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33、第 33 章全文阅读

伏羲无奈摇了摇头, 揉了揉那可怜兮兮的小脑袋然后将人带回了山上的道场。

是他太紧张了。

叶阳还是个孩子, 身为太阳星中孕育的第三只三足金乌, 天庭的小少爷, 本就该那么肆意骄傲, 而不是因为没有定数的未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他被之前的猜想影响太大了。

伏羲稳了稳心神,再睁开眼睛, 依旧是那个永远带着笑的温润青年。

叶阳慢吞吞跟在后面, 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的确有些不对。

不是说接引准提不该怼, 而是他不该那么大刺刺的直接和人对上。

大舅说的对,那俩人是未来的圣人,他可以混不吝的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身边还有那么多人, 大哥二哥侄子们, 哪个被他们惦记上他心里都不舒服。

他不该如此那么自大,西方二人不要脸在洪荒中是出了名的,他们要真想对自己做些什么, 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

叶少爷懊恼的捏紧了拳头, 自他出世一来,所有人都宠着他惯着他, 甚至连侄子们都当他真正的幼崽来护着,不知不觉间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就是个孩子了。

这样不行, 再这么幼稚下去,哪天真的被人算计了哭都没地儿哭。

伏羲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少年人,以为自己刚才的语气将人吓着了, 将人引到蒲团上坐下然后放软了声音哄道,“抱歉,刚才语气不太好,小少爷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次好吗?”

叶阳眨了眨眼睛,盘起腿坐在蒲团上,一时间不知道该什么反应好。

这一个个的,至今没被宠成混世魔王多亏少爷意志坚定,怎么就能这么温柔呢?

“是我不好,刚才不该那么嚣张。”叶少爷坐正了身子,看着眼前语气温和的如玉青年认真道,“那两个家伙人品不好,下次再碰到就悄悄下黑手,不能光明正大的和他们起冲突,被惦记上了会让你们担心,大舅没错,是我错了。”

“叶阳。”伏羲无奈看着郑重其事分析刚才错在哪儿的少年人,前面听着还挺有条理,结果没两句就又不正经了起来。

再喊大舅,他可就真危险了,太一发脾气打起来可不管他是不是不经打。

叶少爷捂住了嘴,意识到自己刚才又喊错了,笑容中带了些讨好的意味,“是哥哥,不是大舅,这次真的记住了。”

伏羲摇头失笑,感觉这会儿气氛良好,这才继续说道,“人族身负大气运,虽然是女娲创造,却不代表他们和妖族同气连枝,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女娲是妖族,可人族却是新生种族,不是妖也不是巫。

妖族拥有传承可以修炼,巫族不修元神却肉身强大,而人族既没有强悍的身体,现在也没有步入修炼之途,可他们被天道偏爱,想在洪荒大陆上生存,只这一点就足够了。

“包括女娲在内,六位圣人的成圣机缘都在人族一族身上,叶阳,你身份尊贵,可以在在人族中历练提高心境修为,但是记住,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妖族,你身后站着的是亿万万被天庭庇佑的妖族。”

叶阳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眼睛捏着剑柄。

他知道伏羲是什么意思。

三足金乌是妖族的皇族,可以对人族有好感,但绝对不能以人族自居,就算两族之间有女娲这个联系,那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种族。

他已经习惯了自己是金乌,但是潜意识来还是当自己是人族,如若不然,也不会下意识的总喊伏羲大舅。

他总得接受现实。

叶阳抱着剑陷入自己的思绪,伏羲没有去打扰他,挥手拿出些灵果放在桌上,然后悄无声息去了外面。

这道坎只能他自己度过。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明黄衣衫的少年揉了揉脸清醒过来,看着静悄悄的室内抿了抿唇,然后看着自己的佩剑小声喊道,“道祖,您在吗?”

紫霄宫中,闭目打坐的银发道祖悄然睁开眼睛,下一刻,原本在不周山的少年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叶阳看着久违的道祖,发现天道又没在这里,瘪了瘪嘴自顾自爬到一边儿的蒲团上抱紧了泰阿,脸上满是迷茫,“道祖,我现在到底算是妖族还是算人族?”

他现在是妖族不假,可是记忆中身为人族的记忆那么深刻,难道就能轻易舍弃吗?

鸿钧看着不见往日张扬的少年人没有说话,他知道叶阳并不是非要求个结果,只是心里难受,想要说出来罢了。

事关巫妖二族的存亡,就这么压在他肩上,也是难为他了。

叶少爷舍不下自己身为人族时的过往,更不想让妖族走上几近灭族的道路,看鸿钧难得好脾气的模样,也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竟然直接在紫霄宫耍起了赖皮。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孩子当然是两个都要!

