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29、第 29 章全文阅读

西北海外, 大荒之隅, 有山而不合, 名曰不周。

传说呀, 盘古大神用一柄大斧子劈开了混沌, 从此才有了天地之分,为了不让天地合拢, 他就以手举天以足踩地来支撑, 天每天升高一丈, 地每天下沉一丈,盘古大神的身体也跟着每天增长一丈,就这样, 天升的高极了, 地变的厚极了, 盘古大神的身体也变的长极了。

在天地完全分开之后,他便身化万物,不周身又称天柱, 正是盘古大神的脊柱所化。

叶阳站在山下, 仰头看着高耸入云完全看不出究竟有多高的不周山,脑海里不自觉的又浮现起盘古开天的故事。

书中故事那么多, 他对这个的印象尤其深厚,原因无他, 就那一句“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天下降一丈,盘古大神的身体也跟着每天增长一丈”。

他当年看故事的时候还小, 反正就寻思着,天增加一丈,地增加一丈,加起来就是两丈,盘古大神这一天一丈根本不够,怎么还能顶着天踩着地呢?

数算是藏剑弟子的必备技能,他们要做生意,就必须会算数,年幼的叶小阳觉得自己没有算错,可是书上又的确那么写的,几番纠结之下依旧想不明白,便拿着话本巴巴的去找他们家师父。

叶晖忙于打理家业,看小徒弟拎着小板凳抱着本厚厚的书来找,还以为课业上遇到了什么事情,结果问出来却是这么个不伦不类的问题,当时脸色就有些复杂。

他能说他小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然后被他爹直接揍了一顿吗?

在小徒弟期待的目光之下,叶二庄主放下账本和他解释了半天,如果以严谨的数算态度来说,书上写的就是错的,可是以前的故事都是口口相传,朗朗上口很重要,所以就不能深究,反正就,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说完之后,再抱起小徒弟夸了几句,这么隐蔽的问题都能找出来,叶小阳实在是太厉害了。

叶二庄主那点少的可怜的闲暇时间里,大部分都用来研究山庄里其他师徒的相处方式,为了哄徒弟也是够放得下身段了。

叶小阳一脸茫然的听完,虽然最后也还是没能搞明白,明明那么简单的问题,写书的人为什么偏偏没有看出来,但是被夸奖了还是很开心。

写书的人没有看出来也就罢了,那么多看书的人也都放过了这个错处,还好少爷天资聪颖读书认真,不然这个错处还会误导更多人。

一加一怎么能等于一呢?

等于二才对呀!

于是那年,整个江南关于盘古开天的话本都被重新印刷,出钱的不是外人,正是叶小少爷那为了宠徒弟难得当了一次冤大头的师父。

地不是下沉,地是加厚,盘古大神一天一丈不就够了吗?

叶阳思绪乱飞,想到在大唐的师父师叔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神情不自觉有些低落,也不知道他们发现自己失踪后会怎样。

少爷平时那么讨人喜欢,他们肯定会伤心的吧,下次有机会见天道时可以问问,看能不能让他帮忙带个话,不必说自己现在在哪儿,只让他们知道自己一切安好就足够了。

天道能随便在不同世界中穿梭,他可没那本事,被动触发技能和主动触发技能不能比,该求人时还得求人。

师父耗费心力培养了他二十年,最后没等到他接手藏剑的生意,却等来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虽然表面肯定看不出来,但是心里指不定难受成什么样呢。

就是为了师父那愁账本愁出来的白头发,他去找天道也值得了,实在不行的话,找道祖软磨硬泡也行,只要道祖当时心情好,不会因为他的放肆痛下杀手。

毕竟那两个大佬他一个也打不过,卑微.jpg

叶阳揉了揉眼睛低声叹了一口气,看着周围的嶙峋山石赶紧把回忆压回去,他已经回不去了,多想徒增烦恼,不如不去想。

帝俊身姿挺拔站在一旁,看他们家小弟低着头情绪不高的模样,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就算在天庭的时候答应的很干脆,小弟心里到底还是不会乐意的,若非必要,他也不想将人送离自己身边,如果兄弟父子能生活在一起,谁又想分开呢?

