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24、第 24 章全文阅读

“金乌家规第一条,敬祖先、重宗长,不得以下犯上,忤逆不孝。”

――他们让三叔生气了,他们不敬尊长,他们不孝......

“金乌家规第二条,睦宗党、重师友,不得饮水忘源,忘恩负义。”

――他们把剑打出了裂痕,他们对不起剑,对不起玄晶,对不起陨铁,对不起辛辛苦苦铸剑的三叔,饮水忘了源......

“金乌家规第三条,谨交友、慎独行,不得不学无术,放浪形骸。”

――他们在家打闹,被三叔抓了个正着,不学无术,放浪形骸......

“金乌家规第四条,行仁义、笃诚信,不得欺凌老弱,败坏族名。”

――他们害十一生气,即没有尊老也没有爱幼,败坏族名......

......

反正就,念出来的这几条,他们挨个犯了个遍儿呗。

小金乌们排成两排扎着马步,一字一句念着不大懂的家规,看着他们家三叔抱着剑在那儿抹眼泪,后知后觉意识到这次真的惹出事情了。

罚他们就罚他们,怎么自己先哭了呢?

小金乌们面面相觑,看着被布满裂痕的剑,隐隐约约好像知道了为什么会被罚。

十一很看重身上的两柄剑,他们出手没个轻重把剑弄坏了,所以十一才会这么生气。

太一羲和开始还饶有兴致的看着叶阳教训孩子,直到凶巴巴的少年人凶着凶着眼眶一红把自己给凶哭了,这才意识到叶阳这次是真气狠了。

少年人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是抽噎着掉着眼泪,委委屈屈看的人心疼的不行,羲和愣了一下,想要去哄又不知道该如何哄,只能寄希望于一旁的太一。

她到底不是叶阳的亲兄长,即便有心想要亲近,没有相处出深厚的感情时也不敢做出太亲密的事情,更何况这次是小金乌们的错,她想哄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能帮帝俊将天庭管理的井井有条的女神,第一次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太一没那么多顾忌,慌忙把一堆满是裂痕的剑收起来不让叶阳看见,他们不缺这点东西,坏了重新铸新的就是了,把自己气坏了就不好了。

“不生气了不生气了,小崽子们任你罚,叶阳乖,二哥回头给你更多的玄晶,这些坏了就坏了,不伤心啊......”

小金乌们念家规的声音渐弱,互相用视线交流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磨磨蹭蹭凑过来,“三叔,我们错了......”

“谁让你们站起来的?!回去扎马步!背家规!我没喊停都不准起来!!!”

叶阳一抹眼睛,红着眼看着讨好着过来的小娃娃们吼道,少爷伤心,少爷就是要发脾气!

这要是卖出去的也就算了,他还能在家数钱,现在可好,他辛辛苦苦把剑打出来了,以为小崽子们会和他一样珍惜,结果一个不注意转眼就给弄废了,他们对得起谁?!

他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君行四海和鹿卢,这才多久,怎么就被欺负成这样了?

叶少爷越想越伤心,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急的太一甚至想把远在天庭的大哥叫来一起哄孩子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羲和犹豫许久,看太一实在没有哄孩子的经验,最终还是亲自过来了,“这些剑对小弟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是孩子们做的不对。”

她记得这孩子刚破壳时就因为伴生的两柄剑器让帝俊束手无策,尊贵的男人第一次慌手慌脚哄孩子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她想忘都忘不了。

叶阳抽了抽鼻子,眸中还残存着氤氲的水汽,“剑就算要断,也不能被这么弄断,这是对剑的不尊重,他们太过分了。”

藏剑武学基于剑法,又不仅仅是剑法,剑有锋而形不露,不拘于形,参心放为上道,可是即便如此,剑本身对他们来说也不可忽视。

山居剑意大巧似拙,问水诀意如游龙,多少人穷其一生也无法参透这些,大庄主曾说过,剑无不同,只因御其之人不同而异,用剑之人当知非剑御人,而是人御剑,为善为恶,皆在人心。

他知道小金乌们有太阳真火,之前的修炼也一直有条理,有没有剑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两样,平时可以宠着,不代表他可以容忍他们要了剑之后又不珍惜。

www.mimiread.com

叶阳知道小家伙们并不知道这些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以他们的性子玩闹起来破坏点东西也很正常,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迁怒了。

