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11、第 11 章全文阅读

三十三天外,紫霄宫。

鸿钧一如既往阖着眼睛参悟大道,在他打坐的玉床上旁边,天道晃着脚丫子坐在那儿,撑着脸看着道祖俊美无俦却冷冰冰的面容,忍了好一会儿还是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那只小金乌,真的就放任他在外面吗?”

虽然一只小崽子也翻不出什么水花,但是按部就班的发展中忽然多了一个变数,他怎么想怎么觉着不舒服。

好好一个太阳星,怎么就多出来一只金乌呢?

这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小道士叹了一口气,既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变化,又不想看到那小崽子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哭哭唧唧。

他就没见过那么可人疼的小崽子,漂亮又娇气,惹着了还会发脾气,要是能养在身边就好了。

可惜天道不能养宠物。

鸿钧缓缓睁开眼睛,神色平静看着兀自发愁的小道士,“三千世界,各有缘法,他能顺利降世,便是一种缘分。”

小道士惊讶的张着嘴,小腿晃动的频率更快了,“你刚刚竟然说了那么长一段话,好稀奇啊!”

鸿钧眸光微动,依旧只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没有反驳也没有回应,还是那个冷冷清清身外无情的道祖。

小道士等了好一会儿,发现这人又不说话了,遗憾的撇撇嘴然后继续说道,“你说这是缘法,万一以后这个世界和前辈们的世界走向不一样,到时候该怎么办?”

他习惯了跟在前辈们后面安排世界走向,如果真的什么都让他自己来,他不确定自己会搞成什么混乱的样子。

年龄“还小”的天道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道祖,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小道士停下了不停晃动的脚丫子,再一次感觉这人比自己更适合当天道。

前辈们都说,想当一个合格的天道,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无情,有情绪有喜好那还叫什么天道?

但是他诞生的时候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非但没有无情,甚至比洪荒世界中的生灵还多愁善感,还不如这人,合道之前冷冷清清,合道之后更是看不出一点喜怒,比他这个天道还像天道。

小道士在心里念叨了几句,拍拍手站起来就要出去,“我去那只小金乌元神去过的世界瞧瞧,你记着别让这里出问题呀。”

鸿钧淡淡应了一句,待小道士的气息从紫霄宫尽数消失,这才收回视线又闭上了眼睛。

紫霄宫高居三十三天外,偌大的地方除了他们就只有两个童儿,天道的存在不能暴露,就算是紫霄宫中的童儿也不知道天道不是虚无缥缈,而是真的能和他们一样化为实体。

确定天道短时间不会再回来,鸿钧掐了个法诀将室内天机遮掩,再一抬眸,眼前便多了一面水镜。

黑袍青年大剌剌的坐在火堆前的石头上,拿着烤好的肉一边吃着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在他不远处,两只身形庞大的巨兽正打的不可开交。

不用想,肯定是这家伙设计让他们打起来的。

魔祖所到之处,流血漂橹尸横遍野不是说着玩的,现在只是耍点小心思弄出点争执,这么久的修身养性也算是见了成效。

鸿钧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神色依旧冷淡,眸中却染上了浅浅笑意,明显比方才多了几丝人情味。

罗t过的开心,他在紫霄宫才能放心。

至于被罗t折腾的生灵,在道祖眼里什么都算不上。

都说道祖合道之后无欲无情,殊不知,他心底也有一块碰不得的地方。

鸿钧无声叹了一口气,再一挥袖,水镜中便换了一个场景,里面一群小金乌还在混战,旁边清风朗月的明媚少年怀里抱着一只,一边看着侄子们打架一边和怀里那只聊天。

这小家伙,竟是丝毫没有受到之前的干扰,倒是个心大的。

鸿钧捏了捏眉心,颇有些无奈的将水镜撤掉。

室内再次恢复一片寂静,紫衣银发的男子唇边的笑意也随着水镜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和刚才无甚区别,玉床之上还是那个冷心冷性的道祖。

扶桑树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被道祖关注了的小金乌们还在闹腾,叶阳抱着小七懒洋洋坐在一边,感叹着小侄子们旺盛的精力。

这一个个的,都是打铁的好苗子啊!

叶少爷如此想着,为了让侄子们不感到无聊,他也是很努力的在想办法了。

这就是当叔叔的责任,不辛苦!

“不过,十一,你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小七扒拉着玄晶,蹬了蹬小短腿问道,“我们看着你破壳,里面明明没有其他东西了。”

蛋壳都被掰着吃完了,除了背上两柄剑,其他什么都没剩下,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哪儿出来的?

小金乌不知道他们家三叔在脑海里已经完成了好几个过程曲折的感人肺腑的叔侄情深的剧本,注意力还放在没被收回去的沉沙玄晶上。

叶阳把玄晶抠出来,在指尖转了几圈笑道,“肯定是天生带来的呀,大概小叔我对锻造的天赋连天道都非常认可,所以在出生的时候才给我塞了那么东西。”

“哦。”小七吐出一个单调的音节,翻个身继续享受顺毛。

天生会炼器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们三足金乌一族生来掌控太阳真火,会炼器多正常,他们兄弟十个大概因为没有在太阳星出世,所以有点天生不足,不光没有伴生灵宝,也没了炼器的天赋。

这就是侄子和叔叔的差距吗?

