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19、第 19 章全文阅读

孔宣因祸得福突破了太乙金仙,来不及巩固境界就赶来了灵山,他必须把他的尾羽找回来。

尾羽和其他羽毛不一样,尤其之前还是被强行取走,若是找不回那两根尾羽,他以后的修炼之路只会更加艰难。

可他就算突破了,来到灵山也无计可施,接引准提都有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别说他们两个向来形影不离,就算只有一个他也完全不是对手。

神色冷峻的青年捏紧了拳头,眸中结着一层厚厚的冰霜,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堂堂元凤之子,竟然落得连尾羽都能被人抢走的下场,为了守住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必须更强大,强大到没人敢打他的主意为止。

孔宣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稳下心神继续朝着东海而去。

灵山在洪荒大陆西方,东海在洪荒大陆以东,他原以为接引准提抢了他的东西后会回灵山,没想到接引准提是回来了,他却完全没了尾羽的踪迹。

那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便是在大罗金仙身边他也依旧能感受到,但是感觉做不得假,那两根尾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他怎么找也没留下半点痕迹。

而再感觉到时,就出现在了东海,这一东一西距离如此之远,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孔宣出世后就一个人独自生存修炼,对西方二人的行事风格也有所了解,那二位对宝物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从来不见有东西从他们手中出去过。

为了这天地间第一只孔雀身上的孔雀翎,他们甚至不惜舍了颜面围攻自己,怎么可能取了之后就扔到一边?

难道真有人从他们手中抢了东西?

孔宣皱紧了眉头,实在想不出来东海附近有什么人能抢了那二人,修为平常打不过他们的不敢抢他们手里的东西,修为高能打过的又看不上他们手里的东西,孔雀翎的确罕见,但在他自己身上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不是所有大能都和那俩人一样不要脸,连用不上的东西都抢。

要不是他现在修为低,还不是那两个家伙的对手,灵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稳,不把那山头给掀了,他就不是孔宣。

尾羽的气息时有时无,但一直在东海没有动过,孔宣速度不慢,但是灵山与东海实在太远,等他赶到海边的时候,那丝牵连就彻底消失了。

如今拿着他尾羽的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半空中,神色冷淡的青年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水,站了许久然后转身回到岸上,东海的范围太大了,他和尾羽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几万年也不一定能找到,只能等尾羽再出现时的那片刻时间来确定位置了。

孔宣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地方,布下禁制后开始巩固境界,以他如今的修为,凭什么去抢回自己的尾羽?

如今的洪荒,道祖已经成圣,除此之外,修为最高的便是大罗金仙,但是同样的境界不代表同样的实力,三清接引准提都是大罗金仙,但是太一一个能打接引准提两个,却扛不住三清其中两个同时出手。

而女娲伏羲也是大罗金仙,真打起来只怕还不是接引准提的对手。

太乙金仙已经能够在洪荒大陆横着走,但是在遇到大罗金仙的时候依旧不够看,如今拿着他尾羽的人既然能从接引准提手中抢东西,修为必定比那俩人高,他想拿回尾羽,硬抢是完全没有希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叶阳不知道战利品的主人已经找过来了,有太一在身边跟着,撒欢儿似的将东海附近的地方跑遍了。

www.mimiread.com

小金乌们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家二叔有了弟弟忘了侄子,抱怨过后还是得乖乖留在汤谷。

帝俊太一在天庭的时候他们敢偷偷溜出去,现在太一在东海,再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这时候跑出去。

太阳真火的威力太大,在他们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之前,这汤谷说什么也是出不去的,偶尔偷偷出去没有出问题那是运气好,万一太阳真火真的失控了,造成的后果他们绝对承担不起。

小金乌们苦哈哈的修炼着,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了上去,对太阳真火的控制力却还是跟刚出生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不去想的时候一切都好,一旦刻意想着去控制,十有八九都会失控。

欺负他们二代金乌不是金乌吗?

小金乌们气的不行,在羲和过来的时候忍不住抱着他们家母后的大腿开始哭诉,叶阳和太一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小金乌们哭天抢地的场景。

羲和无奈朝他们点了点头,一群孩子哭闹起来,她只能温声细气的一个个安抚,哄好了这个那个又闹起来了,实在是心累。

叶阳不知道侄子们为什么哭闹,但是只看羲和这温温柔柔的样子,实在不有些不敢相信,“二哥,大嫂一直都是这么管孩子的吗?”