他气侄子们不珍惜他给的东西,更怕这些小娃娃现在玩闹毁掉的是剑,以后玩闹就是十日齐出造成洪荒大乱。

他们自己不明白天上多个太阳会对地上的生灵带来怎样的灭顶之灾,那么大的因果最后只能用生命来偿还,后羿射日的时候可不会跟他一样心软手下留情。

但凡乖巧一点儿,也不至于最后只剩下一只小金乌苟延残喘。

当然,前提是天道没有偷偷搞事儿。

叶少爷低着头不说话,将脸埋进羲和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莫名翻涌的情绪压下去。

太一瞪了一眼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小金乌,很迅速的附和道,“对,他们太过分了。”

闹脾气的少年人被羲和温声细气安慰着,旁边还蹲着个手足无措的太一,缓过来后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小小的又说了一句,“这些剑的材料是我和二哥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辛苦寻来的,说了是送给他们的,弄坏了也不好意思让他们赔,总感觉很吃亏......”

羲和手上动作一顿,眸中带了一丝茫然,太一更是直接气笑了,他本来以为叶阳因为剑坏了才伤心,没想到转来转去,竟然是因为没法让小家伙们赔才生气。

这小气巴拉的性子到底随了谁?

“别伤心了,要是还气不过,二哥带着他们一起去给你找玄晶好不好?”太一盘起一双大长腿在旁边坐下,看着小声嘟囔的少年人哭笑不得,“到时候让你在旁边看着,他们来干活,找不够就不让休息,怎么样?”

羲和在一旁笑的温柔,一点儿也不介意自家儿子被这么折腾,小家伙们的确该长点心了。

叶少爷看着老老实实蹲马步的两排小娃娃,再看看纵着自己发脾气的兄长和嫂嫂,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用这样,他们要是想用剑好好学就是了,别糟蹋东西就行。”

少爷怎么说也是长辈,不能这么欺负小孩儿,虽然他也是因为道祖才有现在的少年体型,但是是什么原因,反正他现在看上去不是几岁的小娃娃。

大孩子就要有大孩子的样子,才不会跟侄子们一样惹人生气。

小金乌们双手腰眼抱拳乖乖蹲着马步,看他们家小叔终于被哄好了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他们兄弟间玩闹起来向来没有分寸,也没想到十一会有这么大反应。

十一刚铸好的剑一眨眼就被弄的破破烂烂,回过头来想想,他们的确挺过分的。

金雕玉琢的小娃娃们想去认错,但是刚才被吼回来,这会儿也不敢再过去,只能老老实实在树底下蹲着。

叶阳缓过来后从太一哪儿把剑要回来,剑身上虽然有了裂痕,但也不是不能修,毕竟是自己侄子,还能打死不成?

叶少爷吸了吸鼻子,板着一张脸让小金乌们继续蹲着,然后抱着一堆剑又进了剑炉。

金乌一族天生得天独厚,蹲马步对修为没有任何用处,只是能让他们静下来罢,不过对整天都在闹腾的小金乌们来说,这算是很严酷的惩罚了。

太一看着叶阳带着一堆剑消失在剑炉之中,捏了捏眉心对旁边的羲和道,“大嫂,我想带小弟回天庭一趟。”

最开始让叶阳留在汤谷是怕他适应不了外面,天庭如今势大,麾下的妖将多是桀骜不驯之辈,在他和大哥跟前低眉顺眼,却不一定对刚出生的小弟怀有敬意。

他们在天庭时诸事缠身,可能注意不到那么多细节,与其让小弟在天庭受委屈,不如在汤谷和侄子们一起玩闹。

太一本来也觉得这样很好,小弟刚刚出世,对洪荒的一切都不了解,外面的世界险恶良多,比起侄子们来说更需要保护。

但是亲眼看着这小子一剑把准提砸趴下后,东皇陛下心里就有了改观,该疼着宠着还是要疼着宠着,不过也不需要过度保护。

叶阳实力不弱,性子更不软弱,看准提的下场就知道了,就算修为比他高,惹火了该打也还是要打,不愧是他们家小弟,有他当年的风范。

不过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太一幽幽叹了一口气,想到那小子因为几把剑能把自己气哭的可怜模样,更加坚定了回天庭后先带他去帝俊的小金库转一圈再说。

他们天庭!缺这点东西?!

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