩辰适时地打断了她。

“不是,华年和那个人没有关系。”

司浩辰的声音,清冷而决绝。话音落下,似是感受到苏小小的微怔,他才缓和的解释。

“妈和他,只是家族联姻,本就没什么感情。不过,他们婚后生活虽然算不上多甜蜜,可当时墨家在军方势力大,他也不敢太放肆。许月如暗中算计,怀上了他的孩子,也就是司浩廷。那个时候,他一心想将接司浩廷进门,可碍于墨家,他一直不敢有所动作。”

苏小小听着,有些怔愣。

“后来呢?”

“后来,呵……”

司浩辰说着,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那笑意里,满是嘲讽。

他揽着苏小小肩膀的手微微收紧,这才继续,“后来,司浩廷三岁,我和弟弟五岁,墨家辗转外走他乡,势力一落千丈,许月如设计陷害,登堂入室。我妈没有办法,只能留下我和弟弟,离婚后一个人去了法国。”

弟弟……

这两个字,司浩辰说的时候,声音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