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隋第三世 > 第994章:小姨子登门全文阅读

解决了李世民部署在城外的唐军据点,薛万均已经带五万名第六军将士到成都城外,李靖也率领六万名第十军将士到来,加上苏定方的两万名北镇军、杨义臣两万杂牌兵、沈光三万名太和军跟僚人青壮,以及辎重兵和奴兵,成都城外的隋军已达四十万之多。

随着各军纷纷到来,包围成都城的时机已经成熟,随着杨侗一声令下,四十万大军各就各位,把李世民仅剩的成都城围得水泄不通。

为了借伪唐王朝之手和战争手段来消灭关陇贵族、关东士族、南方士族、荆州和益州的地方豪强等等大势力,杨侗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了灭唐的时机,整整让伪唐王朝多活了五年时间。这也使李渊父子成了大世家的灾星,他们就像漫画里的柯南一样,只要他们到哪里,那里的大势力就遭到灭顶之灾。如今杨侗目的达成,也是到卸磨杀驴的时候了。

成都城外的四十万隋军各就各位,数万顶大帐无边无际、延绵数十里,从北到南,到处是旌旗招展、刀光闪烁、铠甲森森的世界。

从杨侗的布局来看,显然是不准备遵循兵法上说的围三阙一了。

围三阙一实际上是一种心理战术,指己方攻城之时,不可把城池围死,如果真把城围死了,深陷重围的敌军在看不到生的希望之后,觉得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还不如奋战而死,说不定最后还能活得一命,面对这种军队,即使最后攻城方赢了,损失也不会小,但如果留个缺口,给敌人留个希望。而敌人看到有生路可以逃命,战斗意志就会瓦解,做鸟兽散。这样,在他们逃出城外的时候,已经从一个战士就变成任人宰割的绵羊,这样就更好征服他们。这一招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利用了人类强大的求生观念,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会变得异常脆弱。

“围三阙一”之所以屡试不爽,是因为抓住物极必反的特点。当年那么草头王不也正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才一跺脚造反的么?

这道理杨侗自然也知道,之所以把成都城团团合围,更多是给城内的唐军士兵造成极大的心里威慑,促使意志不坚定的唐军士兵在“降者不杀”、“不抵抗不杀”等口号下放弃抵抗,当逃兵,从而实现减轻双方伤亡的目的。

位于成都城正南门的明德门外的中军大帐,是一座占地十亩大营,前帐左右两侧的小帐各有数十名文职军官整理着各种文书、情报。

中帐之内,杨侗和数十名大将站在巨大成都城沙盘之前,这是隋军的一贯风格,每每攻打一些重点城池,都会事先制作相应的城池沙盘,以便在战争之时,能够进行合理的安排。这座成都城沙盘,是随军工匠根据韩志提供的地图所制,一些重点里坊、战略要地都用赤红色标注出来,使人一目了然。

“城内唐军共有九万余人,按照战力、战意、装备来划分的话,可以分为五等,首先是李世民的五千名赤甲军、五千名千骑军;其次是三万名万岁军,这所谓的万岁军主要是由李世民嫡系、青羌青壮构成,另外一部分来各支军队中的精兵;第三等是李瑗为首的两万新军;第四等则是从各处战场败回、逃回的逃兵,第五等就是刚刚招募的新兵。”杨侗手执一根铁制甩棍,亲自为众将讲解城池的防御情况:“这九万士各司其责,赤甲军守卫皇宫、千骑军守卫各坊坊门、万岁军负责城内治安,余者负责成都城城池防御。”

众将闻言,面面相觑。

“圣上。”不待诸将询问,性格严谨杨义臣便忍不住问道:“赤甲军负责皇城、千骑军负责坊门能理解,老臣没什么疑问。但是万岁军和各种杂兵的职责,您是不是搞反了?”

“是啊圣上,靠山王的疑惑想必也是诸位将军疑惑。”李靖看了纷纷点头的众将一眼,又对杨侗说道:“成都城最坚固的防线是护城河、内外两道城墙,正常来说,李世民应该把比较精锐的万岁军放在城上,以期获得大战果。如果把战力、战意都不强的杂兵放在这里,他不要城池了吗?”

