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当系统泛滥成灾 > 第三百二十七章:棘手的组织全文阅读

迦楼罗,那可是UR级别的觉醒者!

被招揽到联盟,但选择离开联盟,然后被联盟视作了眼中钉,最后联盟靠着超级人工智能“上帝”把迦楼罗给击败了。

“当初迦楼罗和上帝的那段往事,外界传得很玄乎。”项北飞说道。

上次吴文可是跟他大大吹嘘了一番“上帝”的厉害之处,就差把上帝吹到天花板上去了。

“其实也没那么玄乎,联盟的制度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弊端,不是所有的系统觉醒者都甘心为联盟所驱使罢了。”骆老叹道。

他曾经在联盟中任职过,对于联盟存在的问题再清楚不过。联盟喜欢把高等级系统觉醒者招揽到一起,但每个人的系统各异,谁也不可能真的服从于谁。

www.mimiread.com

比如年纪大的SR修为虽然更胜一筹,经验更丰富,但是年轻的SSR自视甚高,认为自己的天赋比SR更高,就存在不听从SR上级的命令,在调度上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高等级系统觉醒者,比寻常的低等级觉醒者更容易得到优待,也更容易爬到高位,不管他有没有相应的德行和能力,他只需要有个高等级系统就可以。

骆老继续说道:“不羁,就是‘不受束缚’的意思,他们不想受联盟的束缚,想要独立于联盟之外,企图扳倒联盟,建立自己的秩序,所以他们会去寻找每一个被联盟排挤的人。”

项北飞托着下巴,看着骆老:“所以他们应该是找过您了?”

SR级的骆老,击杀了一个SSR,被联盟的许多高层所排斥,被迫选择退休,基本已经和联盟闹翻了,这样强大的武道者,又熟悉联盟的种种规矩,肯定是“不羁”最想要招纳的人之一。

骆老沉默了片刻,点头:“是。”

“拒绝了?”

“我不认为他们这样做能够带来什么改变。”骆老摇头。

只要不解决根本问题,不羁的最终目标,也就是再建立一个联盟罢了,这并不是骆老想要的结果。

“那这个组织要怎么接触?”项北飞问道。

“除非是他们自己来找你,否则很难。”骆老说道。

“不羁”这样的组织,必然是联盟的眼中钉,如果有这么容易被找到的话,联盟早就将他们连根拔除了,不可能会容忍这样的刺头存在。

“联盟没管过?”项北飞又问道。

“他们吸收了很多从联盟里受气而离开的人,所以对联盟的制度了如指掌,懂得如何应对联盟法规的追捕。”骆老解释道。

难怪。

连迦楼罗这样的UR觉醒者,都能够从联盟里出走,来到了不羁,就足以说明不羁底蕴究竟有多强。

联盟可以说已经被摸透了,他们想要抓捕行动,如何抓捕,只要一行动,就会有人透露风声,不羁立马有应对的措施。

只不过联盟仍然是一个庞然大物,“不羁”想要彻底扳倒联盟也很难,所以他们也就是活在黑暗里罢了。

项北飞忽然想到,那么徐阳、萧晟和秦洪义这些人是否就是来自“不羁”?

“我觉得上次利用独臂蟹袭击城市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不羁。”项北飞说道。

骆老微微点头:“确实有可能,只是没有办法确定。”

“我们可以调查一下这个不羁,或许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项北飞说道。

“但是调查了之后呢?即便我们确认了这件事,又能怎样?你以为联盟没有往这个方面想么?”骆老说道。

独臂蟹袭击这座城市,联盟到现在也没有给个确定的结论,反而是大张旗鼓地来宣传项北飞他们这些拯救了城市的英雄,淡化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估计他们一开始就料到了这是不羁所为。

“不羁”把自己藏得很深,就算查出这件事是他们所为,联盟也无法做什么。公开的话,只会反衬出联盟的无能,所以靠着宣传项北飞,把观众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去。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羁,也许和我父亲的失踪有关系。”

骆老微微惊讶:“还有这回事?”

“我不能确定,但我查出来,奚文轩先生当初就靠着我父亲留下的线索找到了不羁的联系人。我父亲似乎是委托他去做什么。”项北飞说道。

“你怎么知道?”骆老问道。

“我调查的,用我自己的办法,无法解释得很透彻,但可以肯定绝对没错。”项北飞说道。

骆老沉默着。

每次项北飞总是会查出各种他都查不到的事情,这让他觉得奇怪。

要知道,他身为联盟曾经的高层,调查事情的手段按理说比项北飞要厉害多了,但不知为何,自己查事情基本都慢项北飞一拍。

他到底是怎么调查的?

骆老很好奇。

只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相信这孩子,也就没有再多问,毕竟这个世界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系统,或许这孩子的系统就是专门寻找各种秘密也说不定。

“具体是什么,你有详细问过?”骆老严肃地问道。

项北飞摇头:“我询问的话,他不回答我,但您可以去试试。”

“我?我不认识他。”骆老摇头。

奚文轩是来自荆州大学,并非是梁州大学的学生,SR级的觉醒者很多,骆老也不一定全部都认识。

“这不重要,他认识您就够了,因为骆老,我还加了两分印象分来着。”项北飞指着正在和孔大明交流的奚文轩。

“两分什么?”骆老没听明白。

“很深奥的问题。”

项北飞摊了摊手,把自己刚才的婚约之事告诉了骆老。

骆老颇为惊讶:“是奚可瑶那小妮子?”

“是,我才知道,自己和她有婚约,她还是为了我选择的武道学院。”项北飞无奈道。

“那你可要想清楚再做决定。”骆老对奚可瑶的印象还算不错,当初新生大赛的时候,毕竟也是相处过一段时间,指点过奚可瑶。

“我知道,那您老人家就以帮我解决终身大事的名义询问他?”项北飞问道。

骆老迟疑下:“行。”

项北飞迅速跑过去找奚文轩。

“骆教授怎么会突然找我?”奚文轩颇为惊讶。

“他是我教授,也是我父亲的教授,听说了我突然有了婚约,他需要过问下。”项北飞说道。

“我以为你会先找你爷爷来和我商量。”奚文轩说道。

“层层把关,先过我教授,我爷爷后面一锤定音。”项北飞淡定地说道。

其实他爷爷那一关压根就不是大问题,只要项北飞一提到有婚约,他爷爷基本就乐得眉毛变弯,点头都来不及。

“可以。”奚文轩郑重其事地整理了一下着装,“骆教授是个可敬的人,我不能怠慢。”

他十分认真地对待这件事,从容不迫地把自己领带摆正,这才大踏步地朝骆教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