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36、第 36 章全文阅读

不周山上, 伏羲正轻手轻脚的侍弄着花草, 感觉叶阳快回来了特意提前将结界打开, 结果等了一会儿, 非但人没有回来, 甚至连气息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眉目如画的温润青年眉头蹙起,又是这样, 这是第几次了?

气息消失的如此彻底, 整个不周山都没有任何痕迹,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天地之间怕是也只有道祖了。

叶阳从来没主动说起过这些,以那小少爷的性子, 如果可以说, 怕是早就和他们说了, 直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来一点,最大的可能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得。

只是, 道祖为何三番两次私下召见他?

伏羲有些想不明白, 只能将这个问题压在心底,道祖没有伤害那孩子的意思, 他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以道祖的手段,不想让他察觉出异样轻而易举, 既然透露出些许,对他们来说就不是坏事儿。

小少爷要是能得道祖庇佑,就算不要成圣的功德也一样, 功德是死物,道祖却是活生生代表天道的态度。

难怪叶阳得到女娲成圣功德后反应那么大,大概是觉得让两位兄长费心又占了他们便宜,偏偏还说不出缘由,又怎么会不生气?

那两道天雷的确是警示作用,只是警示的不是来向女娲道贺的众人,而是里面耍脾气的小少爷。

伏羲轻轻扣着桌子,将事情捋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疏漏,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或许他们不用这么拘着叶阳了。

小少爷能得到一分女娲成圣的功德可以说是他们瞒着私下算计的,可三清的成圣功德却实打实是叶阳自己得到的。

功德这种东西,若是天道不允,任他们怎么算计也不会匀出分毫,更不用说主动给他机会让他得到了。

原以为叶阳一直不能出世是天道对他的压制,不愿三足金乌一族太过强大扰乱平衡,所以他们生怕这孩子会夭折,现在看来,好像白担心了。

帝俊太一两个傻哥哥遇到和那小少爷有关的事情就失了分寸,还好小少爷乖巧,不让出去就真的乖乖和他待在不周山,要是换个性子桀骜点儿的,只怕能把他这道场给拆了。

伏羲眸中带了几分笑意几分轻松,然后将不周山最外面护佑人族的结界撤去。

不周山残留着盘古大神的威压,凶兽一般不会离这里太近,不过事情没有绝对,总会有那么几只喜欢来这儿逛游,那层结界是人族刚刚出世时他设下的,对妖族巫族都没有用处,只是拒绝太过强大的凶兽进入而已。

毕竟人族现在还不会修炼,就凭他们懂得的那几个法诀,某些暴戾的凶兽冲过去,那可就亡族灭种的危险。

现在三清证道,人族得其庇佑,这层结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人族的确是女娲所创,可他们兄妹二人是妖族,确保人族不会灭亡便足够,做了太多反而不妥。

www.huanyuanshenqi.com

洪荒只有那么大,人族想要发展,就必定会打压到巫妖二族的生存空间,这是一个无解的题。

不过,三清在人族立教成圣,西方那二人估计也快要按捺不住了,女娲造人成圣不能模仿,三清的法子却是可以参考一二。

以接引准提的脾性,就算直接照搬三清的成圣法门,旁人也只会再叹一句不要脸面,至于惊讶就算了,那俩人干出什么事儿都不稀奇。

不过这样也好,不管是三清还是接引准提,只要他们借了人族的气运,对女娲来说都是好事儿。

所以,小少爷什么时候能从紫霄宫回来?

伏羲眉头舒展,微笑着继续侍弄花草去了,现在还能不周山孕育灵草灵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这机会了。

西方,灵山,接引准提眼睁睁看着不周山方向,直到功德金光散尽也没有缓过来。

师兄妹六人,四人都已成圣,只剩下他们两个还在蹉跎......

天道不公!!!

西方贫瘠,灵气本就比不过东方,当年他们师兄弟二人千辛万苦从东方渡来些灵气,结果却被那魔祖罗睺炸个干净,非但渡来的灵气没有了,连西方原本的灵气也散逸许多,心痛的他们许久都没有缓过来。

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只说现在,凭什么三清女娲都能成圣,只有他们师兄弟俩依旧摸不到机缘所在?

天道不公啊!!!