“朕没有弄反,李世民就是这么部署的。”杨侗微笑着说道:“他怕带兵大将在关键时刻反了他,所以要把万岁军牢牢控制在手,不许别人染指,当然放在离他比较近的次要位置之上了。杂兵虽然经验士气都很弱,但来源太杂,他怕里面有我们的士兵,所以打发来守城门了。”

“我草!”薛万彻忍不住骂道:“都死到临头了,还勾心斗角。”

旁边的薛万均狠狠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头盔发出“啪”的一声响,薛万彻的脑袋都给三哥甩歪了,他一正头盔,正好看到杨侗身边的阴明月,这才想到这里还有个女的,连忙闭上了他的臭嘴。

“倒也不能说是勾心斗角。”杨侗看得忍俊不禁,嘿嘿笑着把甩棍拉长,点在沙盘上的外城廓,说道:“成都城是李渊命令张长逊、李元吉按照大兴城的标准修建,全城可以容纳一两百万人生活,这是仅次于大兴城的大城,城廓之大,便是洛阳城也不如。关键是这个大城就这么爬在平原上,我们兵多将广,可以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如果李世民派重兵分守十三门、我们也朝着这三十个要点进攻,他这九万士兵倒也够用,但我们处于主动进攻一方,又怎么可能按照李世民的套路来打呢?我们完全可以避开重兵攻守的城门,专门对各段城墙发起攻击,利用巢车、攻城梯、排梯把士兵送到城墙之上,然后再往两边开杀,他再多出九万兵也不够用,所以他也知道护城河、内外城廓守不住,于是收缩防御线,把精兵集中到太极宫一带。至于这些战力战意都不强的杂兵,去了太极宫也帮不上忙,甚至会在战事僵持之时率先逃跑,从而引发全军崩溃。所以与其让这些来历不明的杂兵去捣乱、去祸害精兵,倒不如让他们在外围消耗我军箭矢。”

“圣上所言极是,杂兵最大的作用就是给自己捣乱,李世民算是学聪明了。”众将纷纷笑出声来。

“我倒是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杨义臣见众将纷纷大笑,忍不住说道。

“您说。”

“先让杂兵来混淆视听,从而达到骄敌军心的目的,当我们全军上下都以为唐军已经不足为虑的时候,然后再利用精兵绝死反击。”说到这里,杨义臣对着杨侗说道:“一旦我军猝不及防,甚至有可能动用赤甲军对我军主帅发动突袭。”

“呃?”众将一听,笑声咔然而止。

“有这可能,大家切勿大意。”杨侗点头认同,李世民是个赌性极重的家伙,史上的窦建德空有数十万大军,结果在虎牢关外,被李世民来了个完美的斩首行动,这一回,极有可能也对自己来这一手。

不这他现在这么来玩的话,只会死得更快。首先、隋军反应能力、作战意志、武器装备都不是窦建德的乌合之众能比;其次、大十军团的将士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了每名将士的灵魂之中,再加上‘大意失荆州’等阴沟翻船故事传播于军中,所以将士们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要是李世民带着赤甲军跑来对隋军主帅搞斩首行动,估计还没有靠近,就被射成刺猬了。

但杨义臣既然提到了,杨侗自然不能漠视,本着小心无大错之心,吩咐道:“你们回去之后,让麾下将校都谨慎一点。”

“喏。”

“城内这九万唐军对我们而言,其实不足为虑!”杨侗缓缓的说道:“朕现在考虑的是,怎么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攻克成都城,怎么才能避免城内百姓出现大伤亡。大家有什么想法,都畅所欲言吧。”

www.huanyuanshenqi.com

李靖拱手道:“圣上,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微臣觉得攻城之前先攻心,我们一方面可令士兵环城喊话、一方面利用飞天神舟向城内洒传单,对守城唐军进行严厉警示:只要他们放下武器,朝廷可以既往不咎,但他们要是胆敢趁乱烧杀、掠夺城中百姓,则满门抄斩。”

“恩威交施,确实是上上之选。”杨侗点点头,又问欲言又止的杜伏威:“杜将军有话但说无妨。”

杜伏威拱手道:“末将也不知当不当说。”

“当说当说。”杨侗笑着鼓励,杜伏威这个野路子出身的大将,能在草头王遍地的时代里成为一方霸主,并能坚持到最后,这就是真本事的最好证明;他的指挥能力不如正统出身的将帅,要是两大军团堂堂正正对决,他肯定拼不过那些大将,但要是换成游击战的话,杨侗敢说帐中八成以上的将帅被他轻松撂倒。

