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25、第 25 章全文阅读

太一想带叶阳回天庭,羲和对此自然不会有意见,依她之意,早在叶阳出世的时候就该昭告天下,而不是和孩子们一起留在汤谷。

没有劫数在身的少年人,合该和他的两位兄长一样尊贵潇洒,而不是和她可怜的孩子一样被拘在小小的汤谷之中。

典雅柔和的女神无声叹了一口气,走到树下看着同样被吓的不轻的小金乌们,揉了揉小九头上的软发问道,“知道错了吗?”

小九眼里含着一泡眼泪,只是强忍着没有落下来,“知道了,小九不该和哥哥们一起把十一为我们铸的剑弄坏,小九该罚。”

小十稳稳的扎着马步,眼巴巴的看着羲和声音中也带了些哭腔,“母后,我们知道错了,三叔刚才那么生气,以后还会教我们用剑吗?”

随着这个问题问出来,其他几个小金乌也都看了过来,他们真的不是故意惹三叔生气的。

小金乌们在汤谷生活了数千年,比起年龄来,叶阳在大唐那二十年根本就不够看,但是洪荒不记年,只要他们修为不到太乙金仙,道体就一直是孩童模样。

同样,他们自出生就一直待在汤谷,最远也不过偷偷溜到天河玩一会儿,有道体的限制在,心智也不可能太成熟。

重剑在叶阳手中有着气吞山河的威力,他们见识过那等场面,拿到大橙武下意识就想模仿,小孩子不会想太多,只觉得不就是转圈圈嘛,多简单点儿事儿!

这些剑看上去明明都差不多,在十一手里就能搅的外面翻天覆地,怎么在他们手里不光没能刮起龙卷风,自个儿就先裂了呢?

小金乌们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又实在想和他们家三叔一样厉害,这会儿把人惹急了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重剑抡起来带起千钧力道,金光璀璨既漂亮又厉害,父皇和二叔虽然也厉害,但是他们还是更喜欢这些剑器,十一千万不要气的不理他们啊。

www.huanyuanshenqi.com

“这要看你们小叔的心情了。”羲和挽了挽头发,一袭白色长裙衣角轻扬,朱唇轻启说出的话却让小家伙们更担心了。

做错了事就要承担,既然小弟能镇住他们的顽劣性子,她也终于能放下心来,不用担忧汤谷中会出来十一个混世魔王。

太一抱着手臂靠在树干上,看着小十凤眸微眯带着几分笑意慢悠悠开口,“叶阳被气哭这件事,我觉得很有必要让大哥知道。”

“二叔~”小十眼巴巴的看过去,只想让他们家二叔口下留情,然而,魔鬼附身的东皇陛下非但没有感受到来自小侄子的祈求,甚至还继续煞有其事的说道,“大哥也想着和小弟多相处些,现在就有理由让叶阳留在天庭,还得谢谢你们的成全啊。”

小金乌们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话是他们家二叔能说出来的,要不是叶阳进剑炉之前特意回头强调了一遍不准他们动弹,小家伙们这会儿都能倒地上打滚儿了。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当叔叔的能说出来的话吗?!

东皇陛下扬起唇角,很认真的表示他觉得自己这个叔叔当的非常称职。

羲和掩唇轻笑,留太一在这儿看着一群孩子,施施然转身去扶桑树上整理小金乌们的鸟窝,没有一点想插手这场叔侄大战的意思。

扶桑树的枝干极为粗壮,枝繁叶茂覆盖的范围极广,小金乌和叶阳住的地方错落在枝干之间,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

东皇陛下兴致颇好的欺负着小侄子,等着他们家小弟从剑炉里出来,原以为以叶阳铸剑的速度,修复剑上的裂痕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许多个日落日升。

这么长时间,就算重新铸剑也能又铸出来一堆了,偏偏剑炉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羲和不能在汤谷留太久,颇为愉悦的和小家伙们告了别,留下几句轻飘飘的安慰后便离开了这里,偌大的扶桑树下,现在只剩下十二只金乌,其中十只还可怜巴巴连动也动不得。

小金乌们一直维持着蹲马步的姿势,虽然身体轻轻松松坚持的住,但是心里已经开始叫嚣着化为原形回树上瘫着了。

他们算是明白了,惹了父皇二叔也不要惹十一,就是挨打也比不让动好受啊。

都这么长时间了,十一为什么还没有出来,难道是不想在他们跟前伤心,所以在剑炉里抱着剑又开始掉眼泪了?