妖皇陛下垂下眼帘,再一睁眼,依旧是那个稳重可靠的妖皇。

伏羲察觉到有客人来访,微笑着将人迎进他和女娲的道场,朗月清风般的温润男子一露面,情绪低落的叶少爷马上就精神了。

欣赏美人简直是令人身心愉悦的最好办法,舒坦。

帝俊苦笑不得的看着叶阳,带着他和伏羲打了招呼,确定了太一之前所言不虚,也不知道究竟随了谁,怎么还是个见着好看的就走不动路的呢?

伏羲将二人引到蒲团上坐下,不用帝俊开口也知道他今日过来用意为何,只是有些事情不适合在叶阳面前说,便随手拿了根藤蔓递给红着脸的少年,“女娲在半山腰的水潭处,这里枯燥,叶阳若是想玩可以去找她,我说过的,你们会能相处的来。”

叶阳接过还泛着绿意的藤蔓,看帝俊点头于是矜持一笑,“谢谢大......那我就出去玩啦。”

叶少爷嘴一秃噜,差点直接将大舅喊出来,还好最后一个字眼在紧急时刻被收了回去,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突然在好友面前降了辈分的大哥。

伏羲看着因为很小一件事情就能开心很久的少年人拿着藤蔓慌忙跑出去,待那道明黄色身影彻底看不到了,这才收回目光看着帝俊,“这里很安全,你大可放心。”

帝俊唇边笑意微敛,看着面前的好友正了神色,“多谢,这回若是......”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叶阳如此聪慧灵秀,合该一直这么开开心心。”伏羲轻轻摇了摇头,看帝俊要开口反驳,在他之前便先说道,“陛下若实在想谢,那这个人情就先记着吧,将来有机会,还要由天庭多照拂女娲。”

此话一出,若帝俊应下,因果便就重了,可是比起接下来的事情,这点因果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然,以伏羲的性子也不会说出口。

帝俊很清楚这一点,眉心一松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如此,算是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此举其实也是帮了女娲,妖皇陛下大可不必如此。”伏羲笑着在蒲团上坐下,眸中难得带着些促狭的意味,“若是以后觉得吃亏,那可就不能反悔了。”

妖皇陛下挑了挑眉,一手扶额做出后悔的模样,“唉,遇人不淑。”

伏羲笑出了声,“现在才意识到吗?晚了。”

道场外面,叶阳手里拿着藤条,时不时挥舞两下朝着半山腰处的水潭而去,大舅把他支开肯定要和大哥商量事情,少爷又不是什么不懂事儿的人,连这点隐含意思都看不出来这么多年也就白混了。

不周山啊,这可是洪荒一大宝地,几十万年前,这里孕育了无数的灵宝,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该被取走的也都被取走了。

叶阳有些遗憾的将藤条窝成一团,闭上眼睛感受着附近另一道生灵的气息,找到位置后运起大轻功平地而起。

他忽然发现,大舅好像也有点不靠谱,不周山那么大,半山腰这三个字的范围足够让他从白天走到晚上,他第一次来这里,怎么会知道半山腰的水潭在哪儿啊?

还好少爷聪明,最近学会了怎么用灵识来找人,不得不说,这个技能特别好用,简直就是随身带了小地图,甚至连红蓝名都给标好了。

巨大的金色剑影凭空出现在空中,叶阳许久不曾这么放肆,感受着久违的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快活极了。

泰阿被攥在手中,叶少爷兴致来了再转个圈,留下一连串的银杏叶和金色流光,炫丽耀眼的不可思议。

清澈的水潭旁边,人身蛇尾的妩媚女子伸手搅着水花,身边散落着许多形状各异的泥块,沾了水的泥块没法保持形状,很快又和岸边的稀泥混为一体。

女娲在这里漫无目的的待了许久,她感到自己成圣的机缘将至,却又一直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膜一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突破之口。

如此这般,大概还是机缘未到。

眉眼间带着些愁绪的女子幽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尾巴靠在青石上,拈了一团泥巴继续漫无目的的捏着。

天河里取来的河泥和山泉水混在一起,一团团奇形怪状的东西被捏出来,很快又回到稀泥之中等待着下一个稀奇古怪的造型。

她隐约知道自己的机缘就在这里,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索性捏泥巴也挺好玩,累了就靠在青石板上歇一会儿,静下心来感受着四周的景物,即便没有摸到机缘所在,却也比平时多了一丝感悟。