孩子是能哄的吗?不能啊!

有什么问题是打一顿解决不了的?不行的话就打两顿,绝对比哄来的效果好。

当年在藏剑山庄,叶阳没少跟着师兄师姐们照顾年幼的师弟师妹,那些小崽子闹腾起来可比小金乌们厉害多了。

叶少爷活动着手指,跃跃欲试想要跟着兄长一起管教侄子们,虽然他年纪小,但是他二十年的生活经历比小金乌们两千年都多呀!

太一啧了一声,抱着手臂答道,“大嫂向来温柔,所以小家伙们都不怕她,闹起来就没玩。”

说着,东皇陛下熟练的放出威压,将小金乌一个个提溜出来然后沉下了脸,“怎么了?”

羲和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让他们过去,小六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说道,“我们......我们也想出去玩......”

“那你们能控制住不伤着其他生灵了吗?”太一叹了一口气,也不忍心再吓唬他们,放软了语气蹲下来和小家伙们认真说着,“东海里的生灵都承受不住太阳真火的炙热,你们努力修炼,然后二叔就不会拘着你们了。”

“可是修炼好难......”

小家伙们说着,眼看就要再哭出来,叶阳揉了揉脸,把刚找到的归墟玄晶拿出来摆弄着,低着头眼里满是纠结。

大哥二哥那么聪明,不会猜不到小家伙们这么多年下来都控制不住太阳真火的原因,他们可是三足金乌,就算是二代金乌,那也是太阳星灵,怎么可能控制不住太阳真火呢?

一定是天道那个小婊贝在背后搞事情!

可是大哥二哥还是一直让小侄子在汤谷修炼,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小家伙们被拘在汤谷这么多年,只是偶尔忍不住了才会偷偷跑出去,这么一想也是很不容易了。

小孩子家家,哪有不喜欢玩儿的呢?

叶阳蹲在那里将玄晶数了了一遍又一遍,显而易见的低落了下来,羲和看了一眼被太一安抚下来的孩子们,神情也带了几分悲切。

她的孩子们是妖族的太子,拥有着时间最尊贵的血脉,生来便拥有常人穷其一生也得不到的强大力量,但是同时,他们也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即使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扶桑树下气氛慢慢低沉,叶阳收起玄晶站起来,看着羲和小声问道,“大嫂,侄子们可以跟着大哥二哥出去,如果我能压制住他们体内的太阳真火,以后是不是能带着他们一起玩了?”

羲和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孩子们太多,你一个怕是顾不过来。”

“这不是问题。”叶阳眼睛一亮,乐颠颠跑到侄子们跟前,“想不想要剑?”

小金乌们转过头来,异口同声喊道,“想――”

叶少爷:“想不想出去玩?”

小金乌们更兴奋了,“想!”

太一伸手将快蹦起来的小家伙们压住,刚想说些什么就直接被一个泰山压顶,叶少爷伸手将他的嘴巴捂住然后对一群小金乌眨了眨眼,“那咱们先说好,剑给你们铸好之后,想出去必须先和小叔说,大哥二哥不在的时候小叔带你们出去玩,但是一次只能出去两个,其他的不能偷偷跑出去,要不然以后就都不出,小叔陪着你们一起关禁闭,怎么样?”

小金乌们忙不迭点头,能光明正大的出去,谁想偷偷溜出去呢?

偷偷摸摸溜出去,自己提心吊胆也就算了,受了欺负也不能回家告状,毕竟告了状后自己也得挨教训,还不如直接找个角落舔伤口。

叶少爷笑的开怀,看他们家二哥黑了脸色,赶紧把人松开朝着剑炉而去,“二哥你接着教训,我去铸剑哈~”

羲和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们乱成一团,刚才那些伤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有小弟在,想伤心也伤心不起来。

小金乌们也不闹了,一个个开始期待着他们的剑是什么样的,至于刚才被他们哭诉的二叔,早不知道被忘到哪儿去了。

太一磨了磨牙,和旁边的羲和打了声招呼,抓着小崽子们去一边训练去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能耐了啊!

叶少爷跑的飞快,扔下一群侄子承受他们家二哥的火气,在剑炉周围布下一圈禁制,感觉待会儿弄出什么动静都不会打扰到外面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衣袍滚着金边儿的少年人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双手握在胸前做足了虔诚的模样,“道祖大大,你在吗?”

天道搞事儿怎么了,他可是被道祖大大护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