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16、第 16 章全文阅读

叶阳刚才被太一挡在身后,准提和接引没有机会看到他的脸,只觉得太一将人护那么严实,定然只是个修为不高的弱小妖族。

西方贫瘠,他们师兄弟二人不得不来东方寻求机缘来添补贫瘠的出生地,虽然没有算出来天河里出现的法宝是什么东西,但是看这情况,不管里面出了什么都已经被太一给取走了。

准提心中揪痛,他已是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能够将气息遮掩的只被凑巧在附近的他们发现,这宝贝定然不凡。

东皇太一的性子他们很清楚,是位喜欢动手不动口的主儿,若是不能让这人主动将宝贝交出来,他们师兄弟二人合力,做一场也不是没有胜算。

天河乃是无主之地,孕育出的宝物也是无主之物,并非他们兄弟想要抢夺他人之物,这只是正常的竞争而已。

君不见,太一身上挂着的伴生灵宝混沌钟,他们就从来没想过要抢。

两个修为在洪荒大陆上排的上号、贫穷更是排的上号的道人心中一如往常先将自己说服,却没想到这次除了意外,,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叶阳给直接打断了。

太一一手揽着自家小弟,看着还想再说什么的准提漫不经心开口,“你的机缘和我没有关系,天河这么大,你也想玩泥巴?”

鸿钧道祖收了六个弟子,虽未明说,但是其中深意大家都明白,这六个将来也会是圣人。

而这六人之中,只有女娲自己隐约找到了要走的路,那就是玩泥巴。

包括女娲自己在内,所有人都不知道玩泥巴为什么会成圣,但是既然有了顿悟,那就绝对不会错。

太一向来不会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好脸色,就算这二位将来会是圣人,只要还没成圣,打不过他就老老实实闭嘴憋着。

准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虽然他嫉妒女娲早早摸到成圣的法门,但是各人缘法不同,女娲玩泥巴能成圣,他们玩泥巴那就只是玩泥巴。

“道友说笑,在下掐指一算,机缘恰巧在道友身上。”脸色皮发黄的枯瘦道人面色不改,很是淡定的继续说道,“道友早我师兄弟二人一步来到此处,接下来便不劳道友之手了。”

叶阳听他毫不讲理的瞎扯,忍不住白了一眼过去。

这二位在洪荒中是什么名声他们心里没点数吗?什么此物与我有缘,大大方方说出来他还能高看一点,这冠冕堂皇扯着理由抢东西,可把他们厉害死了。

太一二哥自始至终就和伏羲说了几句,连水都没沾哪儿来的机缘,他刚才从天河里面挖出来的东西在这些洪荒土著眼中都没什么价值,叨叨个不停欺负谁呢?

等等!

这俩人是冲着二哥来的,二哥身边今天多了个什么可再明显不过了,不就是少爷这个大活人吗?!

艹!这俩秃驴竟然敢打少爷主意!!!

少爷承认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管在哪儿都是最靓的崽!但是不代表你们俩声名狼藉的家伙就能肖想!

缘分什么缘分?没有!

少爷长那么好看,你们哪儿来的脸说我们有缘?

要是年轻俊俏的灯泡也就算了,少爷看在脸的面子上还能下手轻点,你们这哭丧着脸跟遭了灾一样的秃头,不砸个痛快就对不起少爷在大唐二十年来练的功!

“空口无凭就想抢人东西!你们要不要脸?!”

镶金嵌玉连衣服都滚着金边儿的少年人气的脸都红了,挣开护着自己的兄长二话不说扶摇跳起,抡着重剑在空中直接一个鹤归砸了过去。

准提没有防备,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将这一直站在太一身后的少年人放在眼里,大罗金仙的修为愣是没有躲开,直接被泰阿砸了个正着。

结实厚重的重剑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圆弧,带着千钧的力道落地,威力出乎意料的强悍。

叶阳双手握剑,看着被砸懵的准提板起小脸,“还要欺负我二哥吗?”

随着少年人凶巴巴的声音落下,旁边的太一也动了,他可不像叶阳这么好脾气,打到一半还停下来问下被打的感觉怎么样,东皇陛下出手,从来都是不死不休。

混沌钟的威力如何,偌大的洪荒怕是没有几个不清楚的。

接引也顾不得宝物了,趁混沌钟还没有被祭出来,扶起还没有缓过来的准提瞬间化成一道光消失在天河。

他们师兄弟的实力在洪荒中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跑路的本事绝对排的上号。

叶阳没有去追的意思,将重剑竖在地上看着俩人消失,撇了撇嘴走到刚才准提被砸的位置蹲了下来。

www.huanyuanshenqi.com

少爷打架和其他人不一样,少爷打架是可以掉钱的。

别管是装备材料还是天才地宝,在叶少爷眼里都和前没什么区别,他可是藏剑山庄的崽,还是最会挣钱的那一个,不注意点怎么养得起一大家子。

太一掩下眸中寒意,心中对接引准提的恶感更加强烈,那二人在洪荒中四处搜罗法宝,手段阴损至极,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们身上吃过亏。

这般品性,也不知道道祖为何会将他们收入门下,三清虽说人缘也不怎么好,但是比起这师兄弟俩,那可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甚至连老子都和蔼可亲,连元始都眉清目秀,连通天都活泼机灵了。

叶阳捡起地上两根流光溢彩的尾羽,愣愣的给太一递过去,“二哥,这是什么羽毛啊?”

总不会是鹊翎吧?

现在天庭还是妖族的天庭,昊天瑶池也还在紫霄宫,织女牛郎就更没影儿了,怎么打怪还带掉羽毛的?

太一接过羽毛,感受到上面残存的凤族气息,想起龙凤麒麟三族如今的处境不由叹了一口气,“有凤族的气息却又不是凤凰,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元凤幼子孔宣的羽毛。”

当年称霸洪荒风头无二种族,盛极而衰之后也只能任人欺负,若是早个两万年,以孔宣元凤之子的身份,即便真身不是凤凰,在天地间也能横着走,哪儿会被被接引准提欺辱成这样。

元凤陨落的时候仓促留下两枚蛋,谁也不知道蛋被他藏在什么地方,金翅大鹏鸟前些年在洪荒中出现过,现在看来,孔雀也已经出世了。

接引准提不知道无耻二字是什么意思,刚出生又没有庇护的孔宣怎么就运气不好撞到他们了?

“也是够倒霉的。”叶阳听完太一的解释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将羽毛收起来转头将事情抛之脑后了。

拔孔宣毛的是接引准提,和他叶阳有什么关系,就算现在羽毛在他手上,孔宣以后要报仇也是找那俩人。

不过如果按照他知道的剧情来走,孔宣以后就算强大了好像也是被那俩秃头欺负。

啧,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落凤坡前,天地间的灵气朝着隐蔽的洞府席卷而去,耀眼的五色光芒自洞口散发出来,血脉中带来的威压让附近所有的生灵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尤其是飞禽种族,感觉更是强烈。

洞府之内,灵气汇聚成的大茧将狼狈的孔雀完全笼罩,尾羽很明显的出现几处空缺,孔宣额头布满冷汗,熬过灵气冲击的痛苦后更加疯狂的将之吸收殆尽。

因祸得福,他要突破了。

如日光般的耀眼光芒闪烁跳动,不知过了多久,灵气化成的茧上发出细微的碎裂之声,孔宣心念一动,蜘蛛网一样的裂痕瞬间遍布了整个大茧。

实质化的灵气被尽数吸收,待光芒散尽后,原地只剩下一个寒刃剑芒般凌厉的冷峻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