准提捂着胸口老泪纵横,颤抖着嘴唇看着接引,眉眼间带了几分恨意,要不是天庭那臭小子,现在先成圣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三清何德何能,不过是仗着盘古正宗自命清高,如果他们也能在不周山下行走在人族之间,率先成圣的一定是他们。

哪儿像现在,就算能成圣,也要落了下流。

接引拍了拍他们家师弟的肩膀,起身看着东方目露寒光,“师弟,三清可以立教成圣,你我二人一样可以。”

准提抹了把眼泪,哽咽一声很是认同,“师兄说的极是,只是我们完全如三清那般,怕是天道不认。”

三清为盘古元神所化,天生就享有盘古大神的开天功德,再加上教化人族的功德,成就圣位自然不难,可是他们不一样。

他们是先天灵根化形,在洪荒中出身也算是顶尖的了,可是比起三清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至少他们就没有那些能帮助成圣的开天功德。

如果只是效仿三清立教,功德的确会有,但是肯定不够他们二人同时成圣,许久,准提吐出一口浊气,枯瘦的脸上满是坚定,“师兄,我有一个好法子,只是代价有些大......”

功德不够,那就找天道借!

都说天道至公,现如今他们师兄弟落得如此境界,天道难道就没有半点责任?

成圣所需功德巨大,代价肯定也不会小,但是只要能成圣,到时候他们不死不灭与道同存,代价大了又能怎样,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多花点时间去偿还罢了。

接引听完准提的话,有些犹豫该不该这么做,师弟说的简单,但是这么一来,代价未免太大了。

准提冷笑一声,看着他们家师兄反问道,“除此之外,师兄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天道不公,还不能让他们算计了?

他们师兄弟生于贫瘠的西方,这么多年来受了多少苦,被东方那些道人看不起也就罢了,连天道都这么厚此薄彼,扪心自问,他们真的甘心吗?

接引被这么一问,垂眸心道:不甘心。

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最终打定了主意,就算付出的代价大了点,也一定要在今日成圣,不成圣他们永远比其他人低了一头,待他们成圣,之前欺辱他们出身的道人们都得付出代价。

紫霄宫中,天道狐疑的看着信誓旦旦的少年人,对他的描述有些不大相信,正想说些什么时忽然皱起了眉头,“先等等,我听到有人在骂我,咱们一会儿接着说,我先看看谁那么大胆子敢骂我。”

叶阳顿了一下,寻思着他刚才只想了小天道被游戏里的大兄弟们教做人的美好场景,其他也没想什么,这说到底应该不是他吧?

应该不是,如果天道想揍他,还用得着等一会儿吗,现在肯定是有其他人骂他啊!

能直接被天道感受到的怨念,怒骂的人肯定修为不低,修为高深还敢骂天道,少爷敬你是条汉子。

叶少爷眼睛笑成了月牙儿,非常想知道那位勇士是谁。

天道鼓着小脸去找是谁骂他,发现之后更气了,蹦起来拉着鸿钧就开始告状,“鸿钧,接引准提又骂我!!!”

叶阳:???

接引准提?!

又?!

叶少爷马上坐直了身子换了脸色,跟着小天道一起谴责了起来,别人骂可以,那俩人不行,他们家小天道多乖巧一孩子,他们有什么资格吗?!

就算骂,也只能自己人骂!

死秃驴莫挨老子的小天道!

鸿钧抬眼面对两个撸起袖子想揍人的少年人,警告的示意他们安分一些,“他们成圣的时机的确该到了。”

当年他和罗睺几乎将整个西方给毁了,结下那么大因果,赔上两个圣位也是应该,何况那本就是顺着天道的安排在走,他也没有计较那么多。

现在看来,这两个圣位给的不亏。

接引准提性子太急,甚至有些不择手段,小天道第一次挨骂还只是自己委屈,到了现在已经恨不得自己上手揍人,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一直拖着不肯让他们成就圣位。

能主动把既定的事情改掉,对小家伙来说可是个很大的挑战。

天道哼了一声,在旁边坐下装作没听到,“来来来,叽崽儿,我们继续,你说的那个世界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鸿钧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催促的意思,只是看着两个小家伙又凑一起嘀咕去了。

叶少爷捏了捏下巴,看着小天道这反应重重的点了点头,“改头换面!脱胎换骨!在那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见不到!”

他们大唐的人多矜持啊,就算骂也是斯斯文文的,游戏里可就不一样了,那地方,进去三个月,出来还不会吵架少爷就跟你姓。

天道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着气,转身和鸿钧说了一声,然后划开空间直奔目的地而去。

他要改头换面!他要脱胎换骨!他要救大哥于水火之中!

鸿小蒙,冲鸭,你一定可以哒!