“是这样的。”杜伏威连忙说道:“末将在江淮的时候,不像有家族支持的沈法兴、有江南世家支持的李子通,但全军上下又不能掠夺百姓,日子过得贫困潦倒,这也促使末将对敌方物资看得极重,所以攻城之前专门分出两千精兵保护城内物资,一旦城破,他们就立刻冲进城,保护好仓库,既能阻止守军焚烧粮草物资,也能避免物资被乱军抢走,后来末将又以加细分,有的专门保护仓库、有的专门抓捕重要人物、有的专门抓捕祸害百姓的乱兵。”

“圣上!”杨义臣赞道:“杜将军这相当高明,如果我们这样来安排的话,不但可以迅速稳定成都城,还能避免重要人物逃走。我建议立即成立这样一支军队,主将嘛,自然非杜将军莫属了,谁让他经验丰富呢。”

“哈哈!”众人大笑。

“臣复议。”

“末将复议。”

“……”

“杜将军,既然大家都推举你,那朕就应大家所请。”杨侗抽出一支令箭,笑着对杜伏威说道:“你从第十军挑出两万士兵,全权负责此事;朕另外给你四千名飞天军,你可以事先把他们分派到重要目标上空,等城一破,立即从天上空降。”

“多谢圣上信任,末将定不负圣上重托。”杜伏威上前,恭恭敬敬的接过令箭。

“圣上,微臣有一计,或许可以让城内唐军自己杀起来。”房玄龄拱手道。

杨侗微笑道:“玄龄有何妙计,快快道来。”

“李世民如今虽然手握九万大军,但这些士兵大多是益州人士,圣上可以找些唐军家眷写信,然后让飞天军在军营上空空投。”

“房尚书这办法不错。”尉迟恭兴奋的说道:“我和尧将军在安排流民的时候,就遇到很多唐军士兵家眷,我们还专门把他们安排到了一处,我就去安排此事。”

杨侗却没有急着表态,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完全没必要,因为大军只要包围成都城久一点,城内唐军的军心就会自己涣散,根本不用刻意去做什么,如此费时费力的拙劣之计,显然不是房玄龄的主要目的。

“写家书只是其一,而且空投的话,也未必落到正确的士兵之手,所以这只是聊胜于无的手段,我的意思是随便找些家眷写写就行了。主要还是我们以家眷的口吻来写:告诉城中唐军士兵,只能他们能够上交一颗赤甲军、千骑军、万岁军的人头,朝廷不但可免其罪,还可获得隋朝奖励,人头越多、奖励越重,若能带来主将人头,甚至可以加官进爵。”房玄龄微微一笑,给人感觉就是一个湿润如玉、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但他嘴里却说着不是君子的话来:“然后,我们再给城中隋军将士下令,让他们带头去杀赤甲军、千骑军、万岁军,只要有人开了头,我相信其他人也会纷纷效仿。”

“既然房尚书说到这点,那我就补充一下吧。”杜如晦也说道:“赤甲军身在皇城之中,比较难杀,悬赏不妨高一些。但万岁军中的八千多名青羌青壮,却不在皇城之内,我们不妨重点针对这帮人。”

“克明此法可以我的高明得多了!”杨侗还没有说话,房玄龄便已经大赞特赞了起来:“如此一来,就能挑拨把唐军士兵、青羌士兵挑拨起来,就算李世民和青羌大酋贺越古明白这是我军的反间计,但底下的士兵被杀多了,两人也没办法制止一步步激化起来的矛盾,最重要的是,双方将士之间本就不多的信任,将因此彻底丧尽。就算两者之间没有反目成仇,但也不可能同心协力了,如此一来,我军破敌的难度会大大降低。我看呐,干脆直接针对青羌士兵得了。”

众将看向房玄龄、杜如晦的目光中,带着浓重的惊悚之色。

挑起两族士兵纷争的办法不但有效,而且根本让人无从化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两族士兵分开,但李世民只有一个成都城了,怎么分得了?