不知过了多久,女娲耳尖一动,敏锐的感受到附近的风声有些异动。

妖娆的蛇尾女子盘起尾巴,抬头微微眯起眼睛,只见空中长长一道金色流光划过,锦衣玉冠的少年握着形状奇特的重剑,正速度极快的朝着自己而来。

女娲将手里的泥巴清理干净,想起今日出来之前兄长说过会有客人来访,向来其中之一便是这位出场方式很是出人意料的小家伙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气息和帝俊有些相似,又不是那十只小金乌,难道是他们家幼弟?

那只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生的小金乌竟然真的破壳了!

女娲愣了一下,心思一转很快想清楚了其中缘由,怪不得帝俊会来不周山,原来是炫耀弟弟来了。

只是为什么带着弟弟来不周山的是帝俊,而不是太一?

炫耀弟弟这种事情,似乎只太一才能干出来的事情,毕竟那家伙对那颗蛋有多看重他们都有目共睹,后来意识到那颗蛋可能永远不会破壳时都怕他受不了刺激而没敢告诉他。

没想到竟然真的出世了,还是个如此活泼的少年人。

叶阳正享受着直冲上天然后自由降落的乐趣,发现到了目的地这才意犹未尽的收了剑势,就在他想在大片的水面外找个降落的地方时,却正对上一双带着盈盈笑意的眸子,再然后就是那条辨识度极强的蛇尾。

娘亲呀!

叶少爷一惊,一口气没上来乱了步伐,在半空中晃了几下直直朝着水潭掉了下去。

女娲被这这小家伙的反应逗的不行,抬起手将抱着剑扑腾着少年人拯救下来,这才饶有兴趣的调笑道,“初次见面,不必如此激动,摔坏了我可没法和你兄长交代。”

叶阳讪讪的扶着泰阿站稳,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天啦噜,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少爷我英明神武高大无双的形象,难道就这么毁了吗?

女娲换了个姿势,看面前的少年懊恼的念叨着什么,同时不忘整理着有些凌乱的碎发,将那形状比自己捏出来的泥巴还奇怪的重剑背在身后,然后眉眼弯弯自我介绍道,“你好呀,我是叶阳。”

“叶阳弟弟也好,我是女娲。”女娲感受着属于少年人的朝气蓬勃,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残留的银杏叶化作点点金光消失在空中,平静的水面泛起涟漪,将少年人的影子都搅乱了几分。

这如晨日般温暖却不刺眼的明媚少年,和他两位兄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

也只有初生的生灵才能有如此干净纯粹的快乐了。

女娲叹了一句,眉目低垂恍恍惚惚陷入了玄而又玄的悟道之中,叶阳摸了摸马尾,看着打了招呼就自顾自捏泥人的未来人族圣母,震惊的意识到自己人见人爱的光环怕是消失了。

明明刚才的女娲娘娘感觉还挺温和的,怎么一眨眼就高冷了起来,难道被他刚才从天上掉下来的模样给吓到了?

那这反应可有点慢哦。

叶少爷把伏羲大舅给的藤条拿出来,蹲在不远处沾着泥巴甩着玩,同时悄悄看着女娲的动作。

然而藤条刚甩了两下,叶阳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女娲娘娘这这这这这这怎么还带发光的?

少爷知道法诀什么的都有光效,但也没人说过捏个泥巴也能发光啊。

白皙修长的手指很快将泥巴捏成型,随着女娲停下动作,天边便凝聚出更浓郁的金光,叶阳握着藤条愣在当场,眼睁睁看着那耀眼的光芒砸到了女娲头上。

这......这什么情况?

要喊人吗?

大哥!大舅!你们快来!出大事啦!

然而,就在叶少爷准备喊帝俊伏羲过来时,剩余的金光忽然分出一小部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照着脑门儿就冲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叶少爷:我躲!

功德金光:???您有病?!

——————————

这是今天的更新,明天的更新在晚上十一点,之后还是晚上九点更新,感谢“青行灯”小可爱捉虫,爱你~

——————————————

感谢在2019-12-27 21:04:18~2019-12-28 02:4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之端 5瓶;晚来天欲雪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