叶阳咧了咧嘴,非常期待这小天道见识到现代的灯红酒绿和游戏里的花里胡哨后会是什么反应。

大唐虽然繁华,可是比起那个时代来说,到底还是有些逊色。

天道眼中兴致更高,又往叶少爷身边凑了凑,“那你先说说都有什么好玩儿的呗,万一我在那儿不适应怎么办?”

叶阳眼角微抽,看着凑过来的小天道有些牙疼。

你说你,去大唐知道认个天道大哥,去现代就不能再认个天道二哥吗?

想是这么想,但是该说还是要说的,他在那里虽然没生活几年,但是该懂的该会的可是一样也没落下。

只是,叶少爷刚说几句,隐隐约约就听到耳边有声音响起,仔细一听,正是接引准提。

——今日接引准提立下释门,愿助众生摆脱痛苦,早生极乐。

——我若证得大道,愿发大宏愿,以救苍生。

——第一愿......

叶少爷捏了捏耳朵,看着没什么反应的天道,再看看垂眸不语的道祖,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再说下去了。

释门,也就是佛门,说到底就是和玄门分开了,接引准提这般发宏愿成圣,可以说是直接判出了玄门,不再算是道祖弟子了。

与此同时,洪荒中的大能也都神色古怪,他们没想到西方二人为了成圣,竟然能拼命到这个地步。

实在是令人敬佩!

天道看着下面发着宏愿的俩人,抱着手臂晃着小腿,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愉,“不用管他们,就让他们发,他们发多少我就敢收多少。”

宏愿成圣就是向他提前支取功德,不管立下什么愿,以后都得完成,不然的话,他可以直接一道雷劈过去,惹急了直接把教统给他毁了也不是不行。

他是天道,在自己的世界想干什么都可以,哪儿来的道理还要受委屈?

鸿钧只能他自己来欺负,那两个算什么东西,还敢叛出玄门,简直就是欠收拾!

小天道不想承认这中情况本来就是他促成的,很不讲理的把错处都推到了接引准提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鸿钧,只是两个记名弟子而已,不要就算了,可千万别伤心啊!

道祖依旧神色淡然,顶着小天道担忧的眼神,强忍着没有让唇角翘起来。

叶阳看了看道祖,再看看天道,小心翼翼的举手提问,“那什么,他们已经发到第三十愿了,还不给功德吗?”

天道捏了捏拳头,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才三十,急什么,看他们这样子,不还是没发完吗?”

叶少爷:......

这么小心眼,接引准提真可怜,不过,少爷现在竟然有些兴奋怎么办?

叶阳暗戳戳的数着下面的愿数,幸灾乐祸的小模样没有一点掩饰,反正他什么脾气在场两位都知道,遮掩也遮掩不住,不如让自己开心点。

灵山山巅,连发四十八宏愿的接引准提实在无愿可发了,看着天边翻滚的金云,还有怎么也不肯落下来的功德,一时间悲从中来面如死灰。

叶阳戳了戳小天道,看着下面明显快要背过气儿的俩人问道,“你再不给他们,他们就要气死了。”

“行吧,我大人有大量,就放过他们之前对我的不敬了。”天道说着,小手一挥降下功德,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旁边的看的开心的少年人,“说起来,你是不是也经常……”

“那什么!他们的宏愿有问题啊!”叶阳一听不对劲,脑子一转马上转移话题,“你看,他们的宏愿没有时间限制!”

天道:......

接引准提!你们俩真的惹到我了!

气红了眼的天道深吸了一口气,奈何功德已经发出去收不回来了,磨了磨牙留下一句话就划开空间出门了。

太欺负天道了,他要赶紧去叽崽儿说的那个世界学习,等他回来,谁再让他看不过眼他就骂谁!

一直不曾开口的银发道祖看着天道急吼吼的跑了出去,任由洪荒随着接引准提成圣而沸腾,只是将目光落在叶阳身上,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疑惑,“你方才说......另一个世界?”

叶阳拍了拍胸口,转头看向道祖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对呀,我以为你们都知道......”