父皇在上,他们的罪过真的太大了。

小金乌们脸上藏不住心思,看着剑炉的方向担心的不行,就在太一忍不住想要破开结界进去时,里面的火光忽然闪耀了一瞬,再然后,锦衣玉冠的少年人便踏着火光走了出来。

对于正常的铸剑,将剑上的裂痕修好比铸一把剑更难,但是对在游戏中浸淫许久的叶少爷来说,修补和铸剑都没什么难度,他在剑炉里待了那么长时间,只是在研究如何让铸出来的大橙武和他的千叶长生泰阿一样能承受住庞大灵力的冲击。

以后要做生意,卖出去的东西不能在洪荒用那可就要闹笑话了。

叶阳用自己的大橙武为模板,敲敲打打研究了许久,最终的成品虽然还是比不过他生而带来的两柄剑,但是比起之前已经好多了。

至少不会再因为小金乌们之间的打闹而裂成这样。

叶少爷干起活来没有时间观念,把剑修好后潜意识觉得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看着还在乖乖蹲着马步的小金乌们,他又不敢确定之前的感觉了。

这些一会儿不闹腾就浑身不舒服的小家伙会那么听话一直蹲到现在?

沐浴着一众激动的目光,叶阳走到太一跟前有些狐疑的问道,“二哥,侄子们一直都没有动吗?”

太一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我在旁边看着,他们也不敢动。”

我滴个老天鹅啊!

叶少爷瞳孔一震,赶紧让小家伙们起来活动筋骨,他当时在气头上,二哥怎么也不知道看着点儿,万一蹲坏了怎么办?

他们家就这十根金苗苗,可不能大意。

太一耸了耸肩,对他们家小弟的抱怨不予回答。

这才哪儿到哪儿,蹲几天还能蹲出来什么毛病不成,小弟还是太小,对他们金乌一族的了解也太少了。

在东皇陛下怜爱的眼神下,叶阳看着得了准话后没有一点萎靡甚至还有些兴奋的小娃娃,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他错了,他不该忘了洪荒中的生灵和正常人不一样,金乌一族强悍的身体根本不怕扎马步,这群小崽子怕的是不能动弹。

所以,下次再犯错,还得这么罚。

小金乌们解禁之后立马变回原形,一群毛茸茸软乎乎的小团子挤来挤去,别说叶阳心里已经没气儿了,就算还有气这会儿也该散的一干二净了。

谁还能真对这些毛团团发脾气吗?

小七被兄弟们挤了出来,黑曜石般的豆豆眼浮着一抹水光,想和以前一样直接到他们家小叔怀里却不敢飞过去,只是小心翼翼的仰着头问道,“十一,你不生气了?”

叶阳抿了抿唇,看了一眼懒洋洋靠在树干上的太一,收回视线点了点头,“不生气了。”

小七仔细分辨了一下这是气话还是真话,然后继续问道,“那你还会教我们用剑吗?”

“十一十一,我们会很小心的,绝对不会再把剑弄坏了。”小五扯了扯他们家小叔的衣角,十只毛茸茸眼中如出一辙的祈求。

叶阳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心软的表情,只是一手背后板着脸说道,“看你们的表现,如果不喜欢,强行去学也没什么用。”

“可是我们喜欢~”

“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小金乌们欲哭无泪,恨不得以头抢地将之前的自己一拳打进海里,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艰难。

太一欣赏够了侄子们吃瘪的惨样,翻身从树上下来笑道,“好了,看在二哥的面子上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先去休息,然后二哥带你回天庭。”

“天庭?我可以去?”叶阳一愣,然后眼中闪过一点光芒,在洪荒那么久,除了东海和几个可能出现玄晶的冷僻之地,他还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更不用说天庭了。

太一忍不住捏了捏他脸上的软肉,“说什么傻话,天庭也是你家,为什么不能去?”

叶少爷有点激动,当即大手一挥把修好的大橙武拿了出来放在小金乌们跟前,“我改了一下铸剑的方法,这些武器如今的品质不低,你们用心炼化便能收为己用,若我回来他们还是完好无损,你们也依旧想学,三叔就教你们怎么转大风车。”

“哇,就是之前差点把扶桑树刮倒的那招吗?”小金乌们瞬间兴奋了,一个个小心把剑拿回去,答应的不要太开心。

“三叔快去休息,我们会乖乖的,不会打扰你睡觉哒~”

萌哒哒的金色小团子软乎乎的推着人去树上,确定了他们家三叔真的没有生气了之后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活泼。

太一对一群小的实在没脾气,挥手将他们拎到一边儿示意叶阳去休息,他就在附近守着。

叶阳在剑炉里待了那么长时间,这会儿也真的累了,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醒来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连扶桑树都比睡前苍翠了许多。

等他收拾好自己出去,正好看到太一大笑着将试图转风车却把自己转晕了的小十接住,细碎的光点在他们身边聚了又散,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破。

半空中飞着的小二看到叶阳下来,趁兄弟们不注意赶紧占据了最好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在他们家小叔头顶瘫了下来。

叶阳一脸空白的看着远处海面上随着波浪上下浮动的金黄色小团子,不知道他睡着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转风车就转风车,见过把自己转成落汤金乌的吗?!

谁和你们说练剑要跑海里练的?

彳亍口巴,少爷今儿算是长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