玉床之上,道祖依旧神色淡然,有天道在,他早就习惯身边的闹腾不休,越哄事儿越多,等他们折腾累了自己就会停下来。

事实证明,道祖大大是对的。

叶少爷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地板都被擦干净了,这才委委屈屈的把身上收拾干净坐回去,然后目光坚定的捏紧了剑柄,“道祖,我想改变巫妖二族的命数。”

鸿钧眸光微动,对叶阳这么快走到这一步有些惊讶,“既定的命数,想要改变谈何容易。”

叶阳眼睛一亮,道祖大大的意思就是可以改咯!

只要能改,难又能咋滴,叽生在世,谁还没干过几件大事儿了!

叶少爷忽然有了动力,刚过来时的低迷一扫而空,要不是道祖看上去太不好接近,他甚至想把人抱住亲一口。

小金乌们有救了!!!

如果成功了,他可怜的小侄子们就不用被困在汤谷祸害扶桑树了,后羿也没机会射日了,大哥二哥也不会和巫族同归于尽了,天啦噜,多么光明的未来啊!!!

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头绪,但是叶少爷只要想到成功后的情况,就忍不住兴奋的转起了圈圈。

鸿钧看着激动的有些过头的少年人,似乎透过他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叽崽背着两柄剑在耀武扬威。

果然,稳重也稳重不了多久,还是经历太少了啊。

道祖挥了挥手,朵朵灵力化成的金莲凭空出现,叶阳停下了转个不停的脚步,看着绽开的金莲眼睛更亮了。

道祖大大上次的莲花让他从两三岁变成了十四五岁的模样,这次那么多,少爷会不会就能变成英俊潇洒的成年人了?!

苍蝇搓手.jpg

鸿钧眼角微抽,叹了一声小孩儿还不明白修炼究竟是什么,“你在汤谷和不周山待的太久了,该去洪荒大陆走走了。”

如果只待在长辈的庇佑之下,那么他永远也成长不起来。

叶阳将金莲吸收完,感受着身体里充盈的灵力,有些遗憾身体没有长大。

算了,以后总会长大的。

“我回去和大哥他们商量一下,要是什么都不说就跑出去,他们该担心了。”叶少爷抬头看过去,略一思索,然后问出了一个危险的问题,“道祖大大,如果......我说如果哈......如果我和接引准提起了冲突,我能偷偷把他们揍一顿吗?”

说着,似乎怕眼前人生气,少年人又赶紧补充道,“我偷偷的,不会让他们发现是我干的,这样好不好?”

鸿钧眸中带了些笑意,“注意些分寸。”

叶少爷挥了挥拳头,眼中仿佛燃烧着小太阳“昂!”

话音还没落,再一睁眼,就又回到了不周山上。

叶阳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看到旁边放了些灵果,揉了揉肚子拿起了两个,然后乐颠颠的跑了出去。

“伏羲大哥!”

在不远处打理灵草的伏羲听到声音,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发现叶阳的修为精进不少不由扬起了唇角,“想好了?”

“相通了!”叶少爷重重的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灵果递过去一个然后在剩下那个身上啃了一口,然后没头没脑的开始问灵果是在哪儿摘的。

味道不错,如果好找的话,可以给侄子们带上点。

伏羲笑吟吟看着一缓过来就开始搞怪的少年人,指着不远处的林子道,“里面还有许多,喜欢的话可以自己去摘。”

“那可不可以给小侄子们带点?”叶阳看着生机旺盛的林子,踮起脚尖跃跃欲试想去摘果子,伏羲无奈看着他,“汤谷不缺这些。”

“这不一样。”叶阳抬头反驳道,“这是我的心意,代表了我对他们感情,叔叔带去的和父亲准备的吃起来肯定不是一个味道。”

“你呀......”论起歪理来,伏羲可不是叶少爷的对手,也只能任他去了。

几枚灵果而已,不周山上多的是。

叶阳语气轻快的闹了一会儿,看着伏羲慢条斯理的打理药田,跑回去又拿了几个果子出来,“伏羲大哥,我现在可不可以出去历练了?”