这么一想好像也很有道理呀。

啧,自己骗自己的感觉真的好好哦~

叶阳感受到来自侄子的怀疑,捏了捏小家伙儿的肚子问道,“怎么,你以为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

“天生带来的。”小七慢吞吞的回了一句,挥开在自己肚子上作乱的手继续道,“可是十一,我们兄弟十个,没有一个会炼器。”

这种高难度天赋,他们真的没有。

叶阳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不会炼器,那会打铁吗?”

“打铁?”小七兴致缺缺,“怎么打?”

“很简单,就是打铁啊。”叶少爷捏着下巴,从记忆中翻出关于炼器的部分,大致过了一遍后表情有点微妙。

这种玄而又玄的炼器,不好意思,他也不会。

天生会掌控火对炼器的确有帮助,但是这种全程不用动手没有模型全靠想象的炼器方法,估计再来个二十年他也学不会。

更何况,这个世界炼制出来的法宝,作用一个比一个稀奇古怪,可比单纯的打铁难掌握多了。

叶少爷搓了搓胳膊,再次将天工索野拿出来道,“打铁和炼器不一样,打铁很简单的。”

这话要是在藏剑山庄说出来,这家伙下一刻就会被一群师兄弟群殴,毕竟铸剑并非他说的那么简单,这也是个靠天赋的活计。

不巧的是,叶阳的天赋在藏剑上下几代人之中都排的上号,他眼中的简单和旁人眼中的简单并不是一个简单。

小七不知道其中区别,以为这个简单真的就是简单,其他小金乌也停下了混战,一边梳理着凌乱的羽毛一边好奇的看着他们家三叔,明显也被提起了兴致。

叶阳将小七放下,手中天工索野变成了惯用的锤子,数了数自己包裹里的小铁,拿出两百块乌金陨铁和最后一块化玉玄晶。

他身上虽然还有沉沙玄晶,但是浮屠陨铁的数量却不够,没有千叶长生和泰阿,先铸出一副御风和织炎断尘让小侄子们看看也行。

化玉沉银,汤池乌金,和小侄子们也算般配。

叶阳活动着手腕,忽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有材料有锤子,可是现在没有剑炉啊。”

小十兴致勃勃看着通体寒光的乌金陨铁,脑袋瓜一转提议道,“二哥,二叔会炼器,一定会有炉子,我们找二叔吧。”

“父皇说过二叔在闭关,不能轻易打扰。”老二下意识拒绝,他知道闭关是多重要的事情,二叔沉浸修炼,被打扰了后果不堪设想。

小六眼珠子一转,实在是想知道他们家三叔会铸出什么样的剑来,于是跟着提议道,“二哥,父皇不是说二叔一直期待着十一出生吗,让十一小点动静先试试,万一二叔现在已经出关了呢?”

如果真的沉浸于修炼,肯定发现不了那点动静,也不算他们打扰,如果没有在修炼,那就更好啦。

老二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也不是不行,再加上他也想知道锻造出来的剑是什么样,半推半就也就同意了。

“十一,铃铛。”

叶阳拿着小铃铛有些紧张,按照侄子刚教的方法轻轻晃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二哥,我是叶阳,你在吗?”

小金乌们一个个屏着呼吸捂住嘴巴,生怕打扰到兄弟俩交流感情。

铃铛里没有半点动静,叶少爷和小金乌们等了好久,以为太一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正要把铃铛收起来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

像是什么东西摔了。

叶阳看着绷紧了身子的小金乌们,拿着铃铛没敢乱晃,只是试探着又喊了一句,“二哥?”

“叶阳,我是二哥,是不是小六欺负你了?”略显沙哑的声音从铃铛里传来,竟是还夹着一丝哽咽,“别怕,二哥马上过去。”

太一从修炼中醒来,刚得到小弟出世的消息,激动的难以自制正准备去汤谷,没想到他们家小弟惦记着自己这个哥哥先联系了过来。

可怜的三弟,那么多年在蛋壳里一直没动静,好在他和大哥都没有放弃,现在终于还是破壳了。

无辜的小六忽然被点出来,愤怒的挥着翅膀转过头去,有了弟弟心里就没了侄子,他算是看明白了,二叔就是个大猪蹄子!

叶阳安抚的拍了拍小六,在太一再开口之前赶紧说道,“二哥,小六很乖,没有欺负我。”

“就是就是,二叔,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炉子,十一......三叔要用。”

“炉子?”太一脚步一顿,勉强抑制住心里的激动,平复了呼吸后温声问道,“小弟,你觉得太清的八卦炉怎么样?”

叶阳:???

叶阳:!!!

不是,二哥这么虎的吗?!

太清的八卦炉,不说炼丹和炼剑的区别,你敢抢少爷也不敢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