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古代小说 > 洪荒拆迁队 > 1、第 1 章全文阅读

远离洪荒大陆的极东之地,两棵巨大的桑树相互纠缠生长在一起,正是蕴含火之大道的先天灵木――扶桑神树。

扶桑神树生长在弥漫着太阳真火的汤谷之中,这里是妖皇帝俊安置幼子之处,十只小金乌刚破壳不久,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也幸好有羲和日日来此照看,不然,强悍如扶桑木只怕也经不起他们这般折腾。

小金乌们都是不安分的性子,现在洪荒不安全,他们只能待在汤谷之中,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再怎么折腾也只能在这一片地方。

洪荒争斗,祸不及妻儿,这是帝俊特意给他们圈出来的地方,远离洪荒大陆,周围布下层层阵法来保他们周全。

扶桑木上,一群小金乌难得没有闹腾,而是挤成一团的看着隐蔽处的小小窝巢,里面小巧玲珑的蛋刚才还在动弹,现在又没有动静了。

头顶一撮红色羽毛的金乌小十紧张极了,也不敢再戳,只是求救的望向旁边的兄弟,“大哥,为什么不动了?”

他们兄弟十个都已经出壳了,而整个洪荒都知道,父皇只有他们十个孩子,所以,这个蛋是哪儿来的?

最先出生的大哥心里也有些发怵,但是在弟弟面前,他身为大哥的尊严不能丢,于是假装镇定道,“大概是累了,毕竟破壳是个力气活儿。”

小十松了一口气,守在旁边喃喃道,“没被戳坏就好......”

他们在扶桑树上玩闹时发现的蛋,会是金乌蛋吗?

汤谷的环境适合金乌生长,虽然没有太阳星灼热,但也绝对清凉不到哪儿去,寻常的蛋在这里不被煮熟就很了不起了,还想在这里孵化,真的不是想变成熟蛋吗?

要不是今天忽然感觉到这里有动静,他们也没有发现扶桑木上除了他们兄弟十个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生灵。

这小鸟巢看上去很结实,还特意布置了阵法,肯定不会是不小心落下的,难道母后当初生的不是十个,而是十一个?

不应该啊!

叶阳迷迷糊糊清醒过来,却发现四周漆黑一片,伸手碰到的是坚硬光滑的屏障,连动弹都很困难。

周围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只是那声音太过模糊,仔细听也听不出什么内容来。

怎么回事儿?

叶阳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攻防打输了,老谢没守住,连自己也搭进去了吗?

还是说......他终于回家了?!

叶阳,藏剑山庄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阴差阳错来到现世,懵懵懂懂艰难生存下来,在接触到西山居某游戏后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之前近二十年生活的地方只是一个游戏背景。

当他磕磕绊绊注册了账号进入游戏,从此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看着游戏里面熟悉又陌生的npc,叶二少就算知道他们都是假的,也忍不住尝试着和他们亲近说话,意料之中,毫无回应。

大庄主今天也没有搭理他。

二庄主今天也没有搭理他。

所有人今天也都没有搭理他。

叶阳叹了一口气,在天泽楼外站了好久,和大庄主告别后转身去打大攻防,这是他在游戏中少有的始终坚持的事情。

他不知道游戏里的人为什么称呼浩气盟伪君子,但是他自己坚信,浩气是为国为民守护江湖安宁的存在。

在他们大唐,浩气盟弟子的地位很高,恶人谷行事也没有如此嚣张,然而在游戏里,他就没打赢过几回。

浴血奋战几个小时,又一次被恶人打到家门口之后,叶二少终于情绪爆发,抱着谢渊的大腿哭的昏天黑地。

浩气打不赢就打不赢,看在我这么用心的份儿上你倒是和我说句话啊!

浩气盟的武器装备还要不要了,谢盟主,你再这么不理人我回去就和庄主告状,以后浩气的单子加价你信不信!

可是现在庄主也不理人,连五庄主那个话痨也一样。

你们一个个的,倒是说句话呀!

叶二少悲从心来,哭着喊着抱着老谢死活不肯走,看的一同打攻防的兄弟们也唏嘘不已,凄迷的氛围弥漫了整个浩气盟。

仿佛不是攻防打输了,而是老谢被隔壁老王给拐走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坚持都白费了一样。

这年头浩气弱势,他们想把沙盘打回去也有心无力,只能守着武王城过日子,也不知道这大兄弟哭完之后还会不会接着玩。

等周围的人走的七七八八,叶阳也终于缓过来了,看着谢渊依旧没什么变化的脸,擦了把脸再一次回藏剑。

要是以前,看他哭成这样,几个庄主早就拎着剑冲出来了给他出气了,可是现在,他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罢了。

不过,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叶阳警惕的看着黑漆漆的四周,摸到腰间的轻剑后心下微定,他对自己怎么下的线没有一点印象,现在剑在手里,难道真的回去了?

早知道在谢盟主面前哭一哭就能回家,他就不该白白浪费那么长时间,打开游戏进去哭就是了。

脸面?什么脸面?

能回家要脸干什么?能吃还是能用?

反正谢盟主为人正气也不喜欢多嘴,不会把他哭鼻子的事情告诉师兄弟们,哭一哭怎么了?

在谢盟主面前哭鼻子!不丢人!

不过,敢关少爷我的小黑屋,让少爷查出来是谁绝对饶不了他!

叶阳握着久违的轻剑,另一只手四处摸索,发现禁锢他的地方没有一点缝隙,除非直接打破,不然根本就出不去。

所以......他是怎么被关进来的?

叶二少陷入了沉思,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声音也跟着停了下来。

小金乌们激烈的讨论过后,都坚信自家母后只生了十个,现在一定是最小的弟弟没有破壳,他们之前的序齿排漏了一个。

至于漏了谁,没一个承认自己是被漏了的那个。

他们十兄弟破壳的日子相差无几,那时候母后就在旁边守着,就算漏也绝对是别的小金乌。

一群小霸王吵吵起来就没完没了,眼看着蛋里又有了动静他们也没吵出来结果,老大翅膀一挥,自认为非常威严的看着一群兄弟,“闭嘴!报数!一!”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现在也数不明白了。

“二!”

“三!”

......

“八!”

“九!”

叶阳听见外面模糊的声音再次想起,发现还是弄不开这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墙,火气上来直接将背上的重剑拿在手中抡了起来。

在叶少爷眼里,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风车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就找一百个藏剑一起转!

小金乌们被蛋里传来的动静吓了一跳,扑腾着翅膀四处躲了起来,头顶一撮红色羽毛的小十慢了一步,看着从中间破了一个圈的蛋怔怔开口,“十......”

叶阳头顶戴着小半块蛋壳,还没有发现他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只是听见旁边的小黄叽喊话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十一?”

小十眨了眨眼睛,看着虽然大半个身子还在蛋壳里,但是和他绝对是一个种族的小可怜心中涌起豪情万丈,迈着三条小短腿朝四周喊道,“大哥二哥三哥......你们快回来,父皇母后骗了我们,这是十一弟啊!”

可怜的十一弟,竟然被忽视至此,父皇母后把你放在角落里都不告诉我们,一定是嫌弃你先天不足没能和哥哥们一起破壳。

不就是晚破壳几天吗?父皇母后真是的,是怕我们欺负你还是怕养不活,竟然藏的这么严实?

别怕,不用管父皇母后,哥哥们以后一定疼你!

叶二少抱着蛋壳一脸茫然:???

不是,小鸡崽,你刚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