“你觉得可以,那自然就可以。”伏羲手中动作一顿,然后很快恢复如常,语气中带着些怀念的说道,“你两位兄长最初在洪荒中行走时还没有突破大罗金仙,当时外面危机重重,他们就这样硬生生的打出了名声。”

叶阳与有荣焉的附和道,“二哥说过,他们真厉害。”

只是二哥说的有些不一样,打架这种事情若非必要有他自己就足够了,大哥只需要在旁边看着捡灵宝就够了。

当然,这话不能在伏羲大哥面前说,不然传到大哥耳中就不好了。

伏羲看得出来叶阳身上的变化,虽然表面上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少年人,可内里明显沉稳了许多。

去外面历练也不是坏事儿,只是帝俊和太一怕是都没有空闲,他一个人出去,到底有些令人放心不下。

伏羲捏了捏眉心,发现自己担心的有点多了,以这小子的修为,只要不碰上那几位,明显就只是欺负别人的主儿。

这么想着,伏羲开始和他将现在巫妖二族的分布状况,现在两族都在努力发展,虽然有冲突,但也都不是什么大事儿,总的来说并不算乱。

只是还没说多少,外面的结界就有了动静,伏羲略一探查,然后侧身对旁边抱着果子啃的开心的少年人提醒道,“小少爷,外面来找你的。”

“找我的?是我哥来了吗?”叶少爷眼睛一亮,将人灵果放下然后把手擦干净,连剑都没拿就直接跑了出去。

天啦噜,他在不周山待了那么久,大哥二哥终于想起来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弟弟了。

这可真不容易。

叶少爷欢呼的冲了出去,看到外面站着的是谁后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就泄气儿了,“是你呀,是二哥让你来不周山找我的吗?”

结界外面,身姿挺拔的青年站在那里,身上的锋芒收敛了许多,比之第一次见面显得更吸引人。

孔宣看着刚才还活力四射见了他之后就蔫儿了吧唧的少年人,也猜到这小孩儿为什么会这么失望了,“最近天庭事多,东皇陛下让我来给小少爷送些东西。”

神情冷峻的青年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生硬,拿出一堆颜色各异的晶石出来放在叶阳面前,“东皇陛下说你会喜欢,这些就当他无法亲自过来的赔礼了。”

叶阳看着一地的玄晶有些兴致缺缺,但还是很快将东西都收了起来,这么多块,二哥大概发动了不少妖族去找。

他最近一直待在不周山,连汤谷都没回过,也不知道天庭两位兄长都在忙些什么,但是身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弟弟,他也不想给哥哥们添麻烦。

所以,一般有麻烦少爷自己就解决了。

叶少爷长了一张纯良无辜的漂亮脸蛋,内里却是个记仇的性子,而且他觉得眼前这人也应该会记仇。

不巧的是,他们俩记的仇还是同一家。

这是什么?这就是缘分啊!

接引准提说的缘分那不叫缘分,他们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有缘啊!

叶少爷捏了捏拳头,调整了一下表情免得把人吓着,然后眉眼弯弯看着面前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孔宣,要不要去找接引准提报仇,少爷这次不收费,咱们合作怎么样?”

孔宣皱了皱眉头,不得不说,他有几分心动,但到底理智还在,所以还是拒绝了,“不行,太危险了。”

叶阳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看着那张深得他心的俊脸也没强求,算了,少爷自己加把劲儿,一个人就能把两个人的仇一起报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孔宣看着脸上表情极为生动的少年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拿出了点东西递过去,“我已经将五色神光完全炼化,这是褪下来的尾羽。”

先前的尾羽是小少爷从接引准提处抢的,即便他是尾羽的主人,也没有绕个弯再强行要过来的道理。

可偏偏这小少爷脾气好,就那么直接给他了。

孔宣自认为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现在旧的尾羽已经褪了下来,虽然上面没有了五行之力,但也是难得的好东西。

叶阳警惕的看着被递到眼前的两根尾羽,再看看依旧冷着一张脸的孔宣,往旁边挪了挪然后小心翼翼问道,“你还记得你的尾羽意味着什么吗?”

看上去冷冷清清多不好惹一孔雀,怎么......怎么这么不矜持呢?

叶少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这会儿就算强忍着绷住,面上也开始浮起了红晕。

二二二二二二哥说过,孔雀尾羽是求求求求求求偶时才会送出去的呀!

孔宣看着没有送出去的尾羽,意识到小少爷怕是误会了什么,于是赶紧解释道,“这只是为了感谢你之前将尾羽还我,并没有其他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叶少爷(面无表情):哦!

——————————————————

看评论看到了一个深得我心的祝福,那就直接搬过来吧,元旦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不再脱发,加油鸭——

(快把营养液呈上来!哼唧~)

——————————————

感谢在2019-12-31 20:49:09~2020-01-01 12:36: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奈何桥下黄泉路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雅 70瓶;z 39瓶;容绯依 22瓶;颜小素、云月枍、爱笑小魔女、唯美怎么美 20瓶;清风不识字、幸运四叶草 10瓶;nancyu、七略公子 4瓶;紫殇嬷嬷是英渺 3瓶;木帛、之子于归、sofia、8023 2瓶;山来、忘酒、黄昏时的枫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