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23、第 23 章全文阅读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修长挺拔的俊美青年手里拿着两根流光溢彩的羽毛,一双凤眸满是茫然。

在看到东皇太一出来后,他就没打算能把尾羽要回来,可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出人意料,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这少年人就直接还给他了。

好说话的简直不像是金乌。

东皇太一在外向从来都是锋芒毕露,妖皇帝俊的脾气比起太一来说要温和许多,但也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兄弟俩谁都不是吃亏的性子,怎么汤谷中的小金乌就这么......嗯......这么善解人意呢?

孔宣小心将尾羽收好,看着眉眼弯弯笑的极好看的少年人,终归还是没忍心说出来那个“傻”字。

叶阳将他们家二哥抛之脑后,看着简直是按着他心思长的俊美青年仰头期待的说道,“想要找接引准提报仇吗?我这里还能提供各种代打服务,各种各样的武器法宝,不满意可以提意见,费用绝不退还。”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凭脸下单,免费的呦~

后面的话叶少爷没说出来,他怕刚见面控制不住再把美人儿吓跑,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www.mimiread.com

仔细想想,这人接下来的经历岂止一个“惨”字了得,换个角度想那就是潜在的大客户呀,少爷的生意现在还没有做起来,第一个客人必须得好好挑。

对他们这些生意人来说,口碑很重要,孔宣现在修为不高,偏偏仇人强大,不正是他期待已久的足以让他扬名洪荒大客户吗?

踩着接引准提上位,少爷的良心一点也不会痛,甚至还喜滋滋。

孔宣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总觉得这少年人的热情有些过头,尾羽他已经查看过了,上面没什么问题,怎么这会儿就有点烫手了呢?

太一伸手将他们家小弟拎回来,挡着他的视线然后对孔宣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你若是想更快的提高实力,可以去天庭等我。”

先有伏羲,后有孔宣,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喜欢长的好看的。

洪荒中能化为道体的长的都不差,他和大哥虽然没有在乎过这些,但容貌也都是天地间少有的英俊,这小子出壳后看到他们时怎么不见这么激动?

东皇陛下心中有些吃味,屈起手指在他们家小弟额头上敲了一下,瞪了他一眼然后对想要拒绝的孔宣道,“别急着拒绝,你可以先考虑一段时间,如果到时候我还有兴致,刚才的话依旧有效。”

“这不是欺负人吗?”叶阳遗憾的收回目光,撇撇嘴小声吐槽着,说着可以考虑一段时间,谁知道等考虑好了他还有没有兴致,这不是逼着人赶紧做出选择吗?

都说孔宣性子高傲,就算现在走哪儿被欺负到哪儿,那也还是孔宣,这话说出来后能答应才怪。

叶少爷大概还没有适应洪荒世界的思维方式,就在他笃定孔宣会隐忍怒火转头走人时,站在不远处的青年就直接点头应下了,“多谢东皇陛下。”

孔宣出世后就一直孤身一人,虽然知道自己有个哥哥,却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去找,元凤当年将他们兄弟俩分开藏起来,也是为了安全着想。

他原本以为自己独自修炼也很好,但是在经历了接引准提的事情之后,他才意识到当初的念头有多天真。

在这洪荒之中,没有足够的实力,出身再高也没有用,被强行取走尾羽的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能感觉的出来东皇太一对他没有恶意,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好心,但是机会来了不赶紧抓住那是傻子,他修为不高,最珍贵的尾羽在这二位手中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就还过来的东西,就算想算计他又能算计什么呢?

叶阳难以置信的往旁边挪了挪,看着直接应下的孔宣有些不太确定,“你这是以后要去天庭?就不怕我二哥回天庭后对你干什么坏事儿吗?”

看上去挺机灵的一小哥儿,怎么那么没有防备心呢?

孔宣看着有些疑惑的灵动少年,绷紧的身子不自觉的放松下来,“东皇陛下若想杀我,刚才就已经动手了。”

以太一的性子,断没有将他骗至天庭再动手的道理,东皇陛下想打人从来都是当场动手,即便他不经常在洪荒行走,对天庭两位皇者也有所耳闻。

看孔宣完全没有担心的意思,叶阳捏了捏下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也是,要是有坏心,不用二哥出手,少爷我就能把你打趴下。”

孔宣:......

孔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着一张俊脸对太一行了一礼,“谢东皇陛下垂青,待陛下回到天庭,必能见到一个与现在不同的孔宣。”

现在尾羽已经取了回来,他的五根尾羽蕴含大神通,父亲将还是一颗蛋的他藏在落凤坡时机缘巧合融入了一点先天混沌之气,混沌之气在他蛋壳里分化五行,只要能将其炼化,威力不在先天灵宝之下。

如若不然,接引准提也不会将注意打到他的尾羽之上。

孔宣眸光微暗,内心对力量的渴求更加强烈。

太一微微抬眸,看着气质内敛的青年语气平淡,“嗯,去吧。”

叶阳抱着剑看着人走远,感觉好看的人连衣摆飘起来的弧度都比一般人好看,待那道身影彻底消失才喟叹一声凑到太一跟前,“二哥,你为什么想让他去天庭啊?”