鸿钧摇了摇头,语气中带了几分慎重,“并非如此,吾等本事再大,也仅限于此方世界。”

能在不同世界之间穿梭的生灵,这么多年来也就只出了这一个意外。

叶阳挠了挠头,不太了解这些事情,只是看道祖说的郑重,所以也跟着想正经起来。

可是一想天道去了的那个地方,他就正经不起来。

叶少爷将捧腹大笑的欲望压下去,缓了好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又看向鸿钧,“道祖大大,等小天道回来之后,你能不能和他商量一下,看可不可以帮我送个信到藏剑山庄,我当时忽然消失,师父庄主他们会担心。”

他也没有太多要求,让山庄里知道他现在过的很好就够了,实在不行,将他在那个世界存在过的痕迹抹掉也一样,这样虽然还是会有人伤心,但是这么做的话,伤心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有点委屈,但还是想这么做。

许是少年人的神情太过低落,鸿钧脸色略微柔和,“待他回来,我会告知。”

“谢谢道祖大大!”

少年人声音中带着欢快,情绪变化之快让人惊叹,鸿钧摇了摇头,清冷的眸子却浮上了浅浅的笑意。

他对那个有趣的世界忽然也有了几分好奇,可惜无法一窥奥妙,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教出这么个通透的性子?

说重情,却又能取舍,偶尔有些无伤大雅的小性子,也只是让人更添喜爱罢了。

叶阳终于放下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一时间浑身都轻松许多,“道祖大大,我这些天在不周山附近的部落里待了很长时间,发现巫族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眼见尚且未必为实,更何况虚无缥缈的传言。”鸿钧垂下眼帘,似乎是想到了其他事情,颜色极淡的薄唇不自觉的抿成一条线。

叶阳盘起腿,看着难得表现出情绪的道祖,心里的暗戳戳想起了小八卦。

能让道祖这么反应的,除了天道大概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魔祖大大了。

话说,连小天道都学会出去玩儿了,这俩大佬还没有和好吗?

都说距离产生美,可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啊,感情再这么淡下去,谁知道哪天忽然就断了。

以罗睺的性子,估计也不是个会念旧情吃回头草的,道祖大大,您这样不行啊!

叶少爷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胡乱想着,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轻飘飘视线,瞬间坐正了身子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少爷刚才什么都没想,少爷还小,怎么可能对这种事情有了解呢?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这种事情,以道祖这闷骚......咳......冷清的性子,最后变成什么样子还真说不准,这难道不是少爷出场救急的时候吗?

叶阳激动的搓起了手手,仰着脸看着上面不苟言笑的银发道祖,眼里像是闪着小星星,“道祖大大,您和罗睺大大需不需要帮助呀~”

少年人声音中带着一丝兴奋,一听就知道心里在打着什么小主意。

被注视着的银发道祖顿了一下,他以为自己会很不想提及这个话题,但是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心中非但没有怪罪之意,甚至更想见罗睺一面。

叶阳看了看自己包裹里的一堆小玩意儿,神秘兮兮的将身子往鸿钧那边歪了歪,“我这里有可以让两个人之间互通心意的东西,道祖大大要吗?”

烟花这么优秀的东西,怎么可以在洪荒没有姓名呢?

真橙之心,火烧主城的必备良器,比起其他烟花来说便宜又好用,道祖要是不想炸个烟花闹的洪荒皆知,还可以只让罗睺大大一个听到誓词。

不喜欢真橙的话,海誓山盟也强推,美轮美奂的烟花,没道理魔祖看了就没反应,要是还不行,千衷不渝无间长情也都很有爱。

道祖大大,真的不准备入手几个哄心上人吗?

某些特定时候,藏剑山庄出来的崽胆子都比天大,叶少爷手边摆出了一溜儿烟花,对着道祖侃侃而谈,眼中星星点点的光芒让人想生气都难。

没想到还是个小财迷。

鸿钧伸手拿起一个真橙之心,研究了一番发现什么也看不出来,索性将叶阳拿出来的几种烟花都收了起来,然后唇角微扬温声道,“想要我用什么来换?”

叶阳眼睛更亮,在心中赞了一声道祖大大够上道儿,然后眉眼弯弯做出一副单纯善良的模样,“给道祖大大,不要钱!”

他现在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从他出生到现在道祖帮衬了那么多,投桃报李也不能再问人家要东西。

如果道祖以后有什么好东西的时候能记着他,那就更好不过了。

叶少爷美滋滋想着,把每种烟花的作用都介绍了一遍,留道祖自己纠结先给罗睺炸哪个,然后很光棍儿的就回了不周山。

为感情而苦恼的道祖大大,忽然就接地气儿了呢。

孔宣啊孔宣,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

少爷现在第一个生意就做到了道祖身上,同样也是开门红,天惹,少爷简直是个天才!

作者有话要说:  叶少爷(骄傲):就问你们谁做生意能跟少爷一样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