设身处地一想,众人发现换成是自己,也只能认了。

也就是说,李世民看似给自己找来一支强援,但也为隋朝这边创造了反间计的条件。

“此事便交由玄龄去办吧。”杨侗说道。

“喏!”房玄龄微笑着点点头。

……

“圣上,伪唐有使者求见。”便在这时,杨沁芳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都这样了,李世民还派使者?有没有搞错?”罗士信这话,也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

“见见倒也无妨。”杨侗无所谓的说道:“让他进来吧。”

杨侗、房玄龄、杜如晦、杨义臣、李靖等人原以为会是杨侗的舅佬爷萧瑀,但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个粉嫩可爱、梳着双丫髻的彩衣小丫头,看她那粉嘟嘟模样,甚至连十岁都不到,而且她全身都湿漉漉的滴水,也不知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大唐永嘉公主李淑,参见隋朝皇帝陛下。”面对一群大隋悍将,李淑小姑娘却无所畏惧、郑重其事行了一礼。

“……”众人尽皆无语的看着这个小丫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永嘉公主李淑?”杨侗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永嘉公主不就是李渊的女儿、房陵公主么?难怪这么大胆,小小年纪就敢跑来大隋这边。

说起来,这位可是李唐皇族公主搞婚外恋的先驱呢,比起简单偷和尚的高阳公主来说,这位偷了亲外甥、侄女婿的公主无疑更加彪悍一些。

“李世民没人了吗?怎的派了一个小丫头来?”罗士信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粉嫩可爱的小丫头,纵然他杀人如麻,但也不能对几岁孩子发飙,否则的话,丢的不单是他罗士信脸,就连大隋朝廷也脸上无光。

“当然有人啊!”李淑说了这一句,似乎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只是拿着一双大眼睛朝主位上的杨侗瞄,过了一会儿,又强调一句:“城内有很多很多人,怕了吧?”

“嘿!”杨侗失笑道:“小丫头,你应该是从水门偷跑出来的吧?”

被杨侗一语道破的李淑有些心虚,随即见到周围的人都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自己,连忙一挺胸,昂首道:“我是代表大唐,来求和的!”

“求和?”杨侗好笑道:“你们整个伪唐,只剩一个成都城了,这个时候还求和?拿什么求和?”

“我!”李淑傲然道。

“呃?”杨侗和满帐文武全都目瞪口呆,一个二个都目光诡异的看向一脸慷慨就义表情的小丫头。

“就是我啦!只要你退兵,我就像平阳姐姐一样,把我自己和亲给你。”小丫头一脸天真烂漫的说道。

杨侗无奈的说道:“谁教你说的?”

“没人教,是我自己来的。”小丫头咬着指头说道。

“噗!”

“噗!”

“噗!”

全帐文武尽皆喷笑。

“哪个皇帝为了一个小丫头放弃天下的?”杨侗狠狠地瞪了看戏的众人一眼,问道。

“有啊!”

“比如呢?”

“比如?”李淑一脸认真的思索了下,然后掰着指头开始数:“比如说夫差、帝辛、周幽王,还有高纬……”

“小丫头竟敢拿圣上和那些昏君相比。”尉迟恭厉声喝道:“休要以为你是孩子,就可以胆大妄为。”

“是我姐夫问我的,你凶什么凶啊?”李淑见势不妙,立即拉起了关系。

不过这话,还真让人奈何不得。

“好啦好啦!”杨侗看着天真浪漫的小丫头,不禁笑了起来,和声问道:“小丫头,你娘是谁,还在城内吧?”

“我母亲把我生出来的时候就死啦!大家都说我是害人精。”小丫头说着说着,眼泪吧嗒的流了下来。

“你既然没爹没娘,成都城内也没什么好留的了,我看你还是跟你姐好了。”杨侗霎时明白了,这没娘的丫头估计是在儿童时期没人管,甚至还遭到兄弟姐妹、宫女太监欺负,所以长大以后才会变得叛逆十足、野性十足,如果她以后被李建成带,肯定可以在健康、良好的环境中快乐成长,只是帐中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李建成还活着,所以才说成跟李秀宁。

本来杨侗是打算让李建成出来受降的,这样就能绝了益州向唐之心,但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已经不需要李建成出面了,为了李建成安全计,也为了绝一些人的不轨之念,所以杨侗不打算把他再从平静生活中逮出来。甚至连李秀宁也被自己说通,回雒县守灵了,免得左右为难。

“我姐?平阳姐姐么?”李淑小丫头似乎有些心动,但又似乎有些犹豫不绝,她显然对出嫁几年的李秀宁没有印象了,只记得自己有这样一个姐姐。

“对的,就是你平阳姐姐。”杨侗从她纠结的表情看出,她好像对太极宫没有什么留恋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牵挂的人。否则的话,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纵然再大胆、再聪明,也会毫不犹豫选择亲近、熟悉的人,而不是这般左右为难。杨侗对杨沁芳说道:“让人把她送去雒县给丽妃。”

“喏。”杨沁芳应了一声。

李淑得到杨沁芳示意,果然不出杨侗所料的乖乖走了。