“眼睛都快粘在人家身上了,现在想起来二哥了?”太一挑了挑眉,将凑过来的小脸捏成一团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叶少爷不敢反抗,讨好的看着他们家二哥口齿不清的求饶,“二锅也好康......”

“也?”东皇陛下又加了几分力道,将嫩生生的小脸捏的通红依旧不肯善罢甘休,“小弟心中排在前面的竟然不是二哥,二哥实在是伤心。”

叶阳:qaq~

叶少爷眼泪汪汪控诉的看着他们家二哥,天天都能见的和无意间见到的怎么能一样,从来都是家花没有野花香嘛!

不过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真敢说出来,他今天估计得直接葬身海底,也没人提醒他二哥这么容易吃醋啊。

太一难得看到他们家小弟这可怜又可爱的小模样,一时间捏上了瘾,直到觉得再蹂.躏下去手下的少年人就该反抗了,这才遗憾的将人松开。

“孔宣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让他在我手底下待些日子,对他自己和天庭都有好处。”

叶阳揉着脸躲的远远的,感觉接下来就算能太一再伸手也能躲开后才松了一口气,“那等他成长起来能打得过二哥吗?”

有关孔宣的神话故事和巫妖两族执掌洪荒的时代相差有点远,两个都号称“圣人之下第一人”,总得有一个是虚的吧。

太一眯了眯眼睛,微笑着看向躲的远远的少年人,语气难得的温柔,“小弟觉得呢?”

叶阳背后一冷,被冻的直接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把泰阿抱在怀里理直气壮回答,“当然是二哥啦,洪荒中就没有比二哥厉害的人,在我心里二哥最厉害啦!”

东皇陛下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情极好的朝着扶桑树走去,别管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他在大哥面前能显摆了。

他们家小弟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叶少爷迟疑的跟上去,确定他们家二哥把刚才的话题扔一边儿了才放心的加快了脚步,天惹,还挺好哄。

扶桑树下,羲和满目柔和的看着一群小娃娃抡着比他们身体还要长许多的剑打闹着,小金乌们不知道什么是剑法,只是挑着顺手的挥舞的开心。

即便看上去只是孩子,他们的杀伤力也不不寻常,小崽子们下手没个轻重,剑身上很快出现了裂痕。

从剑炉中出来的大橙武品质不低,比不过叶阳生来带着的千叶长生和泰阿,却也比寻常的后天灵宝厉害,只是小金乌们玩起来收不住手,品质再高也经不住几柄威力相似的剑互相劈砍。

叶阳看着这群魔乱舞的场景,撑着重剑捂住胸口,他心疼那些大橙武,就算是亲侄子,也没有这么糟蹋剑的道理!

他和二哥辛辛苦苦跑去归墟,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块归墟玄晶,自己都没舍得用就给他们了,结果可好,这群小混蛋竟然拿着君行四海当木头,这委屈不光婶婶不可忍,叔叔一样忍不了!

太一和羲和看着一群小家伙活力四射只祸害他们自己的模样很是欣慰,正感叹着以后不用担心扶桑树会被他们给折腾没了,就见叶阳眸中满是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喊道,“都给少爷把剑放下――”

小金乌们被突如其来的凛然剑意吓的一激灵,茫然的停下打闹看着他们家控制不住燃起太阳真火的三叔,一个个乖乖把剑放了回去。

怎么了?

什么情况?

谁惹到三叔了?

叶阳摇摇晃晃的看着布满裂痕的轻重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呼吸不过来了,败家啊!这一个个都败家啊!

家里都是熊孩子能怎么办?

不教训等着以后被别人收拾吗?!

叶少爷怒火中烧,也顾不得旁边的太一和羲和,泰阿重重砸在地上在树底下弄出十点浓郁的火焰,“过去站好!扎马步!背家规!!!”

就算太阳真火伤不到小金乌,该有的威慑也绝对不能少!

“啊?”小金乌们面面相觑,动作上不敢慢赶紧过去按要求蹲好,只是不知道家规是什么,一个个懵着小脸不知道该干什么。

三叔这个样子,怎么和生气的父皇那么像?

小金乌们平时再怎么闹腾,这会儿也不敢不听话,叶阳捏紧剑柄,重剑金芒璀璨剑意涌动,身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压抑怒气,“藏剑......金乌家规第一条,敬祖先!敬宗长!不得以下犯上!忤逆不孝!”

一群小混蛋,把少爷辛辛苦苦打的剑弄成这样,你们这是不敬宗长,你们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