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6、第 6 章全文阅读

叶阳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睁开眼睛看到自己不再是小黄叽后眉眼弯弯开心极了,年纪小不是问题,是人就行。

刚破壳的小鸡崽,变成个小娃娃多正常,现在好歹还能动动手脚,如果一睁眼变成了还在襁褓中的婴孩,那才是想哭都没地方哭。

叶少爷握了握胖乎乎的小手,心中感叹自己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帝俊伸手将小娃娃扶住,反复确认方才看到的虚影真的变成了这软乎乎比自家儿子还小的娃娃,这才遗憾作罢。

算了,总会长大的。

妖皇陛下看叶阳低着头没有说话,以为他对这年幼的身体也不怎么满意,将人揽在怀里确定化形后的身体无碍才安抚着说道,“你刚化形,还无法控制自身修为,人形这般年幼不是坏处。”

叶阳一愣,意思就是他可以直接变大?!

能变成大人,那还当什么小孩子,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

浑身上下只有一件明黄肚兜的小娃娃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懵懂又乖巧的喊道,“大哥~”

帝俊一顿,手掌在小娃娃柔软的头顶摩挲了几下,“也罢,大哥今日留在汤谷看着你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大哥教你。”

修为不够是事儿吗?

他堂堂妖皇,还教不了自家弟弟了?

不慌,小问题,马上解决!

“谢谢大哥。”叶阳笑的露出了小虎牙,抓着妖皇陛下的领口踮起脚尖,亲昵又大胆的朝那张俊脸上“啵”了一下。

妖皇陛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指尖在被亲到的地方碰了碰,金色的眸子还带着一丝茫然。

小崽子刚才......亲他了?

小金乌们平日里和羲和更亲近,就算在他面前能放开性子,最多也不过是抱着大腿撒娇罢了,从来没有这么直接的亲近过。

太一和他出生的时间相差无几,他们兄弟虽然亲密,却从来没有亲昵到这个地步。

连羲和都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个刚破壳的小家伙做到了。

叶阳没有去管自己刚才那一下给他们家大哥带来多大的震撼,迈着小短腿在扶桑树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手脚并用的爬上去盘腿坐下,从脑海中将和修炼有关的内容翻出来便沉迷修炼无法自拔。

少爷纵横江湖二十载,修炼而已,以少爷这聪明的脑袋瓜,肯定是手到擒来。

当年在藏剑山庄中,谁见了少爷不称赞一声翩翩浊世佳公子,不行的话,帝俊大哥长的也好看,像谁也不会长的差了。

妖皇陛下撑着下巴看着笼罩在金光中的小娃娃,瞳孔没有焦距显然还在发愣。

他方才又尝试着去推演叶阳的元神去了何处,结果依旧一无所得,即便是事关妖族存亡,天机也不曾被遮掩的这般严密,三足金乌固然高贵,在天道眼里也不过是棋子罢了,叶阳之前连破壳都未曾,如何被掩盖的滴水不漏?

昔年混沌初开,魔神大多陨落在盘古大神刀斧之下,龙凤麒麟三族逐渐壮大,而后主宰洪荒数万年。

之后魔祖罗t以杀伐证道,三族恩怨渐起,最终演变为整个洪荒的杀劫,道祖鸿钧镇压罗t,参悟造化玉碟中的大道,成为洪荒大陆第一位圣人。

罗t虽然被镇压,但是龙凤三族衰败之势已经注定,祖龙元凤身陨,始麒麟不知所踪,三族元气大伤,而后才有巫妖二族崛起。

他与太一率领妖族建立天庭,距今也不过千余年,龙凤麒麟三族的下场太过惨烈,如果没有意外,接下来被天道惦记上的就是巫妖二族了。

可是,这和叶阳一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入局越深,帝俊越觉着自己弱小,他可以接受自己深陷泥沼,却不能忍受刚出世的弟弟被算计。

叶阳还小,就该和小崽子们一起无所顾忌的成长,而不是还在蛋里就被天道盯上。

帝俊活动着手腕站起身来,眉眼间罕见的露出桀骜之色,唇角微抿带了几分矜傲几分从容,举手投足尽显皇者气度。

与此同时,距汤谷万里的云海波涛猛然蒸腾起水雾,漫天的太阳真火将海水蒸发露出最底下干裂的土地,丝毫看不出这里刚才还是一片汪洋。

天道想让他妖族落得龙凤三族一般下场,也得看他帝俊答不答应。

海域中的隐藏的大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家地盘就从海洋变成了荒漠,以为藏在海里很安全的黑衣魔神看着脚底下地裂山崩塌陷的土地,一脸懵逼又踩了两脚。

什么情况?水呢?!

太阳真火无缘无故怎么会烧干这里?他和帝俊太一也没仇啊!

黑衣魔神无语望天,掐指一算大势并没有变化,只当哪只金乌心情不好发脾气正好让他撞上,撇了撇嘴拂袖消失在干裂的土地上。

不就是海干了吗,换个地方就是了,多大点事儿。

扶桑树上,叶阳周身浅淡的金光,已经陷入了某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不知过了多久,以为自己已经变回玉树临风翩翩美少年的叶少爷睁开眼睛,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又变回了小鸡崽。

什么鬼?!

大哥!你驴我!

混沌之中,愤怒的小黄叽眸中燃着火焰,险些将此方空间烧个干净。

藏在暗处的小道士紧张的搓了搓胳膊,聚起来的气势散的一干二净,白嫩的小脸只剩一片茫然。

帝俊和太一那么稳重,十只小金乌也只是调皮,怎么这只金乌小崽子这么凶?

“啾啾啾――”

谁?给少爷滚出来!

叶阳敏锐的察觉到动静,扑腾着翅膀在半空中喊着,可惜小鸡崽嫩生生的嗓音,就算他再怎么生气,听上去也只是在撒娇。

一身素白道袍的小道士揉了揉脸,脚尖一动撤去隐身的法诀出现在小黄叽跟前,神色漠然冷淡开口,“吾乃此方天道。”

“啾啾啾啾啾啾!”

天道怎么了?!

天道就能把他还没捂热的身体给......

天道?!

小黄叽猛的一僵,直愣愣的从空中掉下来,肉乎乎的小肚子在地上颠了两下才恍恍惚惚停下滚动的身体。

天啦噜,少爷刚把天道给吼了!

牛逼!

大哥大嫂,明年的今天记得多给弟弟烧点纸钱,弟弟今天怕是回不去了,咱们兄弟之间缘分浅,您也别太伤心了。

还没来得及见面的二哥,知道你比大哥厉害,但也别想着给我报仇,毕竟对方是天道,咱惹不起就躲着走,被天道穿小鞋那可真的要了命了。

小金乌们也要乖乖的,没事儿别出去乱跑,万一被人拿箭射下来了亲爹都赶不上去救。

呜呜呜呜呜~

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学习修炼,怎么就碰到天道大boss了呢?

少爷这运气,怎么就那么不好呢?

小黄叽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双目无神一心只想求个干脆的死法。

小道士的目光随着小黄叽落到了地上,忍了又忍才没去将小毛团接住,捏着拳头将手背在身后,显得出尘又矜贵,看小黄叽没有反应又面无表情重复了一遍,“吾乃此方天道。”

惊慌失措还没想好天道大boss为什么找自己的小黄叽木着小脸看过去,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长身玉立的俊秀少年,漆黑的豆豆眼闪过一丝迷茫。

这个天道,好像不怎么聪明的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